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一代通才姚茫父》第一集

2019-05-18 23:44  来源:多彩贵州网

  清末民初文化名人姚华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久安乡打通村,号茫父。他17岁中秀才,21岁中举人,28岁中进士,不久被清政府派往日本官费留学,4年后学成归国,在清政府工部、邮传部任主事等职务。由于不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愤然辞职,出任北京女师校长、美专校长等职。姚茫父还是著名的书画家、诗人、词曲家、文学家、戏曲理论家及艺术教育家。他还是颖拓艺术的创始人,是民国初年北京公认的“画坛领袖”和“一代全才大师”,他与同时代的鲁迅、梁启超、徐志摩、刘海粟、梅兰芳、齐白石等文化巨匠素有交往,留下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留学遇爱慕,为国为家婉拒

  姚茫父:啊,终于回家了。

  陈叔通:回家了,茫父兄,你是先回贵州花溪老家还是先去北京?

  姚茫父:我想先回花溪看看。

  周大烈:茫父兄想娘子了。

  蹇季常:三年了,能不想吗,想疯了。

  周大烈:哎,茫父兄,你这回来了,那个樱子怎么办?

  姚茫父:这可不能乱说,我和樱子没有任何关系。

  陈叔通:对,茫父兄是君子,樱子喜欢他,茫父兄可没有倒在石榴裙下。

  樱子:你可以不回中国吗?

  姚茫父:一定要回去,那是我的国家,我是国家派来学习的,就要回去为国家工作。

  樱子:在这里也一样工作嘛。

  姚茫父:樱子,我们不可能啊,我告诉过你,我家里有妻子有孩子。

  姚茫父:昨天不是告过别了吗,还来干什么?

  樱子:最后看看你,你这一走,这一生就再也见不了面了。

  姚茫父:船要开了,我该走了,樱子,再见。

  陈叔通:茫父兄,我们在东京法政大学学习了三年,我在想,是应该树立远大目标的时候了!

  姚茫父:是啊!应该报效国家了。

  周大烈:你们看,到岸了。

  姚茫父:我们回来了。

  不满政府腐败,辞去职务办学堂

  陈叔通:茫父兄,你辞职了?这是为何?

  姚茫父:朝廷腐败,一些留日回来的学生追名逐利,为一官半职削尖脑袋钻营往上爬,看着一个个衣冠楚楚,实则衣冠禽兽,把个衙门搞得乌烟瘴气。实在憋气,眼不见心不烦啊!

  陈叔通:哎,茫父兄,趁你现在有精力,我们办个学会吧。

  姚茫父:好啊!我们在日本的时候办过一个丙午社,以研讨 学术为目标,翻译了大量的西方政治、法律、金融方面的论著,介绍到国内,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呢。

  陈叔通:尚志学会,崇尚更大志向更远目标的学会,好!不错,办个尚志学堂吧。

  姚茫父:好!给青年人传授法律、金融、绘画和文学知识。

  众学生:不知今天先生给我们讲什么?

  我就喜欢先生吟诗。

  先生为何还不来呀。

  姚茫父:安静了,上课!今天我给大家讲讲诗歌创作。“四时既不分,春秋乃相序。二季胡可乐,节物多情绪,春草生萋萋,秋实落离离。

  学生乙:茫父先生,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您做这首诗的心境?

  姚茫父:这首诗主要讲述青春是美好的,春兰秋菊使人沉醉。但是,人的一生只有一次的春光背景,将无情地如流水般消失。所以,所以,人生有限,艺术永恒,你们在坐的各位要热爱青春,要为创造人类福祉的事业竭尽自己毕生的精力。

  学生甲:讲得太好了。

  学生乙:茫父先生,听说您的绘画精湛,能否…

  姚茫父:噢,下堂课给你们讲绘画。

  众人:好!

  忆贫寒谢恩师,出山任校长

  严修:茫父,家眷什么时候来京的?记得我刚到贵州上任提督学政时,你已成婚。

  姚茫父:是啊,您是光绪二十一年去贵州的,那时候我不但成婚了,连孩子都出生了。

  严修:时光真快啊!我都成老朽喽。

  姚茫父:您也永远是我的恩师,我永远忘不了您的恩呀,记得我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那年……

  传令官:报严大人,本次会考第一名求见。

  严修:姚茫父,奇才呀,奇才呀!从你的文章里可以看出博览群书、辞章、考据、义理都通晓。不错不错,不过这只是中了秀才,后面的科举考试难上加难,你还要继续努力多看书。

  姚茫父:大人,我家境贫寒,无余钱买书来读。

  严修:这样吧,我从京城来时带来14大箱书,你可以任意选读,不懂的可以问我。

  姚茫父:严先生,记得那年我从您送我的书里挑选了不少书,一头扎进书堆里埋头阅读。不久,您又说服贵州巡抚、藩台等政要,出钱办起了图书馆,大量引进省外经典书、科学书,以供学生们借读,还送我去了学堂,当年听到这个好消息,我第一个告诉了父母大人。

  严修:哎呀,往事如烟啊。

  姚茫父:严先生,是您打开了我的眼界,如若不然,我也不会写出《小学答问》、《说文三例表》这两部书。更不可能后来考中举人。光绪三十年,我考中了进士,被朝廷送往日本留学,也是受您的栽培,您的知遇之恩,学生没齿难忘。

  严修:哪里哪里,茫父,你现在也和我一样教书育人了,教书好啊。

  陈叔通:茫父兄,我们的留日同学范源廉在民国教育部职,现在要创办清华学堂,他想请你去教国文。

  姚茫父:哦,那莲花寺怎么办?

  陈叔通:先维持,忙不过来时再想办法嘛。

  周大烈:我来是受人之托,请茫父兄担任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校长一职。

  姚茫父:看来我不去教书是不行了,和学生有缘啊!

  陈叔通:茫父兄要出山喽——

  蹇季常:出事了,出大事了!你们还不知道,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终于推翻了满清王朝,很多人都在街上游行欢呼呢。

  陈叔通:好消息!这可是我们盼望已久的,我们也去参加游行。

  姚茫父:这个腐败政府早就应该推翻了。走,我们也去游行。

作者: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