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20)精彩章节

2019-04-29 15:25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20)

  龙友华和他的“猕猴桃情结”

  文/张 兴 摄影/卡 西 罗华山

  4月27日上午九点刚过,修文县谷堡镇折溪村第四组村前坝子上,聚起近百位村民,已是一片人声鼎沸。

  4月21日夜里,突如其来的冰雹,让曾经使他们充满希望、已经挂满花蕾的猕猴桃树,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打击。

  车行沿路,一块块猕猴桃地里,有的树体被打得只剩几根枝条。好些的,不少树也是留得残叶败蕾,看不出多少生气。

  21日、25日两场冰雹,修文县16.7万亩猕猴桃,有8万亩受到程度不同的破坏。

  被破坏了的树,今年肯定收果无望。

  急的不光是种了猕猴桃的农民。贵州大学农学院教授龙友华心里更急。

  他和他的团队,从2004年起,就在修文县系统推广猕猴桃生产技术,为修文打造“猕猴桃之乡”费尽心力。他知道,一年断收对种果农民意味着什么,也更担忧两个迫在眉睫的问题:被打伤的树体容易染发病虫害,不及时处理,成片猕猴桃树就会毁于一旦。今年不挂果的树明年还能挂果,关键是现在就要科学修枝整形,促进枝条萌芽,保护好新生的芽条。

  冰雹发生之后,龙友华已经从贵阳往修文跑了好几天。几天里,不断接到农民的电话:“种植果树风险太大,真的有点不想干了!”他说:“要让受了损失的农民不失去信心,光讲道理不行,要从根本上帮他们解决实际问题。”

  今天这场村民聚会,龙友华请来了深圳富威特植物营养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洪瑞、辽宁微科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西南大区总经理刘波,两家企业免费向村民提供各6万元的植物生长剂和杀菌剂。龙友华则要下到地里,面对面传授猕猴桃残枝修剪和树体管护技术。怕人手不够,他还叫上在安顺工作的妹妹来帮忙。

  村民把药领到手上,也看了龙友华的现场讲授,可还有人将信将疑。

  一个胡子花白的村民,压低嗓门对身边人讲:“算了,不指望猕猴桃了!哪个愿种转给他种,我还是种点糯苞谷保险。”

  女村民周训家,去年靠十多亩猕猴桃卖了20来万元。她说:“今年收成本来有可能比去年还要好,冰雹这一砸,我心里七上八下没有底。”

  有村民听龙友华说,要及时把残枝败叶修剪掉,把新发出来的芽条保护好,突然冒出一句话:“剪?这一剪刀下去,莫把啥子东西都剪光了!”

  村民郭俊荣听不下去,冲着那几个人喊:“到这时候了,我们都得听龙教授的。今年损失再大,这猕猴桃我要种到底。今年不行,还有明年!”

  龙友华告诉大家,修剪出伤口不用急,凡士林配氢氧化铜,敷上去就管用。一群男女村民围住他,要他写出这两种药的名称。龙友华将就村民的药盒和递过来的纸条,开了几十张“单子”,还不忘提醒他们,药其实用不了多少。大家一起集中去买,可以省下些钱。

  龙友华说,这些年农民头脑中渐渐有了“技术”这个概念,还是相信科学的。之所以出现这样那样的议论和想法,正说明他们在这场从未碰上过的灾害面前,由于不能熟练掌握实用技术而产生的忧虑。

  灾后在修文的四天里,龙友华沟通县里有关部门,培训乡镇技术人员及受灾群众上千人次,第一时间联系了一批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送来急需药品。他们团队也尽其所能进行技术指导。他认为,修文猕猴桃大发展,科学技术是动力。大灾当前,想稳住农民的心,要保住明年的收成,还得靠科学技术解决问题。“我没什么别的灵丹妙药,农民尝过技术的甜头,我们也尝过推广技术的甜头。这条路就得一直走到底。”

  谈起这个话题,龙友华要讲的东西很多。

  离开折溪村,我们到了平滩村。

  公路边一块坡地,远处松林环绕,近处立着一排排水泥支架,种的猕猴桃树,看上去有几十亩。这里是号称“土专家”的村民姜泰峰的猕猴桃种植基地。龙友华说,“土专家”与我们的结合,让人悟出了有效推广农业实用技术的很多道理。

  2004年,应县科技局之邀,龙友华带着贵州大学猕猴桃科研团队来到修文县。

  8个团队成员中,品种选育、栽培、病虫害绿色防控、储藏保鲜、农产品安全性评价五方面人才皆有。目标就是:猕猴桃怎样提升品质、扩大规模,发展成修文县有影响力的农业产业。

  龙友华们来到之前,修文也种了8000多亩猕猴桃,而且有“贵长”的品牌。科学技术助推,为了让它们实现“质”的腾飞。

  “头三脚”很难踢。

  团队去到村里,两眼一抹黑,人生地不熟。自己带矿泉水、方便面,爬山涉水,差不多走遍所有村,好多难事都经过了。关键是你说的道理有人听不进去。

  到谷堡镇(当时叫乡)政府讲课,几个种过猕猴桃的老者,望着台上年轻的龙友华,悄悄议论开了:“我们种猕猴桃的时候,怕他在穿叉叉裤!咋个还来教我们?”

  转变观念成了拦路的石头,可要把石头搬开,得靠有说服力的事实。

  几位老者来自平滩村。贵州大学猕猴桃科研团队,在修文最初选定的三个示范点,平滩村就是其中之一。

  团队还把村民姜泰峰选作平滩村科技示范带头人。

  龙友华有他的道理。姜泰峰虽是农民,但却既扑实又心胸坦荡。不像有的人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有点技术总想法藏着掖着,生怕人家学了去在竞争中超过自己。他常说:“自己好,乡亲们也好,才是真正好!”愿意把自己掌握的新技术分享给大家。龙友华一拍巴掌:“得!他就是在农村推广科研技术的一把好手,我们的成果完全可以靠他传递给乡亲们。”

  姜泰峰不负众望。

  在团队支持下,他把猕猴桃支架由木架换成水泥架,透光透气,又按照龙友华要求采用新技术,当年产量翻了一番,一年靠种猕猴桃就能收入30多万元。事实就是榜样,姜泰峰这下讲什么大家都信。他带动周边上百户人家换了新支架,采用新技术,家家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益。

  姜泰峰与科研团队互教互学,他这个“土专家”不是徒有虚名。

  龙友华坦言,其实刚来到修文县,我们对猕猴桃栽培并不熟悉。正是碰到了姜泰峰这样的村民,他们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我们有比较系统的理论,二者结合,才能形成猕猴桃栽培技术体系和推广方案,反过来指导猕猴桃产业大发展。

  示范点又是贵州大学农学院的教学实验实践基地。龙友华抽不开身下来时,姜泰峰就成了他学生们的第二导师。这里面有本科生,也有研究生。

  “土”“洋”专家结合,平滩村猕猴桃产业越来越红火。起初说风凉话的那几个老村民改变了态度。团队成员渐渐成为村民家里受欢迎的带客,家里面有什么好吃的,都留下来等着他们来品尝。

  龙友华教授对此有一番分析。

  土地是农民手中的生产资料,土地是有限的,种什么不种什么,对一年乃至多年的收入都有决定性影响。农作物生长周期长,受市场变化牵制很大,选准了品种服务尤显重要,技术服务又是重中之重。技术服务也要接地气,我们可以多做点面结合的工作,但技术真要在点上开出花朵,还得多有姜泰峰这样的“土专家”,有时候,他们的实践就是一份教材,更容易取得农民的信任。

  龙友华和他的团队为推广猕猴桃生产技术不遗余力。

  他们义务编制了《修文猕猴桃产业十二五规划》。修文县2010年起,把猕猴桃定为农业支柱产业,在发展版图上构勒出一条突飞猛进的红线。种植面积从8000多亩扩大到167000亩,涉及贫困户8000多户。2018年,全县猕猴桃产业综合产值达到30亿元。

  龙友华关注猕猴桃的目光,穿越了修文县。

  这些年来,他的团队示范点先后建到了息烽、关岭、水城、大方、金沙等县。2016年,他们在息烽县同贵州省中康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与地方政府合作,探索“政府+科技+金融+企业+基地+农户”的猕猴桃产业发展模式。政府协调资金,科研团队提供技术,企业代建代管果园,3年挂果后全部转交给贫困户。

  这样的探索有困难,甚至有风险,但给人关于希望的遐想空间却是广阔的。

  龙友华说,这探索,那实践,说到底,我们是要用自己的汗水和艰辛,在农村这块土地上印证“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

  修文县数万亩猕猴桃遭受雹灾,部份种果农信心动摇的事实,让龙友华心潮起伏,他觉得这让人看到了农业技术帮扶上一些亟待解的“难”,有些甚至是不容忽视的短板。

  从总体上看,科学技术在产业发展上作用发挥得还不够淋漓尽致,很多方面远远没有到位。

  为什么一些农民面对灾害就摇摆不定、丧失信心,根子在他们对新知识新技术不够了解,观念没有完全转变过来。农民群众其实渴望了解掌握新技术,但苦于无人传递信息和“手艺”。农业科技人员还是太少,有的还兼有多种职能。有的人不大愿意在基层扎根,可能同某些科研考核机制有关。

  政府和技术职能部门还有很大的加强合作空间。从目前情况看,猕猴桃实用技术培训,在一些地方就表现得不怎么接地气,所教所学难以解决实际问题。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如何“有的放矢”,通过这次雹灾可以举一反三。如果有了炮台,灾害损失或许可以减轻;即便有了炮台,也要把怎么管怎么用抓实。不从根本上解决缺水问题,同样会影响猕猴桃种植质量。

  你说这个产品千好万好,最后怎么样还得要由市场来证明。品牌宣传和推广投入,是不能省也省不下的钱。农民种出产品销不出去,被破坏掉的信心,恢复起来恐怕比恢复冰雹打伤的信心更难。

  龙友华幽默了一回。“不是说我们的论文写在希望的田野上?在田野上写好这篇论文,我们会义不容辞地投入全部精力,但也离不开方方面面的关注和方方面面形成的合力!”

  2019年4月28日

作者: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