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25)村歌响起来(下)

2019-06-05 14:31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二十五)

村歌响起来(下)

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5月29日,贵州岑潮建筑集团副总经理王健和董事长助理杨少游,受董事长石冰委托,上午十点多钟就从开阳县城赶到南龙乡田坎村,他们要和“第一书记”陈海兵商谈共同发展“将军笋”产业的事。

  “将军笋”是一种被驯化的野生植物,兼具鲜笋、芦笋品味,又有自己的独特口感。在海南一些地方,种植销售将军笋,逐渐发展成有前景的产业。

  2018年下半年,海南瀚香集团免费提供种苗,田坎村引进种植将军笋。计划种植200亩,已经种下100亩,要想发展,卡在资金上。

  村里正在开党员大会,改选党干部。11点多钟一散会,陈海兵就带着来访者去吴家寨村民组,试种的100亩将军笋都在这个村民组,陈海兵建议王总他们一行边走边看边讨论。

  吴家寨的100亩将军笋分两种形式种植。三十几座大棚里,空气潮热,有近半尺高的将军笋枝叶近似生姜,长势喜人。谈起将军笋,陈海兵说话挺有信心:在开阳的气候条件下,将军笋至少可以做到10天一采,一年能采9个月;一亩年产5000斤,按批发价6至8元一斤计算,亩产值3万元,纯利1万元,200亩地上可以发展出一个大产业。栽在露天田土里的将军笋也有两种款形,以一条沟坎为界,一边锄了草施了肥,一边管理比较粗放,陈海兵说:“这是在进行对比,看哪种种植方式更适合村情。”

  将军笋过去在贵州闻所未闻。海南瀚香集团免费提供价格很高的种苗,让陈海兵动了心。经过市场考察,他心中也有底,决定引进之前,他和村干部一起同吴家寨村民组村民算账:种一亩白菜产值3千元,你最多实赚千把元;种一亩将军笋,把各种费用刨干打净,一年可以到手1万元,哪个上算,你们自己想。

  带领田坎村发展产业,陈海兵坚持一个想法,再好的项目也得符合群众意愿,让群众自觉自愿参与其中。不能只是干部叫好,更要村民叫好。再往深一步讲,就是发展产业要有目标性,量力而行,切忌盲目,投入、销售、人员都要有保证。

  村民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陈海兵带着王健、杨少游一行实地考察,不少村民来探问虚实。将军笋再过个把月就可以采摘了,行情怎么样?基地如何建?大家心里揣着不少疑问。

  陈海兵又同王健、杨少游算起了账。将军笋种植面积要扩大到200亩,兴建大棚约需50万元,再加上数万元的人工费用和其他开支,投资将近60万元。“田坎村没资金,没人才,不和企业共建,这事干不长久!”陈海兵几句话干干脆脆。

  今年3月间,陈海兵带着田坎村村委会主任杨维洪,村里有名的“蔬菜大王”冷子江,专程来到贵州岑瀚建筑集团,要同董事长石冰签一份事关将军笋产业的协议。

  陈海兵心里揣着两个方案,如果村企共建这个产业,需投入数十万元。按公益性投入,只需几万元。石冰果断地选择了后者,他的考虑是,输血不如造血。

  王健、杨少游都知道这件事。在吴家寨田间地头的交谈扣着这个想法展开。

  “发展产业必须产供销一条龙。必须企业化管理。”

  “村里也是这个想法,村企共建。你们管资金、技术、市场,我们出土地、人力、种苗,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巴掌拍出的声音就很响亮。”

  田坎村答应尽快拿出可行性报告。

  岑瀚集团的代表询问了不少具体情况,承诺一件件抓落实。

  村企共建,向田坎村的将军笋种植业展示雨露阳光。

  陈海兵发展乡村产业的思路,源自他对田坎村村情和村民意愿的真实了解,也因为他善于把握机缘。

  发展种养业,田坎村干部和群众想和干也不是一天两天。只不过长期都在见子打子,上头提倡发展什么产业,村里就上传下达牵头组织。这项产业在田坎村对不对路,想怎么做,喊谁来做,做出什么效果?是笔糊涂账。任务不清楚,方案不落实,费了劲抓产业却抓不出产业。

  村民想通过发展产业改变个人和村子的命运,但又不知道到底该干什么,对村干部产生了质疑。一个有些威望的长者,就曾经在公开场合说:“田坎村要把产业搞起来,我拿手板心给大家煎蛋吃!”

  俗话说,靠山吃山。田坎村山上能靠能吃的是富硒茶,茶园有8000多亩,村外人来开的上规模茶企有4家。可企业与村民处成了“油水关系”,各各分离。村民觉得茶企兴衰存亡与自己关系不大,企业也仅仅把农民当做季节性劳力,平日联系不多。虽有茶企,却没有在田坎村形成发展产业的动力和活力。

  陈海兵又走访企业,又到各村民组走家串户,他想从情感上把村民和企业捏在一起。

  

  走进茶企,陈海兵和他的团队首先感谢企业对田坎村发展的贡献,然后告诉他们,我们还能确保证企业享受什么政策,村里还能竭尽全力提供什么帮助。村里负责茶产品的推广销售,驻村帮扶干部向各自所在单位请求支援,解决企业发展中碰到的具体问题。

  同农民谈心,就是摆事实讲道理。怎么能说企业与我们无关呢?没有企业,田坎村的富硒茶会不会声名远播?不靠企业,你们哪来那么多就业机会?就算开个农家乐,田坎村地处偏远,不冲着这些茶企,恐怕来的游客也不会多吧?

  茶企和村民应该是鱼水关系,是个命运共同体。

  关系处到这个份上,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凡到了发展的关节点,茶企总会找村里商量。几家茶企提供了400多个岗位,主动带动100多户贫困户和低收入户脱贫奔富,干得好的人,年收入有2、3万元。

  校农结合,是田坎村发展种植养殖产业的一个大手笔。驻村帮扶干部黄英刚说,陈海兵又当“策划家”,又当“宣传家”,把田坎村种养业搞得风生水起。

  陈海兵形容过去田坎村种蔬菜,是埋起脑袋栽,栽来卖给谁不知道,能卖出多少卖成什么样也不知道。2017年,茄了滞销,20斤一件的货品卖到两元,成批的茄子烂在地里。生产与市场脱节,留下了惨痛教训。

  怎样创新农产品对接机制?省政府专门发文,要求各级各类机关、学校、企业食堂需求与贫困地区发展有机衔接,走直产直销道路,带动贫困地区脱贫致富。

  抓住了这个机遇,订单农业在田坎村应运而生。

  第一个对接点是位于花溪大学城的贵州中医药大学。陈海兵等人带着产品,宣传和推销田坎村的蔬菜、猪肉、水果和茶叶,邀请学校领导来村里考察。校领导专题研究后拍板决定:校食堂所需菜肉由田坎村直产直销,每年订单150万元。

  进一步“攻城略地”,校农结合的天地不断扩大。贵州大学、贵州师范大学、贵州医科大学、贵阳学院、贵州师范学院、清镇职教城等先后与田坎村签订“校农农产品直产直销协议”。合作落地的学校已有13家,覆盖学生、老师20万人。每年定向提供农产品400万元,菜、肉各占一半。市场有了保证,再去要求村民种什么不种什么,养什么不养什么,质量规模要达到什么标准,干部们说话就有底气。陈海兵之所以敢把海南的将军笋引种到田坎村,也是看到了已建立的市场容量,“200亩的将军笋产量,测算下来,完全可以消化在这20万人的市场里。”

  20万人的学校市场中,教师有1.3万多人,他们后面有一万多个家庭。在陈海兵的策划下,除了定点供应学校食堂,田坎村还在校园里建起6个“校农结合直销超市”,新鲜农产品在超市里直接同教师家庭见面,教师家庭和村民实现了双赢。

  超市建设的步伐在加快。满足教师需求后,田坎村的农产品还走向社会超市,已同惠民生鲜超市签订3份战略协议。

  校农合作产生了让人欣喜的“溢出效应”。

  陈海兵认为,至少要从两个方面观察这一效应。

  田坎村目前与省内10个县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动合作,成了帮助农产品产地与市场对接的平台。册享县所产小米香蕉运到贵阳滞销,田坎村在“校农结合直销超市”和社会超市同时发力,短时间就让产品售馨。

  6所大学在田坎村建起“校农结合示范基地”,科研、教学、体验、采购和党建联动,包括文化、教育、艺术引进等多种功能尽含其中。这些基地的久久功夫,是不能只用经济一把尺子去量的。

  陈海兵觉得田坎村的产业文章空间还很大,“抓住统一思想、明确方向、制定方案、落实措施、绩效考核五句话二十个字,石上留痕,板上钉钉,干部就会有方向,群众就会有干劲。”

2019年6月1日

作者:文/张 兴 摄影/罗华山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