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剑钊|诗《钩弋夫人》

2019-05-22 14:57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山花

  迷信的刘彻老汉分开拳心,

  藏钩的纤手顺势伸展为五朵莲花,

  从此,清澈见底的赵河所滋润的女子

  注定将魂归缥缈的云阳,

  去敷衍一段残山剩水的逸闻。

  甘泉宫的坍塌泄露了金屋藏娇最终的玄机,

  二十六岁,青春尚未完全绽放,

  简洁而果断的白绫结束了尧母门的神话,

  仿佛裂纹暗生的玉簪,猝然折断。

  所谓香气不绝,惟存一双丝履的传奇,

  同情于美的脆弱;作为故事

  或许出于善意的虚构,但悲伤

  肯定来自鲜活的心脏一次次真实的颤栗。

  向北隆起两堆浑然天成的土丘,

  恰似被亵玩又被遗弃的一对乳房,

  而一川萋萋的青草,适度垫高威严的大汉皇椅。

  长乐未央的瓦当们奄奄一息,目睹

  月游衣冠的高级秀。深宫珠泪落地的姿态

  比树叶更隐蔽,比雨丝更轻柔……

  寂寥的田野,一棵榆树遗世独立,

  一只丧家的黑狗

  锲而不舍地追逐那个似实而虚的影子……

作者: 汪剑钊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