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一代通才姚茫父》第二集

2019-05-19 15:00  来源:多彩贵州网

  清末民初文化名人姚华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久安乡打通村,号茫父。他17岁中秀才,21岁中举人,28岁中进士,不久被清政府派往日本官费留学,4年后学成归国,在清政府工部、邮传部任主事等职务。由于不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愤然辞职,出任北京女师校长、美专校长等职。姚茫父还是著名的书画家、诗人、词曲家、文学家、戏曲理论家及艺术教育家。他还是颖拓艺术的创始人,是民国初年北京公认的“画坛领袖”和“一代全才大师”,他与同时代的鲁迅、梁启超、徐志摩、刘海粟、梅兰芳、齐白石等文化巨匠素有交往,留下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心怀热血教育救国,提点后辈

  姚茫父:这歌词可一定要记得牢,我先起个头,大家来念一遍。流年又重九……

  众学生:流年又重九,容易秋归。细雨和烟,粘惹霏霏。

  陈师曾:老同学,给你带来了一位好学之人,这个人就是他,齐白石。

  姚茫父:哦,白石先生,久仰久仰。

  陈师曾:这位白石先生为避湖南家乡兵匪,只身来到北京,今天专程要拜访你。

  齐白石:都知道你们姚陈两位是画坛领袖,今日特来拜访,请受学生一拜。

  陈师曾:白石先生啊,你真是幸运啊,我这位老同学一般是不给初次见面的画家斧正的。

  姚茫父:师曾,你在教育部主管全国美术的事,半年之后去日本办画展的画,可让白石先生准备两幅山水画参加展出,岂不对他扬名有益而无害吗。

  陈师曾:哎呀,对啊!白石先生早做准备吧,画好了,先让我这位老同学把把关。

  齐白石:有这等好事,谢谢了!

  文人雅士齐聚缀玉轩

  陈师曾:茫父兄,今天是梅兄的30岁生日,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姚茫父:这个……礼物没有带,我想邀请白石先生、王梦白兄、凌植之兄合作画一幅画送给梅兄。

  众人:好!这将载入画坛的历史。

  姚茫父:梅兄,我代表他们三位送给你。

  梅兰芳:谢谢茫父先生,你们送的墨宝,太有价值了。

  齐白石:梁兄把茫父先生的三部著作编在了《庸言》杂志上连载,作为生日礼物,这是多么的厚爱啊。

  姚茫父:看你们一个个酸溜溜的,你们有什么要求,梁兄都会答应的。

  梁启超:茫父先生说的对,有什么要求都答应。

  姚茫父:是叔通兄啊。你来的正好,看看我写的这首诗。

  陈叔通:我已经认真听了,骂得好,袁世凯这个老贼,还要走封建王朝的老路。

  姚茫父:梁启超等人会有危险吗?

  陈叔通:不用担心,启超兄正筹划讨袁运动,让蹇季常去天津、我和陈敬第南下去上海、蔡锷将军去云南。

  姚茫父:我要大量写诗登在报纸上,继续声讨袁世凯。

  陈叔通:好!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始创颖拓铜墨盒,流言中伤辞职务

  学生甲:听说“颖拓”是姚茫父先生的独创。

  姚茫父:“颖拓”就是用故纸、旧绫、残画等这些材料作“颖拓”,巧妙地利用虫蛀、水湿、烟薰、霉污等自然痕迹、放大或缩小原物,填墨在廓外,字迹留为空白,因此“颖拓”是一种艺术创造。“颖拓”讲求布局,重视意境。

  学生甲:茫父先生你得亲手教我们。

  姚茫父:会教你们的。

  学生乙:茫父先生,听说您还刻铜墨盒?

  学生甲:听说您也做词曲呢?

  姚茫父:做过一些。

  学生乙:你可真是全才。

  杨荫榆:姚茫父为人师表,其实他表里不一。

  教师乙:不会吧,他为人正直,博学,又受学生爱戴。

  杨荫榆:这是表面的,他在日本留学的几年,就和房东的女儿谈上恋爱了。我们是学校,有辱校风。还有,他的教学也有问题,“颖拓”是什么艺术,是“响拓”的翻版,而姚茫父还以创造者自居,这是误人子弟啊!我已经给学校的董事会写下请愿书,请求罢免姚茫父校长一职。

  姚茫父:我在这里申明,在日本留学期间,房东女儿确实对我有好感……但是我拒绝了。

  杨荫榆:英雄难过美人关,怎么可能呢。

  姚茫父:这件事不和你争论了。至于说我给学生讲“颖拓”课不算艺术,那么请问什么是艺术?

  杨荫榆:你讲的无非是“响拓”的翻版。

  姚茫父:那请问什么叫“响拓”?什么叫“颖拓”?区别在哪里?

  杨荫榆:这……这……

  姚茫父:你不是一直掂记校长的位置吗?我让给你,我不做这个校长了,你的目的达到了吧,我走可以吧。

  谈诗作画饮酒,不亦乐乎

  徐志摩:各位兄长,今天我请大家来新月楼来品茶,只是个由头,还望各位兄长吟诗作画。

  姚茫父:既然志摩兄才从美国回来,我现做一首词送给志摩兄。“碧幕笼寒霜满院,正横窗树桠遮断。菊后觞情,梅前笛意。潇洒一庭清怨。向老情怀殊未浅,照相思夜长天远。化水浇愁、勾诗做梦、幽处更无人见。”

  刘海粟:志摩兄,茫父先生一首词是不能够通过的,应让他再送幅画。

  姚茫父:你这叫得寸进尽啊!好吧,拿盆水来。一会儿水干了,画就出现了。

  梅兰芳:太神了。

  众人:看,纸上留下的水痕有云烟。还有山色迷茫。深山、流泉、古树还有茅屋。

  姚茫父:这是我近年来多次实践创造出来的,还有火画,我是从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烘”、“染”两种技法中创造出来的水画还有火画。

  刘海粟:了不起,了不起啊!这是一种新的观点。

  姚茫父:我们今天何不以猪为题材做首诗呢。今年正好是亥猪年。

  梁启超:我想起来了,清代的乾隆皇帝曾有过“夕阳芳草见游猪”的诗句。

  刘海粟:画面构图匀称、疏密得当,猪各朝一方,错落有致,笔墨十分洗练。再看猪的四周,染以淡淡的芳草;远处天边,用朱砂一抹夕阳,真是相得益彰啊!

  姚茫父:不觉悠然见,群猪正尔游;夕阳随地没,芳草接天柔。陇外牛羊下,望中山水权;尾摇红暗淡,啼认绿夷游。有意陪龙仗,无端助风楼;不因三写误,句向御题求。

  众人:妙哉!好诗啊!

  姚茫父:见笑,见笑了。

  众人:好!让启超兄落款。

作者: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