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音化蝶舞芬芳,巫老化蝶尽年华

2019-04-23 00:31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实习记者 吴昕婷)竖弹琵琶神自若,一曲《梁祝》哀怨多。秋草闻曲纷纷摇,树叶听悲片片凋。

  《梁祝》的钢琴演奏,时而壮烈、时而婉转、时而忧伤。当你沉浸在这多变的旋律里时,巫老已化蝶。4月20日晚,中国第一代钢琴大师巫漪丽离开了她的钢琴,离开这个世界,化作一只美丽而优雅的蝴蝶,曲终人散。

  巫漪丽,1931年出生于上海,中国第一代钢琴家,一生与钢琴相伴。她的父母是高级知识分子+白富美的结合,父亲巫振英是中国第一代建筑师,母亲李慧英是江浙绅商李云书幼女,她的姨妈和宋氏三姐妹一起在中西女塾念书。这样一个高级知识家庭给了女儿那个时代最好的教育。

  “钢琴是家里人给我准备的嫁妆,从梅百器一个学生那儿买了几架钢琴。那个钢琴是来自加拿大的机器,上海莫得里琴行制造的,所以我的钢琴算是不错的。”

  1939年,在上海市儿童钢琴比赛上,我国资深声乐家,大提琴演奏家黄飞然先生对旁人说到:“不要看她年纪小,她是有出息的。”她,就是当时年仅8岁的巫漪丽。在那场比赛中一举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受到大师的赏识与鼓励,这只是刚刚开始。

  巫漪丽9岁师从意大利著名音乐大师梅百器,成为了他第一个儿童学生,她的同门师弟,是钢琴家傅聪。19岁与上海交响乐团首次合作演奏《贝多芬协奏曲》,在业内引起热烈反响。24岁时,受到周恩来总理接见,并成为北京中央乐团第一任钢琴独奏家。

  “在音乐方面,我受两个人的影响,一个是贺绿汀先生,还有一个是李林先生。贺先生觉得应该把中国作品弹好,他说‘如果不好好弹,永远是在纸上’这句话对我影响很深。而李先生说一定要弹自己民族的东西。”

  巫漪丽擅长西洋古典及浪漫派音乐的演奏,她的演奏细腻动人,但同时也积极钻研中国文化,一直尝试着用西洋乐器来创新的表达中华民族音乐。所以提到巫漪丽,大家一定会联想到钢琴版《梁祝》,但是背后的故事可能你还有所不知。

  “梁祝是1959年的献礼作品,当时司徒华城是乐团首席,我是独唱独奏组的独奏家,因为人家都要求要听《梁祝》,但没有钢琴伴奏,那我就从资料室借了总谱来,花了三天三夜写好,所以我是《梁祝》钢琴伴奏的首创者和首演者。”

  在这首《梁祝》上,巫漪丽花了不少心思。她从一个跨文化创作人的高度来审视这首曲子,将西洋乐器与中国情感结合,使得旋律简单,具有悠长而婉转的美感,一下便打动了中外听众。在2018年,她曾受邀参加中央电视台综艺《经典咏流传》,当她颤颤巍巍走上台,缓缓坐下后,布满皱纹的双手抚摸上黑白琴键,令人熟悉的旋律又响了起来。一首经典的《梁祝》让台下很多观众都以泪目。弹者有情,听者有泪,这首曲子,已深深刻入她的脑海,融入她的生命。

  巫漪丽也有过如同《梁祝》一样深刻的爱情。“他的提琴优美的声音吸引了我,我也听过很多不同的提琴家,但是我还是喜欢他的声音,触动我的心。”在上海,她结识了中央乐团第一任首席小提琴手杨秉荪。后来她调到北京,两个优秀的灵魂互相吸引,迅速走到一起。她懂得如何在人前衬托丈夫的光芒,她在舞台上甘于做杨秉荪的绿叶,这原本是鸾凤和鸣的结合,可是动荡年代,她们被迫分开,从此天各一方,如同《梁祝》里的那两只凄美缠绕飞转的蝴蝶。

  1984年,年过半百的巫漪丽赴美深造。在一次表演上她认识了新加坡女高音声乐家苏燕卿。两人如同伯牙与钟子期,后来受苏燕卿邀请去新加坡,以教钢琴为生。在一次采访中巫漪丽表示,她对学生没有年龄的限制。有上到花甲之年的老太太,也有下到豆蔻年华的少女,只要你热爱音乐热爱钢琴,什么时候学习都不晚。艺术的本质应该是传承,一代一代的将美延续下去。从学生到演奏家再到老师,这一个个角色的转变,她都气定神闲地演绎着属于自己的年华。

  2017年,巫漪丽荣获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大奖。有记者曾问她:“你一个人在租住的房子里会感到孤独吗? ”她坚定地回答:弹钢琴就不孤独了。”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凌驾于时间的作品,经典的作品不惧于时间的打磨,只会越磨越亮。83岁高龄的她还在继续演奏并出唱片,因为艺术不会因为年迈而凋零,反而芬芳四溢。

  “人总是要进步,我常常去听音乐会,就是为了要了解世界上的潮流是什么样,否则的话变的闭门造车了。不求闻名于诸侯,只想跟音乐作伴。”钢琴陪伴了她一辈子,曾经有主持人问“钢琴对你的意义是什么?”巫漪丽含着泪花说:“钢琴和音乐就是我的人生啊!”

  有的人,执着于名利,迷失自我;有的人,为热爱奉献,永葆内心的追求与清澈。艺术,从来都是勇者的坚持。巫漪丽,在琴键上走完一生,此刻也如梁祝里的那只蝴蝶,飞走了。

  弹指纤柔似飞扬,妙音化蝶舞芬芳,苍老容颜显风采,巫老化蝶尽年华。

  本网记者/实习记者 吴昕婷

  编辑/张驰翔

  编审/张超

作者:实习记者 吴昕婷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