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云平|诗《零落的樱花》

2019-06-21 17:34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文学贵州

  昨夜的舞台坍塌,落花如水。

  天涯的屏幕,孤独的字迹潦草而又落寞,纷乱的时间殷殷哭诉,百年的幽梦穿越远年,音乐的刻骨颤栗成最后神话,瞳孔开始放大,世纪的风暴毁坏我的羸弱之躯,遍地的巉岩刺伤刹那的坚强,那一夜的宣言迟缓而又紧迫,一匹草的信仰穿透百年前的风雨,滋润心田,草丛的嘶鸣颠覆真理,不能停止的追逐呀!大雁飞过的时刻,激越泥土深处的呐喊,俏丽的时光流逝。梦也唏嘘,烟也唏嘘,来而复去的路上,星辰寥落,行人注目我的烟云,我注目行人低贱,这一阙断章刚写了开头,悠忽到了结尾。

  一叹千年,一病也千年。

  遥远的星云烟尘滚滚,我企图荡开一切尘埃,穿越黑洞,抵达时间深处,然后一生旖旎,诉说我的云梦之途。一朵红云略过山崖,顷刻粉身碎骨,光年的隐晦和大限的间歇,距离是一种传说,目光的所极之处皆是沃土,那一夜的靠近毫无意义,逶迤而不醒的远梦呀!那一刻才能息鼓?我想起旧时的河山,枝头繁华的季节,嫣红一切云天,然后跌落。画屏依稀,古梦依稀,万人瞩目的枝头长笑当歌,通达深海的路径和通达云烟的路劲那一处更为真实?狂风吹散的雨滴汇集成涛涛江流,洗涤大山的污垢,淹埋一切千古,一切不朽,一切伟岸,我的憩园遍地芬芳。

  不能停止的呼吸呀!

  云帆渴望大风的激昂。

  星海浩瀚,月落无声,烟波飘过大洋,那一年的盛开已然荣耀大地,我的零落非悔非悟,宿命的太阳注定在黄昏走失,孤傲的背影以一阙长风,一个眼神暗示日落后的潇索。动地的坛歌席卷而来,坚硬的时间血涌如注,洗劫辉煌,不能回顾也不能追忆,一块石头的一生如雾,古营盘乱草丛生。半棵古藤注目远去的风帆,坚硬的线条洞穿死亡,洞穿生命的终结,何处是我的大风之歌,十面伏击的琵琶响起,云雀飞过古塬,果实和丰收是一种谣传,死亡是一种抵抗,以毁灭的决绝宣告辉煌的卑微。幽寒之处,且行且吟。

作者:邓云平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