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19)精彩章节

2019-04-24 14:01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19)

鱼良溪:残疾人的新传奇

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如果有人告诉你,一群“失爱”的独身农村残疾人,长期只能靠吃“低保”度日,生活既难保质量也缺乏乐趣。有朝一日,他们被组织起来,共同生活、共同劳动,不仅吃住娱免费,还能靠自己努力拿到工资,最终甩掉了“低保”帽子,心情十分欢愉。然后他问你:“相信吗?”

  听者多半不会马上答话。过上好一阵,或许有人会反问:“真有这样的事?这地方到底在哪里?”

  确实有这样的地方,真有这样的事。

  4月20日下午,我们到了江口县闵孝镇鱼良溪村。61岁的村支书杨再炼,正在村边一片山间坡地上忙活。

  杨再炼身后的建筑物,在乡村显得有些独特。有板房样式的联排宿舍,有安放着电视机、宽敞明亮的餐厅,还有办公用房、饲养圈舍。中间面积不小的水泥坝子,两边立着蓝球架。进门大幅标语赫然醒目:“脱贫攻坚才是硬道理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少。”回望我们上山的路,虽然有些随地形起伏,但硬化得蛮不错。

  这里挂着三块牌子:鱼良溪村黔馨家园残疾人服务站,鱼良溪村贫困残疾人生态养殖专业合作社,鱼良溪村老年协会。说白了,就是村里的残疾人供养生产基地,目前住着13位独身残疾人,饮食起居都免费,大多数人还被安排了固定工作岗位,能够自食其力。三块牌子一套人马,党支部唱主角,管理人员是村干部,杨再炼是杠旗的人。

  残疾人为什么会被杨再炼特别关注?

  因为他心里有一本账,越算越明,越算越细。

  这些年,鱼良溪村产业发展好戏连台。

  杨再炼是个乡村能人,也是全村村民信得过的带头人。

  2007年,他流转30亩土地,带动农户种植大棚西瓜145亩,2010年发展到1100多亩;他带着大家找市场,“闵孝西瓜”在远远近近出了名。没种西瓜时,全村人均收入2750元;大种西瓜,2010年,全村人均收入达到6680元。

  参加铜仁市“七一”纪念大会,杨再炼在交流发言中说出了鱼良溪村的愿景:保证一年四季有新鲜水果上市,保证村民生活越过越好,保证村级集体经济越来越强。

  愿景成了现实。种草莓、栽葡萄,开展冷水养殖,发展乡村旅游,鱼良溪村的发展模式效果日渐明显,赢得阵阵掌声。

  2010年,杨再炼被评为全国劳模。2016年,杨再炼获得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称号。

  面对鲜花和赞誉,他却放心不下村里的一个特殊人群。

  在“黔馨家园”宣传栏前,杨再炼指着全村“残疾人分布图”和“残疾人就业岗位图”,回顾当年一段难忘的心路历程。

  鱼良溪全村1082户4588人中,残疾人有116人;残疾人里,19户是低保户,近30家是精准扶贫户。有家人管护的残疾人还好说,独身残疾人日子过得更加艰难,少有人管问,他们甚至到处乱跑,惹出是非。

  杨再炼向村党支部成员发问:“现在鱼良溪日子好过了。条件再差的正常人,提把锄头去为种植大户务工,好歹一天也能挣上4、50元。可残疾人到哪去打工?这事我们不管谁管?”

  面对全村党员,杨再炼的问题更加直截了当:“不是说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少嘛?残疾人靠着低保,怎么会增收,怎么进入小康社会?”

  2012年,全村党员大会决定,把帮扶残疾人脱贫当作大事来办。

  村里一些干部当时并没有想通。他们的疑问是:这样一来,要钱,要增加村上的负担。对这个决定,不反对也不拥护。

  杨再炼决定先拿4个人当示范。

  党支部出面,把4个残疾人介绍给种养植大户,工资比正常人少拿一半甚至更少,有一定收入后,再由村里统一打捆分配;确保每人每月收益400元。打工的事不是次次办得成,可他们的月收益一分不能少。杨再炼评为全国劳模后,每年有上万元补贴,其中一部份又转过来“补贴”给了残疾人。从2012年起,他花在残疾人身上的钱有3万多元。

  2015年,村里的助残脱贫对象发展到8人。

  杨再炼想用这8个人激活其他残疾人的精神,也想让更多人明白一个道理:只要组织起来,残疾人的内生动力也能创造财富,他们也能凭自己力量走上增收的路。

  就在这一年,鱼良溪被定为全省残疾人创业就业示范村,省残联向村里发放了20万元奖金。

  依托这笔奖金,2015年冬,村里租下38亩土地,兴建残疾人集中居住和生产基地,2016年4月投入使用。基地头一块牌子“黔馨乐园”残疾人服务站,授予单位也是省残联。

  基地的管理很规范。

  杨再炼的办公桌上,摊放着一排蓝色的文件夹,分别贴着标签:《残疾人务工考勤表》、《残疾人集中就业工资表》、《残疾人安全协议及保险》……这些不是摆设物,随便翻开一页,谁哪天出工哪天误工一目了然,谁工资为什么多为什么少都有说明。

  根据残疾类型和等级定岗定位,让人觉得合情合理。“保洁员”“养鱼工”“种植员”“饲养员”“饮食员”,在基地生产现场和来路上,我们不时看见戴着这些袖套的残疾人。他们各司其职,干得都很认真。

  住进基地的残疾人开不开心?

  戴着“饲养员”袖套的哑巴杨刚祥,我们一进大院就紧随左右。他很自豪地指着袖套不断示意,像在告诉大家:我就是这里专管喂猪的人。在宣传栏上找到自己的名字,更是朝着我们“唔唔”发声,村里干部说这是在表达他激动的心情。

  基地最多时养了上百头黑毛猪,最远销到山西大同,一年数量有120多头;村里办起旅游休闲酒店,每年也向那里销售35头,管着这么多猪的“猪倌”就是杨刚祥。基地卖猪一年有50多万元收入,靠这些钱给残疾人发工资,收入又返回到残疾人身上。杨刚祥干活卖力,每月有超千元收入。

  其实,杨刚祥入住前的经历苦不堪言。

  46、7岁的他,父母双亡,与哥哥嫂嫂之间难以沟通,实际上早就没有“家”的概念。

  在黔馨家园残疾人服务站,他找到了家的感觉。

  杨刚祥独自住着一间宿舍。他兴冲冲拉着我们去他房里看一看。一连开了两道门锁,又开了一次柜门,从一个皮夹里拿出两万多元现金。拿着这些钱,他一会儿做出打人的手势,一会儿满脸露出凶狠的表情,显然,这是在回忆当年与兄嫂相处不悦的经历。有时,又对着钱和自己胸脯伸着大拇指,那就是在无声讲说着如今的自信感和成就感。

  杨刚祥流露的这种心情,不仅仅属于他一个人。

  眼睛只有微弱光感的姚来保,今年53岁,80多岁的老母亲照顾不了他,弟弟也因眼睛不好难以自保。饿急了时,姚来保只好偷拿别人家东西充饥。来基地集中居住,岗位定成从省道到基地之间道路的“保洁员”,工资加其他费用,每月能拿到750元。免费吃住让这笔钱成了“纯收入”,姚来保十分满意眼下的处境。

  他也和杨刚祥一样,一直跟在我们左右,还时不时伸出大拇指。他讲的话,不用人“翻译”:“现在共产党政策好,我们残疾人成一家了!”

  57岁的炊事员姚金花,身高不到1米1。过去住在高寒山区,日子没法过。易地扶贫搬迁,儿子住进了安置房,她和老伴住进了残疾人集中生活生产基地。两个人月收入2000多元,年收入20000多元。她说:“这个办法好!过去就因为残疾无法增收,连兄弟妯娌都瞧不起我们。现在残疾人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在一起,还能用劳动证明我们的实力,一下子把自尊、自信两种感觉都找到了。”

  杨再炼时常倾听残疾人的心里话,他和他们也处成了一家人。妻子进城照顾孙子,他索性吃住都同残疾人在一起。村里还要求,所有村干部每周必须到黔馨家园残疾人服务站轮值一次。

  他认为,你向残疾人毫无保留地交心,他们也会实实在在把心交给你:“做残疾人工作,既要有爱心,更要有耐心。他们因为自身缺陷而自尊心强,只有心连心才会互相理解,才会从内心激发出干劲。”

  心连心,要用事实来证明。

  基地供养着双眼失眼、半身不遂的75岁孤寡老人阳国喜。老人下不了轮椅,杨再炼给自己做了硬性规定:夏季3天一次,冬季5天一次,坚持为老人洗澡。无论哪个季节,都要为老人勤换衣物。有空还陪着聊天说话。老人天天都有笑模样。

  事实就摆在那里,残疾人信不信你,听不听你,跟不跟你,用不着讲大道理,他们会做出自己的判断。

 

  杨再炼不赞成把干成这些事都归功于自己。

  这不但是一种态度,也是尊重客观实际。

  鱼良溪黔馨家园残疾人服务站、贫困残疾人生态养殖合作社一路走来,各方的推动形成巨大合力。各级残联鼎力支持,各级政府关怀关爱,社会各界热情参与,缺了哪一个,效果都会差强人意。

  江口县残联理事长徐坤厚、副理事长黄文中觉得,正因为方方面面支持和参与,使得鱼良溪的残疾人创业就业模式,具有比较强的社会典型意义,有可复制性。照这样做,不但可以激励残疾人,也可以鼓舞其他人。徐坤厚理事长说,县残联正在整合资源,准备再打造一个与鱼良溪相类的残疾人就业创业基地。

  看来,这里还会不断创造出许多关于残疾人的新传奇。

  2019年4月21日

作者: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