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14)精彩章节

2019-04-15 14:53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14)

扶贫战场上的赤诚军魂

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赵福明

  4月5日中午,我们要从兴义市往安龙县赶。该走了,一个约好相见的人还没有到,只好用手机催。

  正在用手机看时间的当口,一个中年人急匆匆走进我们住宿地的大厅,手里拿着一本《爱国主义教育展览馆》的彩印设计图。

  来者叫王秉跃,是我们要见的人。

  王秉跃的职务有点特别:黔西南州高新技术开发区龙广镇纳桃村复转退伍军人党支部书记。兴义军分区的同志告诉我们:这个人身上故事多得很。

  不用发问,王秉跃坐在大厅沙发上主动讲起了故事。

  “对不起啦!让你们久等。这些天一直在跑展览馆的事。为什么要建这个展馆?那是因为我们村军旅情怀和文化的氛围太浓!这是多大一笔财富啊,不能不用它来教育激励后人。”

  纳桃是个有3000多人的大村。纳桃村荡漾着几代军魂。

  北伐、抗日战场,都有纳桃出去的兵。现在全村有47名复员退伍军人。王秉跃1985年退伍,村党总支书记和第一党支部书记也是退伍军人。

  王秉跃退伍后当过龙广镇党委副书记、镇人大主席。他看不下家乡的穷,总在想,自己这个曾经的兵,应该怎样带着大家赶走“穷”。

  2015年12月,兴义军分区按照省军区“军分区参与地方脱贫攻坚”的要求,与州委、州政府联合成立“黔西南州军民融合脱贫攻坚团”,王秉跃带着乡亲“赶走穷”的愿望终于成为行动。

  在脱贫攻坚团的帮扶下,王秉跃带着6个易地扶贫搬迁农民去广东学技术、接订单,回乡成立制衣厂。从此一路风生水起,在军分区支持下,“复退军人创业园”应运而生。刺绣产品、电子加工、药材种植、水果种植、职业培训,能涉足的都涉足,16个小微企业组建成集团公司,成员不仅有退伍军人,还有返乡农民工、残疾人。军魂在脱贫攻坚战场上闪亮,王秉跃成了全州复转退伍军人的一面旗帜。

  来黔西南州之前,我同四川大学校友、兴义军分区副司令员王文建联系,想请他介绍一些这方面的人和事。谁知“军令如山倒”,他接到调任贵阳警备区政委的命令,匆匆赶往贵阳。好在当天他连夜赶回兴义处理相关事情,回来第二天,我们有一次短暂会面。

  见面第一句话,他说:“从兴义到贵阳,有三个来小时的车程。望着车窗外掠过的一座座苍翠的山峰,想起五年多来,兴义军分区参与地方脱贫攻坚的历历往事,真的是心潮难平!”

  他说,像王秉跃这样在脱贫攻坚战场上展现老兵风采的,在黔西南州可不是一个两个人。

  军地融合脱贫攻坚,复转退伍军人既是帮扶对象,更是坚强的主力军。

  聚合复转退伍军人和民兵中的能人以及一些现役军人的社会关系,充分发挥他们的特有优势,让他们在脱贫致富中当先锋、打头阵,本就是军民融合脱贫攻坚的既定方针。

  有了平台,传奇不断。

  贞丰县珉谷街道对家寨村退伍军人雷兴刚,一段时间因为发展缺资金缺技术不断上访。

  部队领导见到他,听他讲了情况,开始发问:

  “你过去当兵为什么?”

  “想保卫好日子。想自己过上好日子,想大家都过上好日子。”

  “这不就对了!拿出过去那股劲,现在什么事只要想干会干不成?创业才有奔头!”

  雷兴刚决心重当一回“兵”。

  “脱贫攻坚团”协调地方政府,雷兴刚等26名参战老兵参与的“老兵野兔养殖合作社”越办越红火,争取40万无息贷款,选送老兵到贵州大学学习技术,联系成都、宁波等地商户,养殖存栏数2000只以上。合作社还与周边贫困户签订协议,带动更多农民养野兔脱贫。

  望谟县复退军人廖家军,退伍后在云南多年从事养殖业。应“脱贫攻坚团”之召他回乡创业。自费投入近300万元,修建生态化养殖圈舍,带着整个村民组走上小康路。晴隆县光照镇凉水村父子两代民兵连长徐洪明、徐君志,引领村民种出5000亩经果林,户均年受益5万到20万元。

  耕食者种植合作社、锐源养殖合作社、黔仁茶生态农业旅游公司,一大批由退伍老兵创办的企业,通过“脱贫攻坚团”的支持,在黔西南大地上如雨后春笋,锋头正盛。

  不仅是让“老兵”当脱贫攻坚带头人,“脱贫攻坚团”本就透着“兵”味,集团作战是它的优势。

  军民融合脱贫攻坚三个重点村——义龙试验区顶效镇楼纳村、兴义市则戎乡冷洞村和兴义市的纳灰村。三个村故事各不相同,但都闪射出军队心系地方、关注地方、支持地方的一往情深。

  纳灰村,主打观光农业,投入80万元建立“美丽乡村种植合作社”,主抓经果林、早熟蔬菜、林下种植,已让农民增收数十万元。

  冷洞村,金银花是村民主要收入来源,又是“贵州精神”发源地。两个财富一起抓,形成“山顶戴帽子、山腰钱袋子、山脚粮坝子”的绿色生态发展格局。

  楼纳村,根据以种养业为主特色,调整产业结构,推动土地流转,建立无公害蔬菜示范基地,创办猪牛羊养殖场。农作物与经济作物比例达到3:7,农民增收门路更广。

  三个村的融合作战,都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绩。

  黔西南州有8个市县,脱贫攻坚团有11个营。11个营的战果都实实在在,老百姓真心实意赞叹“鱼水情深”!

  集团作战还有一个主战场。

  2014年5月一次调研,望谟县麻山镇卡法小学的现状,让“军民融合脱贫攻坚作战团”的同志们心疼。

  全校300多名在校生,留守儿童居多。山里路难行,有的学生往返家和学校,一次要走两个多小时。学校不但没学生住的地方,连老师都没宿舍。孩子们只好每学期花几十元钱,借住在附近老乡家里。放学之后,有学生住的老乡家会有一道独特风景:沿着墙根排开一溜小锅,学生们用自己砍来的柴做饭,锅里没有菜,只有盐和米。

  卡法村是当年红七军战斗过的革命老区,如今却陷入“成家早、小孩多、不上学、继续穷”的恶性循环。扶贫先开智、治穷先治愚,战场能不能选在这里?

  部队一位领导同志把现场所见拍成照片,在手机上发出,很快得到了4万多元捐款,这些钱被用来为卡法村贫困学子买字典、买衣物。

  但这些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兴义军分区的同志们在深思。

  “红军当年闹革命,不就是想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改变卡法村教育现状,我们责无旁贷!”

  分区协调经费300多万元,改建学校,新修学生和老师宿舍,配置电脑、图书馆、各种教具,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100%。

  不仅盯着孩子,“治愚”“开智”还得从源头抓起。在部队帮助下,卡法村农民夜校和扫盲班相继成立。父母和子女一起学,不仅学文化科技知识,也接受精神道德教育。村民们乐了:“这才像老区的样子!”

  军民融合脱贫攻坚,驻黔西南州部队协调整合各方资源,帮扶20多所小学,建立了4所“八一学校”,同11所民族学校结成了共建对子。

  师资薄弱是农村学校的通病,在帮扶共建中问题迎刃而解。协调北京大学、四川农业大学等院校大学生来支教。贵州师范大学把实习基地建在黔西南的乡村学校里。大学生实习可以直接“接地气”,乡村学校老师能有计划地上城里培训,又为农村学生打开了了解山外世界的“窗子”,这种“多赢”,归根结底,对提升农民素质有利。

  在部队重点帮扶的兴义纳灰村,让精神家园更充实、让民俗民风富有新意、让乡村环境更加靓丽,是军民共同关注的话题。

  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主持人鞠萍,带着《大手牵小手》栏目组,来到楼纳村八一军民同心民族文化广场,与部队官兵和村民、小朋友一道,现场录制《大手牵小手——黔西南行特别节目》。清新的乡村风光,布依族少年表演的“八音坐唱”,军民共同战胜贫困的决心,打动着节目组的人。鞠萍称赞:这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布依族村寨。

  3200人次民兵参加冷洞村“贵州精神展示走廊”建设。“干部夜校·每周一讲”课堂内容吸引人。部队援建的楼纳八一爱民学校多媒体教室,为师生打开通往信息化的大门,越来越多的学生掌握了基本技能,90%的老师已经能熟练制作和运用多媒体课件授课。

  教育、精神、文化,——军民融合脱贫攻坚另一个集团作战的战场上,同样是精彩纷呈。

  军队来自人民,军队为了人民,参与脱贫攻坚,是军队义不容辞的责任。

  王文建告诉我们,军人的忠诚和担当,军人于党于国于民的满满情怀,让他们在新时代,在脱贫攻坚战场上,用新形式展现出赤诚军魂。

  册亨县冗渡镇美井村一位参战老兵,退伍回乡后担任过村支书。他带着村民修通了路、接上了电,种植产业发展有了起色。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再当支书,还受到党内处分,精神便有些消沉,只埋头干自己致富的事,村里事就不大管问。

  王文建开门见山;“再这样你怎样面对牺牲的战友?你在战场上死都没怕过,还怕处分?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我相信你能!”

  老兵拉开了话匣子。他想起烽火战场上那些让人忘不了的场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痛定思痛,一下子振作了精神。后来,他终于用行动得到大家重新认可。

  曾经的兵,在这场伟大斗争中,找到了归属感、自豪感、责任感、成就感。

  现在的兵,在这场伟大的斗争中,方向鲜明,深沉坚定。他们知道,艰巨的任务还在前面。

  脱贫攻坚战场上,飘扬着猎猎的军旗,飞扬着赤诚的军魂。

  2019年4月9日

作者: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赵福明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