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18)精彩章节

2019-04-23 19:18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18)

“我的世界变得真大!”

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34岁的江喜,身高不足1.2米,要撑着一张矮小的木凳,才能一颠一拐地走路。

  4月19日,已是将近中午光景,我们到了息烽县温泉镇兴隆村,要见见江喜。别看这里地属贵阳市,可车距却有近百公里,而且进村的路起伏弯曲,车开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江喜穿着一件红色衬衣,扶着凳子从坡上的蜂园缓缓地磨下来;进得院子,造型各异的盆景丛中,也是群蜂飞舞,他就没掩住脸上的笑。突然,手机响了,听通话口气,像是在同人商量啥时来拉蜜蜂。放下电话,江喜才有空坐下来同我们说话:“上午才送走一拨买蜂的客人,现在又有人要来。手机朋友圈一直闹热得很。我的世界现在变得真大!”

  其实,江喜的世界曾经很小很无奈。

  3岁左右,父母发现他走路异于常人:总爱摔跤,摔了就很难爬起。怎么办?尽管家里缺衣少食,还是不能丢下不管。父母想方设法筹钱,带着他走上漫长的问病寻医路。从镇上走到县城,最后一直走到省城,确诊小江喜得的是“脆骨病”。不仅终身无法治愈,而且一生只能长成非正常的矮小身型。

  江喜7岁那年确诊患了“脆骨病”。父母泪流满面。从此,这种浸透辛酸的日子,他们家一过几十年。

  这个行走不便的孩子,心中也有自己的憧憬。

  看着几个哥哥都去上学,江喜照样想上。

  这可让父母犯愁:出村读书,路远路烂不说,学校还不能寄宿。正常孩子可以靠脚走,江喜却必须接送。要从土里“刨”出一家人的生计和江喜的医疗费,家里哪还有闲散劳力做这件事?

  江喜不干。实在拗不过孩子,爸爸带着江喜去见学校校长。

  校长见孩子蛮机灵,看着学校啥事都新鲜,心上便有些不忍,同家长商量起来:“我们免费送你们小学1至5年级全套课本,可学校实在派不出老师开‘小灶’,只有请爸爸在家辅导了!”

  父亲金吉高(乡下风俗隔三代要换祖,金江两姓互换),是高小毕业生,接过课本,成了江喜的“先生”。

  “先生”又管生活又管教书。教着教着,金志高发现,自己这个“学生”尽管行动不便,脑袋却很灵。

  每天,他会羡慕地看着哥哥们背起书包去上学,然后安静下来,读自己的书,想自己的事。

  念诵古诗词,江喜喜欢在身边找对应的场景。

  看到书里讲飞鸟、流水、天空,他久久盯着出村的路发呆。后来,他对爸爸妈妈讲,我就想知道,村子外头和村里到底有什么不同?

  带他去乡镇赶场或者走家串户,有人家做竹编木制家用小物事出售。他多看几遍多问几回,在家里“照葫芦画瓢”,竟也能做得像模像样。

  江喜不甘于受限于身体,他渴盼有更广大一些的世界。

  十多岁时,他学会了做木工、泥水工。爸爸妈妈知道他的心思:一来可以挣钱回报父母,自食其力。更要紧的还是,不能因为身体的缺陷,一辈子就窝窝囊囊地困死在山里。

  愿望很美好,现实却常常令人唏嘘。

  几个哥哥先后结婚离家,剩下江喜和父母三人,住在旧房里,靠低保勉强度日。

  “这就是我的世界?”江喜心有不甘,他还在不停找路。

  他家依山而居,野花家花几乎四季不断,野蜂成群结队来采蜜是寻常事情。

  寻常事引出江喜不寻常的思考。

  “听说野蜂圈养了就是家蜂,我为什么不能试一试?”

  2005年春夏之交,他的木匠手艺派上用场,照别人的讲述,做出了一只传统蜂箱,他要干一件村里还没人干过的事。

  一天夜里,他和父亲打着手电上山,端了一个蜂巢,一袋子包住了聚在一起的上万只野蜂。谁也没想到,一位时年20岁的残疾人和他时年60岁的老父亲,就此开始了一段闯路养蜂的传奇。

  江喜和爸爸都没养过蜂,蜂箱是听别人讲做的,用了才知道尺寸不合适,他一连改了好几次。不了解蜜蜂生活习性,经常会被蜂蜇,他觉得这是在交“学费”。养蜂要讲技术,他有两个老师,一是书本,一是千方百计请教养过蜂的人。

  幸福总会回报奋斗的人。

  两年后,江喜养蜂有了收入。虽然当时蜂蜜市价不高,但“第一桶金”还是让他拿到手近千元。

  2017年,他决定扩大养蜂规模。到2014年,江喜的蜜蜂不断分群,他养蜂已有40多箱,年收入几万元。

  好事难免一波三折。

  也在2014年,江喜蜂群发生病害,40多群蜂飞逃了30多群。

  江喜不言放弃。他对父母说,我还要从头做起。

  在网上查资料,四方求教找原因,换箱、换匹,帮助蜜蜂重新分群。两年后,蜂群又恢复到40多箱。

  江喜和父亲都酷爱盆景栽培。金弹子、迎客松、罗汉松、火棘、银杏……各种各样的景材,经过他们悉心调理,都融进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美丽。

  走过了曲折的路,再坐在盆景林中,江喜和父母亲款款而谈,开始对他们的世界再来一次设计。

  ——陈旧不堪的老屋拆了,一栋两层高现代意味的新房拔地而起。

  ——乡下人照样可以过城里人生活。一应家电进入新居,生活习惯也慢慢在变。

  更重要的变还在于,他们进入了很多人的世界。

  2018年4、5月间,本县小寨坝镇农民王平友、郁维生等3人突然造访江喜家。

  原来,他们也在摸索养蜂脱贫致富,却一直用的是老式蜂箱和传统技术,听说江喜这边干得红火,特意上门求教取经。

  江喜腿脚不便,他们车接车送。真诚相待对双方都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一来一往,这几户人家养蜂成了气候,发展到200多箱。

  黑神庙中学老师方中海,从他这里买去几箱蜂,养出了效益,吸引了一批爱动脑筋的农民,几箱蜂变成了几百箱蜂,规模扩大了,技术服务就要跟上,江喜说这是他的责任。从村里到他们所在的鹿窝镇易家沟村,单边50多公里,平常人坐车来回不算大事,对江喜这样的残疾人却不啻是难题。一年多来,每周都坚持去,他也记不清到底来回了多少次。

  本村养蜂人家,更是不时见到江喜串门的身影。村里人说,这不是一般的走家串户,而是“送技术上门”。

  2017年,息烽县残联请江喜到县城讲课。

  全县10个乡镇170多人来听课,有养着蜂的也有准备养蜂的,还有打算看看再说的。

  江喜这个矮小而坚强的人往台上一站,不开口讲话也是在现身说法。

  他算的账大家相信:养一箱蜂,一年收入上千元。一家养上20箱,不费太大劲,一年下来就能进账两万多元。不信,欢迎你们上我家看。

  他表的态大家当真:养蜂需要技术需要耐心,我可以无偿传授技术。大家有什么事找到我,能办的我一定办。

  他公开承诺,贫困户想发展养蜂,他还可以免费提供少量蜂群。

  江喜像一把火,点燃了四乡八方农民的心。

  县残联积极协调,为他发展养蜂业提供了近10万元资金支持,并在培训、服务等方面给他不少帮助。镇和村也十分关心江喜的蜂和“人”。

  人相助,心相通,江喜到底找到了他更广大的世界。

  2017年,他投资10万元,在自己家建起“息烽润蜂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营蜜蜂蜂种和蜂蜜。经营范围涉及息烽县、龙里县、开阳县和遵义市播州区等地。每天业务不断,蜜蜂成了他打开新世界的媒介,农民受益他也收益。

  坐在江喜家摆满盆景的院坝里,我们谈兴越来越浓。县残联干部刘源丁提醒:“不是说好了下午还有人来买蜂?他们得抓时间为蜜蜂分群,还是要长话短说哟!”

  江喜父亲金吉高,这位73岁的老人有些言犹未尽:“说来说去还是江喜碰上了好年辰。没有好政策那有今天的好日子?过去像他这样的人不就像棵小树小草自然生了自然灭,身体好的人都不一定有谁顾得过来,哪里还有这么大块天地让他展劲?”

  回贵阳的车上,突然想起忘了留江喜的电话,问刘源丁要了。回来便拨通手机,听到江喜的声音,我告诉他,自己也喜欢他变大了的世界,也想成为他变大了的世界中的一个人。

  2019年4月19日

作者: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