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11)精彩章节

2019-04-29 10:39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11)

  王院村里的别样人生

  文/张 兴 摄影/罗华山龙蓓

  其实,我对农村生活并不陌生。

  2008年,大学毕业,第一个工作单位就在龙里县谷脚镇。后来,在岑巩负责过共青团工作。到团省委青年发展部,抓青农也是重头工作。都同农村分不开。

  可是,王院村就同过去见过的农村不同。

  龙里、岑巩,乡间山清水秀。王院村,却整个嵌在喀斯特地貌深山区。

  有人说,王院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石头。植物可怜巴巴长在石缝里,土地被石头分割得七零八落。恶劣的自然环境,出乎我的意料。

  到王院村当“第一书记”,头回见面,村主任刘富玄就向我“亮”了家底:“王院环境太差了,位置太偏了,太不引人注意了!全村1424人中有704人在外打工,留下的人,也想在地里栽些值钱的东西,可种什么总是拿不准。信心越整越差,等待、观望情绪越来越重!”

  看来,要改变王院村面貌,提振信心是个大问题。

  王院村8个村民组,组和组之间隔得好远。

  一次,我从王院村委会坐车去王院组最偏远几户农家,单边就走了3个多小时。

  不下组串户怎么脱贫攻坚?一些村民的营业性摩托,成了我下组最常用的交通工具。

  在贵阳的同事、朋友听了急。电话、微信不断:“女孩子家的,骑着摩托满山转,太危险!”“女生最好别在农村单独串家入户,不安全!”

  感谢他们一片好心,但我怎能轻言放弃。

  可以说,参与脱贫攻坚,让我与王院村产生了乡情,与群众产生了亲情。但自己的其他亲情,也得面临一些新问题。

  到了王院村,回贵阳机会太少。男朋友家里意见越来越大。本来举办婚礼的酒店都定好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分手。

  33岁的女孩,还不谈婚论嫁,你说父母急不急?

  2018年9月,母亲因脑缺血、脑萎缩突然晕倒。讲好“十一”陪她去外地治疗,结果村里一忙,也无法成行。

  好在他们虽然担心我,却更理解我。

  妈妈的心情很复杂。她知道女儿在婚恋问题上有缺憾,但也知道我在王院干的是善事,支持我坚持到底,干出成绩。

  感谢王院!在村里呆了一年,一个城市女子的小情怀变成大情怀,小亲情变成大亲情。

  王院改变了我。让王院彻底变个样,成为我人生中一个最美的梦。

  ——陈厦心语

  陈厦是团省委青年发展部的年轻女干部。

  陈厦肩负脱贫攻坚重任,是团省委派驻安龙县笃山镇王院村的“第一书记”。

  2018年3月,正是春寒料峭时,陈厦进了王院村。

  到村里第二天,村委会主任刘富玄带她登上一座山坡。从上面看下去,村民们三五成群,在石窝窝地里种桑村。陈厦好感动,当场在手机上发出一条微信:“劳动最光荣!劳动最美丽!”再凑近一问:“你们对种桑养蚕发展生态农业有没有信心?”一些村民的回答却很提不起劲:“这哪个说得清楚?还不是要等到看。”

  刘富玄说,王院村人不是不想变,就是缺信心。

  陈厦认准了,提振信心是眼下王院村第一件大事,是理顺产业布局的第一步。

  提振信心,就得把道理讲明,把账算清,让群众想干、愿意干。

  陈厦和村干部一起,爬坡翻山,一个组一个组开会说理算账:王院村常年缺水,桑树正好耐旱;王院村缺乏劳动力,而管理15亩桑苗才需两个人。桑叶可以用来养蚕,桑枝可以卖给食用菌企业加工菌棒,种桑养蚕可以发展成生态农业。种桑见效快,四个月就能出售桑叶。

  群众在心里暗暗算了账,认定这桩事干得,主动性、积极性大增。结果,全村栽下了200亩桑苗。桑苗长势良好,用事实证明,像王院这样的深山区,也有发展产业的前景。

  省委、省政府发出“春风行动令”,要求劝导农民少种苞谷,改种经济收效高的作物。

  王院村选择了种高粱。

  陈厦和村干部背着高粱种子,翻山越岭送到各个村民组。再由组里分发给想种的农民。可事情没有想象那么顺。

  村民内心很矛盾。种种议论,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现在种了,怕将来没人收。”

  这下得靠村里组织村民同企业签订的高粱保底收购协议来说话。协议一式两份,一份在村民手上,一份留存在企业,村委会还有资料备份。

  “这份协议你们看清楚了。上面有你们按的手印,有企业盖的章。我们也承诺一定负责到底,还有哪样让人放不下心?放心吧,你们按协议要求做,肯定亏不了!”

  话不在多,对了路就有份量。几句有份量的话,稳住了人心,提振了精神。当年,全村高粱种植面积达到180亩,村民增收25万元。

  食用菌也是王院村着力发展的产业,缺水,在“卡脖子”。

  陈厦上下奔走,通过团省委协调省水利厅,解决200多万元食用菌产业用水资金,不但为王院村解围,还覆盖了整个笃山镇。致富带头人贺光云抢修水窖确保顺利出菇,陈厦第一时间协调水泥80吨,“雪”中送来了“炭”。

  陈厦说,你在关键时刻帮农民一把,农民就会在关键时刻增强几倍的信心。

  贫困户潘忠才,可以在县城得到易地扶贫搬迁房,他不搬;可以在村里参加危房改造,他不改。落实精准扶贫任务绕不开他。陈厦忍着胃痛,上门谈心。将心比心就能心心相印,最后,潘忠才不但认可自己“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已经实现,还敞开心扉谈了下一步发展产业的打算。

  几天后,他托人给陈厦带话,说是那天发现她在闹胃痛,专门为她找来了治胃病的药。

  在王院村,陈厦重新诠释了“亲情”二字。她把爱心交给了乡亲,乡亲对她越来越信任,组合成一种新的亲情。

  一些村民来邀约她:“如果春节太忙,回不了贵阳,你一定来我家吃年饭!”而当地布依人家,年饭通常是不请外人来吃的。她知道,自己这个“第一书记”的心,与村里群众的心,已经越贴越紧。

  都说党支部是农村的战斗堡垒,共产党员是脱贫攻坚的开路先锋。

  在王院村的初见,却让我震惊。

  第一次组织召开全村党员大会,能参会的80后党员只有我一个。统计了一下,村里26名党员中,50岁以下的仅有10人,两位老党员已经80多岁。9名党员比较年轻,但8个常年在外打工。

  徐祖涛当了十多年村支书,已经50多岁。见我来了,别提多高兴。他对我说:“你来,太好!我年纪大了,又不会电脑,经验可能比你丰富些,但真干起事来,就有些有心无力。”

  怎样解青壮年党员少这个难?只局限在村里想办法,天不宽地不阔。

  跳出王院村,办法就来了。

  我有多年团的工作经历,为什么不能借助共青团组织化、社会化动员优势,与机关、企业、学校联建党团支部,创新式地开展工作?

  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可不可以用“线上线下”形式,集合村内外各类青年优势主体,当助推王院发展的中坚力量排头兵?

  想法提出来,村干部们都说这是个好主意。有人还说,这是基层组织因地制宜,一次新的资源整合。

  开展“党团联建”,打造“脱贫攻坚青春联战队”,两个新生事物,在王院村显现生机。“走出去”开展党团活动,“引进来”注入青春活力,从新角度展现出“堡垒”和“先锋”的风采。

  这里面,精彩故事多着哩!

  ——陈厦心语

  中建八局云贵分公司贵州经理部,2018年5月开始,与王院村开展党团联建。

  青年干部曾永超被选派挂任村党支部副书记。另一名青年干部谭志强兼任村团支部委员。经理部每月还派出“新时代党建带团建青年轮战员”到村里帮助工作。

  回忆与陈厦的接触交往,曾永超印象最深的是一种感受:成功不一定就是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必须注意细枝末节一定要接地气。

  去年8月,生猪市场价格波动。陈厦告诉曾永超,一户村民家生猪就要出栏,卖给猪贩子肯定要吃亏,问他有没有办法。后来,问题通过别的渠道解决了,曾永超心中却波澜迭起:干大事就得从小事抓起。

  他和谭志强每月都来村里住上几天,关注和解决的,都是与群众和村里利益密切相关的事。比如,帮助村干部和青年学习电脑,为本村食用菌打开销路,带来企业招工信息。

  除了中建八局,王院村还和贵州大学、贵州青旅、兴义师范等开展党团共建,从产业、教育、就业、产销对接、招商引资、宣传推介等方面,为脱贫攻坚提供全方位支持。

  “党团共建”其实是一种双向互动,村外的党团员和青年,用新思想、新作风、新办法来影响、支持王院村;王院村又为他们了解实际、贴近实际、参与实际,提供了现实土壤,一加一大于二,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新鲜活力。

  脱贫攻坚青春联战队,成员包括当地干部、帮扶单位选派干部、返乡创业青年、在外务工青年、致富带头人、志愿者、大学生等各类青年群体。下设多个分队,活动涉及村里经济社会生活方方面面。

  400多名青年,“线上”被联系交流群覆盖,“线下”由村党、团支部带领融入中心工作。推进产业发展、乡村文化建设、环境卫生整治、倡扬移风易俗、危难险重应急,都有青春联战队在大显身手。

  “联战队”成了村党组织发展后继有人的“生命链”。村党支部要求,支委后备干部要在联战队服务半年以上,入党积极分子也要在联战队员中产生。

  老党员感慨:党团共建让党组织团组织活了起来!年青人高兴,这下我们有更大的用武之地!村民们说,啥是党,啥是党员,他们能干什么,他们在干什么,这下,我们都看得明明白白的。

  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精神脱贫比物质脱贫更重要,重要在哪里?扶贫先扶志,这个志该从什么地方扶起?

  发生在王院村一些村民中的事,让我心情不能平静。

  村里危房改造,按标准家家户户要在厕所安上洗手盆,也不过是个百把元的东西,可有人就是不装。问他,他说:“用不惯那洋玩艺!”

  村里组织村民去外地参加新技术培训,包吃包住免培训费,可有人就是不去。不去的原因,是离家远,怕麻烦。

  一些人喝了酒醉卧村头。少数人不讲信用,借钱不还,还引起吵架打闹。个别村民家里脏得难以插足,有的村民组环境卫生很差,整治起来难度不小。他们认为这样过习惯了,也妨害不到谁。

  怎么办?两手抓。

  面上,对典型的人和事抓住不放,宁扮“黑脸”也让当事者真受触动,知过必改。

  根上,实实在在抓教育,让提高农民素质真正从口号变成实际。

  ——陈厦心语

  整治脏乱差,建档立卡贫困户罗兴学家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罗兴学家住在效外村民组。妻子有智力障碍,孩子还小正在念书。他家脏到什么程度?一次是把鸡窝搭在自己卧房里,鸡飞上床铺,鸡毛飘落一地。一次是在房间里喂了两头牛,满屋弥漫着牛粪味。

  村干部多次劝说,他都置之不理。

  陈厦带着脱贫攻坚青春联战队员,第一次上门走访,尽量和颜悦色。讲把鸡养在室内,既不利居住环境又不利身体的道理;还联系一些企业,结对帮扶包括罗兴学在内八户贫困家庭的孩子。多次上门,罗兴学终于同意把鸡窝搬出卧室。

  把牛弄进房里这件事,陈厦处理起来就没那么客气,这回她扮的是“黑脸”。

  “你看那么多城里人和企业的人都在关心和支持王院村。让这些远道而来的人,看到你家脏成这样,是不是丢全村人的脸?十天以内,你把牛牵出房间,把房间整理好,我们就过来看望慰问你。十天内弄不好,我要在村里‘春风小喇叭’通报,让全村人都知道你太不讲卫生,丢了村里的脸。咋办?你当场表个态!”

  罗兴学当场表了态,后来也没失言。见罗兴学这样,陈厦和村干部又协调资金把他家墙壁粉刷一新。

  “为啥第二回要扮‘黑脸’?就是要重重锤打一下,逼他转变观念。观念不变,既使有变化,也保不长久。”

  陈厦组织演讲团到村里小学开展活动,发现孩子们听到精彩处都很激动,一些学生还主动上台讲自己的故事。唯独有一个女孩表情呆滞,与周围的人没有任何互动。一了解,这孩子叫徐丹,来自贫困家庭,有智力残疾,性格孤僻。从此,徐丹成了陈厦心中的牵挂。校访家访、“一对一”心理疏导、引导参加各类活动,目的只有一个:别的同学能享受到的雨露阳光,也要播洒照耀进徐丹的心里。

  徐丹变了。不再只会在本子上乱写乱画,而是会写自己名字、阿拉伯数字和简单汉字。陈厦再度家访,还收到了徐丹亲手剪的“爱心”小纸片。

  陈厦举一反三,想帮助更多与徐丹相似的孩子和他们背后的贫困家庭。扶贫要扶志,更要扶智。

  她协调社会资源,为学前教育儿童配置玩具、图书;联系企业“心手相牵”长期结对帮扶;“流动少年宫”“红领巾故事汇”“小手拉大手”相继走进王院村。

  陈厦又在更大程度、更大范围举一反三,要让教育之风吹拂王院村老老少少。

  “青年志愿者脱贫攻坚夜校”“新时代农民讲习所”,不但讲科学、讲知识、讲技术,也讲道德、讲修养、讲文明。“春风小喇叭”、各种文艺演出、大大小小会议,都成了引导村民“寓教于乐”的阵地。

  这样做,当然有效果,也会有成绩。

  但引导农民,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激发农民内生动力,也不在一朝一夕。关键是抓住不放,一抓到底。陈厦说:“我总有一天会离开王院村,也可能直到走那一天,有些初衷还没有完全实现。我会终生关注着王院村的变化,因为王院村给了我别样人生!”

  2019年3月26日

作者: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