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一代通才姚茫父》第三集

2019-05-19 16:08  来源:多彩贵州网

  清末民初文化名人姚华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久安乡打通村,号茫父。他17岁中秀才,21岁中举人,28岁中进士,不久被清政府派往日本官费留学,4年后学成归国,在清政府工部、邮传部任主事等职务。由于不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愤然辞职,出任北京女师校长、美专校长等职。姚茫父还是著名的书画家、诗人、词曲家、文学家、戏曲理论家及艺术教育家。他还是颖拓艺术的创始人,是民国初年北京公认的“画坛领袖”和“一代全才大师”,他与同时代的鲁迅、梁启超、徐志摩、刘海粟、梅兰芳、齐白石等文化巨匠素有交往,留下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因诗缘起,著五言飞鸟集

  梅兰芳:茫父先生,印度诗人泰戈尔来中国了。

  姚茫父:哦,在哪里?

  梅兰芳:现在太原,后天到北京。徐志摩兄正全程陪同兼翻译,我们要在天坛开会欢迎泰戈尔。泰戈尔带着他的诗歌作品来的,您也把您的诗歌作品准备好,作为交换。

  徐志摩:今天泰戈尔先生的演讲很精彩啊,大家还不知道吧,泰戈尔先生这次到中国来,专门学习了我们中国话。

  梅先生,你的画就是跟姚茫父先生学习的吗?

  梅兰芳:泰戈尔先生,姚茫父先生是我的老师。

  泰戈尔:我呢,把我的诗集《飞鸟集》送给你一本,这是郑振铎先生翻译成中文的版本,送给你。

  姚茫父:我给大家朗诵一首,:飞鸟鸣窗前,飞来复飞去。红叶了无言,飞落知何处?

  徐志摩:茫父先生,能不能把泰戈尔的《飞鸟集》全部演译为五言句的旧诗?因为很多读者不习惯读白话文的诗。

  姚茫父:是这样啊。那泰戈尔先生之意呢?

  徐志摩:这就是他的意思。

  姚茫父:志摩兄,你现在就可以答应泰戈尔先生,我一定会译成旧体诗的。

  泰戈尔:非常感谢!有酒吗?

  众人:干杯!

  卖画救灾,各界人士倾囊相助

  罗氏:老爷,这是邮差刚刚送来的家信。

  姚茫父:老屋倒塌了。二弟信上是这么说的,先是大旱,后发洪水,据官方所报,灾区纵横数千里,全省灾民三四百万之多,随着灾害而来的是米价高昂。华洋义赈会、红十字会、富豪们开办了多家粥店也无济于事,仅贵阳城内已饿死1200多人。

  罗氏:老爷,这怎么办,怎么办呢?

  姚茫父:救灾,救灾!不仅要救家人,还要救灾民,我要上街卖扇卖画救灾。

  学生甲:贵阳大灾,灾民饥饿,画家姚茫父现场作画卖画,为义赈贵州同胞度过饥荒……

  姚茫父《红梅》

  姚茫父:老板,这是我几天来刻的铜墨盒、扇画、篆刻,您能否收购?

  老板:姚茫父先生,听说您这些天忙于卖画义赈贵州的灾民,这事已传遍北京城了,我们琉璃厂许多店铺也正商量着给贵州灾民送救灾物资呢。

  姚茫父:这么急,有事?

  鲁迅:给您送大洋来了。

  姚茫父:这……不可不可,先生,我不能要您的大洋。

  鲁迅:又不是给您的,是给贵州灾民的,来,拿着吧。

  姚茫父:那我替您再选一个,不算购是送。来,您看这个怎么样?

  鲁迅:好啊,好啊!山茶花,还有一只鸟,怒目圆睁,好,是只怪鸟,这个我要了。

  姚茫父稿刻铜松鹤墨盒

  姚茫父:该我谢谢您呢,鲁迅先生,忙完这件事,去寒舍让您品贵州的古茶树茶。

  鲁迅:上次品后我是再也忘不了了。

  姚茫父:说好了。

  姚茫父卖画所得数千元,全都寄给了红十字会,让红十字会转给灾民,并附上一封信,信的最后一句是钱少,作一些杯水车薪的赈济。

  逢乱世亲友散,叹人间疾苦

  蹇季常:茫父兄,不好了,陈师曾兄走了。

  姚茫父:走了?他不是在南京奉侍有病的老母吗?

  蹇季常:是啊!他去南京没有几天,老母去世了,他过于悲哀,突发心脏病而去世了。南京来报丧了,朋友们让我通知你,不几日开个师曾兄的画展纪念他。

  姚茫父:师曾兄,您走的太快了,也太早了,才48岁啊!“猛忆平生欢,寂寞皆陈史。伤逝行自念,魂兮傥来此。”

  蹇季常:大家都想不到啊!美术界的两大画坛领袖,突然走了一个,都不无伤心啊!

  1926年3月18日,段祺瑞政府下令枪杀请愿的民众,死难者28人,其中刘和珍、杨德群都是姚茫父的学生,对于军阀段祺瑞制造的“三一八”惨案,他无比愤怒,并公开站在学生一边。

  姚茫父:留得一冬雪,春来两度看。为因埋战血,较觉作花寒;未霁仍将积,旋消若已残。不成惠连赋,秋思动长安。

  蹇季常:白色恐怖啊!茫父兄,你公开写诗骂军阀,他们的屠刀随时会来要您命的。

  姚茫父:我的学生为了中国民众的自由,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尤其是方舟,是个非常有前途的画家,就让军阀杀害了,我还再乎我的生命吗?

  蹇季常:有勇气,有勇气啊!

  姚茫父:季常兄,我要给方舟出画集,您要帮忙。

  蹇季常:一定!

  患病的姚茫父依旧坚持阅读绘画

  姚茫父:闭门幽独惯,自饮遣长吟。兴至齐贤圣,壶中蔑古今。聊酬花下影,未解醉时心。酩酊成眠去,无言月暗沉。

  罗氏:老爷,自从你患病的这几年来,已经滴酒不沾了,可刚才吟的诗里已经很想喝酒了,要不,喝一小杯吧。

  姚茫父:是啊!贤妻,想喝一杯了。前些日子,我们的三个女儿都走了,我的学生也一个一个被杀了,我这心……这心被剜的不剩了。

  罗氏:老爷,大家都说你是个奇迹!中风了被抢救过来,左臂残疾了还能作画写诗。

  姚茫父:这是我一生的爱好,贤妻,给我一杯酒吧。

  罗氏:好!我这就去端。

  姚茫父:朱明承夜兮时不可淹,皋兰被径兮路斯渐,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

  近年来,为茫父精神所感昭,他的家乡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为他建立了陈列馆,展出他的作品和事迹,以其命名的贵州省“茫父杯”书法双年艺术展,更是对这位艺术大师的纪念。

作者: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