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写我心:孩子们眼里的世界

2019-03-22 14:56  来源:贵州人民出版社

  编者 语

  作为每一个独立个体的人,我们理解世界、看待世界的方式与角度千差万别,每个人的感受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一样,所以,每个人在面对文字、面对画笔时,其实就是在面对他自己。我们不需要考虑得分、考虑这样写或画是否“对错”,只要我们的表达是诚实的,就是可贵的,因为所谓文学所谓艺术,就是贡献出哪怕一丁点自己独特的体验。这本书里也许有的孩子的作文被老师批评,被家长否定,但他又是难能可贵的,因为他写出了最真实的内心感受。我们可以把这种真实的表达理解为,是对一个孩子道德的培养和建立,从文字与绘画里,肯定他的诚实。

  吴冠中先生曾说:“今天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很多。现在的人很穷,不是穷在物质,也不是穷在文化,而是穷在审美。没有恰当的审美,生活剥露出最务实最粗俗的一面,越来越追求实用化的背后,生活越来越无趣、越来越枯萎。文盲不可怕,美盲才可怕。”不是人人都要成为画家,但人人都需要美育,因为美几乎与生活息息相关,美的教育就是爱的教育,就是提升我们对生活的感知力。如果我们已经错过了美育教育的阶段,那么现在,不能再让你的孩子错过。怎么强调美的教育的重要性都不为过。正如画家李革所言,我们无需要求人人成为艺术家,但我们希望人人去艺术地生活,

  (丛书策划编辑:黄冰)

  听听专家们如何评述

  ——

  书法家、作家 戴明贤:

  我爱看儿童画,也爱看小孩作画,虽然神情各异,但我分明地感觉到他们都已进入想象与表现想象的世界,无羁无束,自由翱翔,享受着罗曼·罗兰极力赞颂的“创造的欢乐”。儿童画的想象和表现想象,常令成年人又惊又喜。有个娃娃画了张一人一树的《躲猫猫》,老师问,一个人怎么躲猫猫?他说,还有一个躲在树后面。有一次我摔伤腿,一个小女孩作画慰问。画面几棵结满水果的大树,一群小鸟正离树飞行,而鸟喙叼着的不是果子,是一只只装满果子的竹篮。

  画家、作家 廖国松:

  娃娃画画凭感觉,但并非随心所欲,还是讲规则的,这规则无须给他言说,所画之物像已提示了他,叶就是叶,花就是花,只不过在涂抹的过程中,难免要融入儿童的天性,就显得格外动人了,这恰恰是成人无论如何也摩仿不到的。

贵州人民出版社供图

  版画家 曹琼德:

  儿童美术教育是最具挑战性的课题。怎样才能真正让孩子们的天性在绘画中自由释放,充分体会到绘画自由涂抺中的乐趣,同时又在绘画构图和技法上适度的引导与控制,让孩子们在绘画的学习过程中真正掌握油画、水彩,版画、囯画的基本技法,并让孩子们体验这个过程中的乐趣,使之成为未来孩子们生活中最美好的记忆,提升孩子们在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审美判断能力,这一点十分重要。

  艺术评论家 张建建:

  大概是这些绘画所展开出来的那一片无邪之境所给予我的触动!“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面对这些绘画,我们似乎可以想象到这些孩子在握笔绘画的时刻,他们本然纯真的心灵在艺术世界是如何的自然浸润,是如何的自在挥洒,他们的艺术初心,就在这一派纯真天地里萌发,在老师家长们小心翼翼的呵护之下有力地生长。

贵州人民出版社供图

  艺术评论家、策展人 管郁达:

  我认为,在艺术教育中,最核心的还是创造力、想象力和审美趣味的发掘与塑造,当然还有与之相关的表达方式和技能训练。所以,我一直认为,“艺术”是不能教的,好的艺术教育能够给以受教育者的,其实是通过“艺术”的方式,帮助每一个人去发现自己与众不同的创造潜力。

贵州人民出版社供图

  贵州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画家 李革:

  这些画没有那些先入为主的成人经验施加于孩子们,也没有概念化的方法论。通过孩子们的画看得出每个孩子是根据自己对对象的理解去发明和使用技巧的,也就是说孩子们的每一根线条,每一块明暗,每一个表情姿态都出自他们自己的观察,发自于他们个人的成长经验。这一点十分重要。就拿素描来说,他们有的对形象很敏感,笔下的人物(往往是他们最熟悉的父母)从表情到姿态都很到位。

  我希望更多的人们加入到这种教学活动之中,它对孩子们的成长将起不可限量的作用,德国艺术家波伊斯曾说:“未来人人都是艺术家……”。是指人人都具备创造的潜质,艺术即创造,艺术即生活。

  我们无需要求人人成为艺术家,但我们希望人人去艺术地生活!

贵州人民出版社供图

  油画家 赵竹:

  让艺术守护纯真,播下美好的种子。

  贵州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蒲菱:

  艺术教育应该是非实用性的,艺术最本质的意义应是为这个现实世界提供另一种认知方式,它是一种智慧的启迪,因此我觉得艺术教育的入门极其重要,而且应该是让最优秀的艺术家将儿童引入这个领域,让他们体会自我观看与创造的乐趣,儿童艺术教育不是用来所谓考级的,那是功利主义的教育模式,是对艺术的背离。

  贵阳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画家 董重:

  常听到这样的言论:小孩子画画就该乱画,任其天性自由生长。我反对这样的说法,其实应该反过来,成人该有点乱涂乱画,让天性回归,随意涂写是孩子的天性,但孩子总是会给父母讲解自己描绘的内容,这表明孩子涂写是有目的的。孩子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

贵州人民出版社供图

  贵阳市作家协会主席、作家 肖江虹:

  像作家一样写作,就是像作家一样去思考、发现、观察、感知、描述。强调“像作家一样”意在强调个体的能力,回避千篇一律、众口一辞,最重要的是回避虚假感情“小大人”的表达,以及恶俗的“成熟”口号。《像作家一样写作,像孩子一样画画》是一种开启、引领,为中小学生提供了全新的思考,以及个体能力的发掘。这是一本体现个体才华的文本,千姿百态的表达和观察,令人惊异不已。

  作家 段爱松:

  孩子的才情是成长中最为重要的,《像作家一样写作,像孩子一样画画》引领开启了孩子的创造力和观察力,从而使孩子获取了思考和情感的能力。

  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 杨打铁:

  怎样去观察和看世界,是教育中至关重要的环节,《像作家一样写作,像孩子一样画画》孩子们的眼睛是纯净美好的,如同大家的绘画那样,描述的是一种别样的事物。

  《南风》杂志主编、作家 冉正万:

  一个人从小受到的启示或熏染将会影响其终身。这个时期的文学艺朮教育如同血液循环,确定其生命增长速度或厚度。《像作家一样写作,像孩子一样画画》是孩子展示成长和天赋异禀,最不一样的呈现。

  贵州作家网主编、作家 魏荣钊:

  21世纪,一种标准一种答案的僵化教育模式应该寿终正寝了,当想象力不再受制于固化思想戕害时,人类创造力才有可能得到充分发挥。《像作家一样写作,像孩子一样画画》至少给我们提供了一种丰富的思维方式。

  诗人 钟硕:

  长期以来所谓“优秀作文”充斥刷屏孩子们的成长,以为作文就是那些套路,睁着眼睛一套就完成,因此孩子们几乎无自我写作和思考。《像作家一样写作,像孩子一样画画》是自我创作的样式,是孩子与世界不同对话的完成。

 活动预告 《像作家一样写作,像孩子一样画画》新书分享会

贵州人民出版社供图

  活动时间:

  2019年3月24日(周日)

  15:00-17:00

  活动地点:

  千翻与作书店(贵阳市文昌南路亨特广场二楼)

  《像作家一样写作,像孩子一样画画》是贵州人民出版社策划出版的“非常教育系列丛书”第一辑,本书由图与文两种独立文本构成,即中小学生的作文及绘画作品。在孩子们的奇思怪想与独特的视角里,不论是文字还是画笔,通过孩子诚实的眼睛,让我们看到一个与成人完全不同的世界。毕加索曾说,他一辈子都在追求像孩子一样画画!

  本书中的文与画都旨在呈现这些孩子独立的感受生活及观察生活的能力,在这些富有性格特点的文字里,孩子们像作家一样的写作与体验,在生动的画作里,强烈地呈现出毕加索那句有名的话:像孩子一样画画。孩子的画是孩子的心灵世界,是他们看待世界的特殊视觉,这本书即是在学校之外的一种新的视角里,通过文字通过绘画去了解孩子们的世界。

  活动现场,我们邀请了画家作家以及教育工作者,和大家分享关于如何写、怎样画的体会和经验。

出席嘉宾:

  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贵州文学院副院长,作家戴冰

  贵州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油画家李革

  画家颜冰

  贵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姜东霞

  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

  文化学者周之江

  贵阳市南明区文联主席、

  贵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杨骊

  儿童文学作家邹雁鸿

作者: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