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代群|随笔《小城旧事》

2019-06-21 17:28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文学贵州

  说起这座小城,我于它的记忆始于十岁时,那年年末,小城街上都挂上了红灯笼,这对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小女孩来说已是新奇的趣事,自从踏入这座小城,我就深深迷恋上了它。

  小城——瓮安县,位于西南腹地,作为千年文明古邑,它有着与生俱来的魅力。十岁那年,我们举家迁于此,租下了两居室,记得那时的日子很拮据,常陷于捉襟见肘的地步。现在回忆起那些黑白暗淡的时光还是会默默一个人黯然神伤。

  父母均为平凡普通的农民,初中文化水平,他们吃了没文化水平的亏,所以对于儿女辈的教育甚是看重,在我很小时父母就出门务工,当然他们所做的工作也仅是苦力活,到了我十岁那年,父母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就是为了我和哥哥的教育搬家,决定从贫困的小山村搬到县城里,这在当时来说是一个非常前卫的想法,因为当时村里搬去县城的人家也屈指可数,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搬家意味着你舍弃了家里的二亩三分地,失去了劳作的资本和收入的来源。

  就这样,2006年年末,我们搬家了,搬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仅有两居室的“家”,房屋光线很差,一层也才一个厕所,就这样我们在这住了三年。很快父母打工挣来的钱就要花光了,而父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只要能挣钱的工作父母都抢着去做。我记得当时父母甚至做过在工地上挑砂浆的活,那天气温很高,空气中迎面扑来的都是一股热空气夹杂着汗臭的味道,母亲在工地上挑砂浆,父亲则抬沙袋上楼层,身上的白体恤早已被汗水浸湿,记得那段日子父母每天回来得都很晚,而且每天的衣服都很脏。

  就这样完结了一个工作父母又会紧接着去揽下一个工作,父亲做过工地上的活、搬运工、挖煤工人,母亲做过超市导购、服务员,父母在这座小城里从事着最为普通和平凡的工作,只为一家人的生活,所幸我和哥哥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也是一直以读书来报答父母的殷切希望。

  2009年,租住的房东家要求涨房租,于是父母找好了下一个房子,我们又开始搬家了,房租和之前的相差无几,只是环境相对来说好点,同样是两居室,在这里我度过了我的初中时光,搬了新家后父母实在无能为力对于我和哥哥的读书及家庭开销,经过商榷他们又相继踏上了外出务工的门路,就这样我和哥哥相依为命度过了孤独的一段时光,那种与生俱来的独立和坚强估计就是从那时开始培养的。

  后来哥哥考上重点高中,父母回来了,母亲随即找了一份超市导购的活,父亲依旧在外面从事着最为普通的苦力工作,后来我也考上高中,我依旧记得冬天很冷,天还未亮父亲就已早早起床,有几次他骑着摩托车送我去学校,我躲在他的身后,任寒风肆意地摧残,但我知道父亲一定会为我遮风挡雨。家里两个高中生每到交学费时也是父母最终头疼时,所幸我们都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

  2011年,父母用省吃俭用下来的积蓄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这一年,我们在这座毫无归属感的小城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房子还没有完工我们就已经去看了很多遍了,期待着有一天拧着行李住进自己家房子,想象着以后的日子再也不用租房子,再也不用看房东的脸色行事了。2011年末,我们再一次搬家,这次搬家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我们终于住进了自己家的房子,随着我在这套两居室里度过了我的高中时光。

  待我考上高中后,哥哥升了大学,我又努力紧随他的脚步考上了大学,家里倒显得空落落了,从前很挤的两居室空旷了起来,直到现在哥哥大学毕业有了工作,常年不在家,父亲也在工作,所以家里就成了母亲的王国。也是在这几年家里日子没有过去几年那么艰难了,反而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更少了。

  不知为何,我时常做梦忆起以前租房的那段时光,可能是那些时光提醒我不能忘本,不能忘记那些艰难的时刻,不能忘记父母为了我们读书而努力耕耘的样子、不能忘记我们搬来县城的初心。

  我很感谢父母,父亲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男人,母亲也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女人,但他们身上的大智慧是远超于他人的,村里有这样远见谋略的人家很少,我甚至觉得父母是很聪明的农村人,他们懂得投资,把自己从小没能实现的愿望都加载在了儿女的身上,所幸儿女没辜负他们的希望,一个家庭的兴旺在于教育,我很感恩父母尽他们所能给了我最好的教育,也很感恩他们尽他们所能给了我最好的成长环境。因为和村里其他同龄的小孩来说,他们多半是读书到初中就已经辍学了,没有父母亲力亲为的陪伴以及自身原因很早就辍学务工了,所以很多时候我很庆幸在我这个年纪还有书可读。

  小城,有曾经父母努力拼搏仅是想要留下来的足迹,小城,有我们一家四口的故事,小城,有那段租房时光的故事,我相信,有许许多多的租房时光,不仅仅是我们的,还是你们的、他们的。

作者:牟代群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