【荐读】《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⑨精彩章节

2019-03-19 15:34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⑨

  不仅仅是一颗赤子之心

  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开阳县禾丰乡风景如画,产的茶和米皆以“富硒”冠名。这几年,乡村旅游正入佳境。

  可禾丰的大山里,还有人因贫穷而困顿。

  王车村羊田组侯绍学、杨长英一家,独子在外打工,顾不上家。70岁的男主人出不了门,杨长英也69岁,既便不天阴下雨,也常年喊腰疼。两人在家带孙孙,分分角角钱都看得很认真。不是舍不得,是拿不出。

  2018年,实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每人要出220元。不算大的数字,压倒了两个老人。

  这年年末,村委会副主任李诚,敲开侯绍学家大门:“老人家,不着急,有人想到你们,帮你们解难了!”

  来解难的人叫石冰。

  贵州岑瀚建筑集团董事长,本乡本土的开阳人。

  岑瀚集团向王车村捐赠5万元,专款专用。

  办新农合,220元费用,170元用岑瀚集团捐赠款缴纳,自己只需支付50元。贫困农家,人人有份。78家贫困户200多人因此受益。

  参加新农合,侯绍学、杨长英知道了石冰。

  村里干部上他们家拉家常,老人家总会说:“老实要感谢石董事长,他这个忙帮到了点子上!农村人最遭不起生病。遭了病,穷的家富不起来,富了的家也要遭拖穷。”

  杨长英腰疼好多年,却不敢去找医生。就怕在这上面钱花多了,别的用项上出窟窿。办了新农合,她终于答应了儿子的请求:今年要上医院彻彻底底看下病。

  贵阳市2017年定“特别困难村”,开阳县有5个入列,王车村就是其中之一。村委会主任李宪祥说:“全村贫困户已从78户257人降到22户55人,这里面岑瀚集团和石冰起了大作用,帮忙帮到点子上,不止为办新农合‘雪中送炭’这一桩事情。”

  3月16日,坐在王车村村支“两委”办公室,李宪祥和我们谈岑瀚集团谈石冰。

  他建议我们,去找找参加岑瀚集团农业发展公司蔬菜种植的村民,见见受他资助的山村学生。

  2017年,岑瀚集团在王车村流转83亩土地建蔬菜种植基地,初衷就是帮助贫困户就业脱贫。

  事情出自偶然,但偶然中又有必然。

  这年,王车被定为贵阳市“特别困难村”,发展产业是条解困之道。

  市里一位女干部,带着李宪祥找到石冰。

  干部看了看石冰:“王车村这个样子,空喊扶志也不行。志气要扎在产业这个根子上,你能帮他们些什么?”

  李宪祥脱口而出:“我们想种辣椒。”

  石冰答得干脆:“只要有利脱贫,我答应。”

  石冰把弟弟派到村里,对蔬菜基地实行专人管理、专人指导。作为建筑行业的民营企业家,石冰对蔬菜种植也上了心。除了专业种植户,到基地务工的村民还有上百人。

  麻窝土村民组组长陈明权,脸上郁积了好久的愁云飘散了。

  麻窝土组中年以下的男子,基本进城务工。剩下老人、妇女、儿童。老人多半有这病那病,挑不了粪,爬不到坡,“除了药央起,其他都不行。”村子里缺了朝气,留下的人看不到前景。

  岑瀚集团流转土地种辣椒,石冰特别交待:“尽量找些贫困户进来,尽量帮有条件的老年人进来,让大家有事干,把大家带起来!”老年村民到地里锄锄草、修修枝,搞点管理,一个月也能收入上千元。他们觉得自己年轻了,两个老伙计见面,说上几句话,有时就禁不住对望着笑了起来:“看来我们还行!”

  “因学致贫”,是困挠中国农民的一块心病。

  一方面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知识就是力量,知识能够改变命运,一方面又被钱困住。上学难、读书难,困难的孩子,困难的父母,渴盼关心。

  村民杨开学就是这样的人。

  他三个女儿都在上学,大的读高三,小的读小学。3个女儿“捆”住了杨开学的手脚,他根本出不了远门,只靠妻子一个人在外打拼,挣的钱抵不上家里开销费用。他咬咬牙对大姑娘说:“这个年代不读书就过不好!你只要考得上大学,我拼命也要支持!”

  话是这么说,但有限的经济收入,这头那头的花销名目,常常让杨开学陷入窘境。

  这时候,又是石冰暖了杨开学们的心。

  2018年,岑瀚集团向王车村10位贫困学生和6户贫困家庭捐赠2.4万元。杨开学女儿领到1200元捐赠助学金,看着按上自己手印的领条,杨开学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说谢谢了!谢谢石冰董事长知道农民想什么!”

  石冰到底是怎么一个人?

  石冰今年49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咨询公司、污水处理企业,一直干到2017年,成立贵州岑瀚建筑集团。集团涵盖民用建筑行业立项、规划设计、环境评估、地质勘探、检测监理、施工管理、绿化景观等各个环节。集团有21家子公司,今年将发展到30个,一年产值上亿元。

  从2000元起家办个人公司,发展到如今的企业集团,石冰一直相信两个道理:只要自己有心,就可以改变生存环境。文化科学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也能引领企业、经济不断发展创新。

  孩提和青年时代生活的艰辛,在最困难时候得到的真心帮助,又使他想让两个情结陪伴终生:一定要尽自己能力多做公益事业;一定要真心实意帮扶贫困群体、贫困学生。

  3月16日下午,我们见到风尘仆仆的石冰,他给我们讲人生的故事。中间几度哽咽,因为贫穷和奋斗留给他的印象太深。

  石冰出生在开阳县花梨镇高坪村。母亲没读过多少书,父亲一直在外打工,他被逼上了梁山,3岁起可以独立放牛、?苞谷。个子矮、灶台高,垫起两个板凳,也能爬上去把饭做熟。上学了,他觉得每天吃不饱,就在自家屋后山坡上开出一块菜地,不但要吃饱还要吃出花样。拿出一元“私房钱”请妈妈买来鸡蛋,养活了8只鸡。靠这些鸡的收入,他买了一部自行车,还天天能吃上新鲜鸡蛋,增加营养。

  “人不要信命,只要有心,什么都有可能!”

  报考并就读开阳县职业中学,石冰抱定一个念头:学一门技术回家,改变命运。

  用不着太多的叙述与形容,一件事就能说明石冰用心之深:在职业学校期间,他就是开阳县自来水管线和县一中、县四中、县职业中学工程规划、设计乃至施工的负责人。他毕业后到省建二公司干得得心应手。一切成功,源自初心。

  上世纪九十年代,石冰因病回家疗养。

  一次,和伙伴们放牛,他亲眼看见一个孩子踩着两根木棒过河,掉入湍急的水中;爸爸跳下去救孩子,自己也被冲出几十米远。

  两个活生生的生命,眼看就要在自己眼前消逝,石冰被深深震撼了。

  9年之后,他投资近40万元,在这条河上建起一座单跨16米可以过汽车的桥。他说,生活教育了我,要把关心有困难的人,帮助有困难的人,作为一生的责任。

  石冰上学期间,从高坪到开阳县城,7角钱的车费曾让他痛感囊中羞涩。老师借给他10元钱,他捏着钱哭了一夜。

  “困难的人需要发自内心的帮助。帮助的人越多,你的社会资源就越丰富。没有社会资源,你抓天无路!”

  石冰想把这些感悟和理念,像种子一样,撒进脚下的土地,造福乡亲。

  从2005年起,石冰和他的企业投入上千万元,在开阳县近十个乡镇开展公益性、社会性扶贫。仅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教育扶贫方面就出资一百多万元。石冰说:“有些账我也记不清了,有些账我也不想细算。拿钱干物有所值的事,是良心,是本份。”

  石冰对文化科技情有独钟,他觉得它们会使自己爱琢磨问题,爱想事的习惯增加更多理性的份量。

  他把贵阳九中退休副校长刘皖平聘为岑瀚集团董事长助理、专家委员会秘书长、企业集团化生态圈大数据平台文化板块负责人。

  刘皖平说,在他看来,石冰就是个“问题”企业家,另类企业家。

  石冰觉得这个名号很受用。

  “问题”企业家,看问题就要先人一步。另类企业家,干起事来就要与众不同。

  企业帮扶乡村脱贫攻坚,当然得抓住产业发展这个龙头不放。这些年来,岑瀚集团为此不惜出钱出力出人。但首先还是要提振志气、树立信心。企业拿钱支持脱贫攻坚,不是普降喜雨、散胡椒面,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帮忙要帮到点子上。

  王车村的实践就很说明问题。

  农民一病不起,花钱是个无底洞,拖累了全家,也会拖累大家。170元是个不大的数字,但把这笔钱拿给村民,就能“四两拨千斤”,增加他们与命运抗争,把生活过好的信心和勇气。

  越来越多农民明白知识能改变命运的道理,但又被钱卡住,支持和帮助他们的子女解决“读书”,就为今后的就业、创业,改变生活环境、提升生活质量创造了前提。

  石冰对这些道理感同身受。这些年,岑瀚集团参与脱贫攻坚,对“扶志”的支持占相当大的比例。

  贵阳市委宣传部干部、驻南龙乡田坎村“第一书记”陈海兵一直对石冰心存感激。

  石冰和岑瀚集团帮着他搅活了田坎村的人气。

  陈海兵在田坎村一呆3年多,村民不愿意他走,他也想干到田坎村彻底脱贫再离开。陈海兵痛感贫困农民的精神匮乏远胜过物质匮乏,琢磨着怎样用精神文化的力量凝聚人心,让村民把过上好日子当做自己的事,用自己的力量改变面貌、改写人生。

  他通过开阳县领导找到石冰,讲了想做的几件事:为田坎村创作一首村歌;在田坎村办一台春节联欢晚会;为村里家家户户送一幅春联;把村里老弱病残、留守儿童、鳏寡孤独请到一起,包饺子过年。

  创意不错,可钱没出处。石冰原来也不认识陈海兵,可一交流,发现两个人的共同点是关爱人心,便有些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他当场拍板,愿意包几项活动一半经费。

  几场活动搞下来,田坎村村民有了美好的记忆,干事情更有劲。

  哼唱村歌“醉美田坎”,成了不少村民的习惯。“贡茶故里,富硒之乡,美的圣誉,代代传习。深山密林藏古寺,茶马石道留传奇。淳朴民风张扬时代精神,乡村振兴释放民族豪气。”一哼一唱,村民们开始思考,这么美的村子,只有通过我们的努力才能让它更美。美上加美,全靠自己。

  田坎村村委会主任杨维洪,对今年村里正月间那场“饺子盛宴”热闹场景记忆犹新。500碗饺子,一碗12个,端上桌热气腾腾,留守儿童、鳏寡老人吃在嘴里暖在心里。

  他们说,这几场活动“又得唱,又得看,还得吃”,想想以后田坎村的光景,肯定会越来越好。

  陈海兵们概叹,没有石总的支持,这么红红火火的活动哪能这么顺利搞起来?

  石冰淡淡一笑:“看起来这笔钱还真是花得值!”

  石冰把创办的集团起名“岑瀚”,分别取自自己两个孩子的名字。

  岑,是小而尖的山,自己办的企业,规模不一定会大到惊人,但一定要有鲜明的个性。

  瀚,是广袤无垠,包容兼蓄。企业要像海一样浩瀚,广纳博取,惠及众生。

  “办企业要站在高端,办事情不能忘记父老乡亲,不能忘记我们脚下的土地。”

  2018年9月,岑瀚集团在贵州饭店召开“企业集团化生态圈大数据平台运营新闻发布会”。石冰热情洋溢宣讲“万物互联、按需生产、按需分配”理念。按照他的设想,集团化管理被进一步放大,通过这个平台,企业与企业之间可以砍掉中间环节,直接在网络交易;可以由人为管理转为网络一体化管理;可以在网络上发起项目;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可以直接为国家急需的健康、文化旅游、金融、科技教育四大板块培育发展出力;在促进物流和延伸创业方面也可以大有作为。

  石冰笑言,这是有别于计划经济、市场经济、共享经济的又一种经济形式。我有这个胆量,有这方面的思考,要做这个排头兵。

  2019年3月16日,就在我们走访当天,陈海兵带着田坎村村委会主任杨维洪、村里有名的“蔬菜大王”冷子江,专程赶到岑瀚集团,要同石冰签一份协议。

  田坎村计划引进海南特产的芦笋类蔬菜“将军笋”。种一亩“将军笋”,年收入可以达到8万元,市场前景看好。田坎村准备种植200亩,可前期投入不低。

  陈海兵拿出两个方案:如果岑瀚集团与之合作,按产业性投入,需要48万元,按公益性投入,则只需8万元。

  “石总,你的选择是?……”

  石冰几乎未加思索:“当然按产业投,48万元!”

  他的考虑是:公益性投入那是输血,产业性投入才是造血。

  作为一个有成就的民营企业家,石冰就是这样一个人:

  思想如马,无时无刻不在时代的原野上飞奔。

  情怀似火,永远不忘父老乡亲。但他要给大家的,不仅是鱼,更是渔。

  他在脱贫攻坚中的作为,除一颗赤子之心,更有理性的思考,挑起来就放不下的责任。

  2019年3月17日

作者: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