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乐昕|小说《香草巧克力和喜欢你》

2019-06-25 17:43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我愿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遇见你,或是在我最糟糕的年华遇见你,让它也变得无与伦比。

  第一章:阳光一米

  阳光在厚重的窗帘里死劲地往灰暗的房间里钻。从窗帘的缝隙里打了一束阳光在屋里的木地板上。

  甜倾把昨晚还剩的半杯香草巧克力冰激凌拿到了垃圾桶的上面,然后慢慢松开手。“嗵”的一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很是响亮。看了一眼乱成一团的客厅,沮丧地低下头。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

  没有穿鞋的脚在客厅里走的时候听不出任何声响。

  她跑到落地窗前踮起脚把厚重的窗帘拉开。然后站在窗户中间,阳光全部照进来的时候,铺满了整个客厅,她的影子也被拉得很长很长,静静地躺在她的身后。举起左手挡住了眼前的阳光,等适应了阳光以后,才又把手放下来。低着头,微微弯腰看着手指在阳光下跳跃时纤细的模样。然后发出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在这样安静的房间听起很是怪异。

  转过身,开始收拾房间。只看到她一蹦一跳地在房间里穿梭,除了偶尔发出的收拾东西的声音以外,再也没有听到别的声响。收拾到下午的时候,终于还原了客厅最干净时的模样了。看了一眼收拾妥当的客厅,甜倾很是高兴。又跑到厨房看了一眼冰箱里的东西,结果除了冰箱旁边的塑料袋里还剩一包薯片,整个冰箱空空如也。拿着那包薯片走到客厅的时候,已经撕开了包装袋,拿着一片薯片塞到嘴里,整个房间发出“咔咔”的声音。

  可是刚吞下薯片,就觉得胃里不舒服。急忙跑到洗手间,把捂着嘴的手拿开一看,就看到沾满手的血温热地躺在手心里。嘴里溢满了腥甜的味道。甜倾打开水龙头,看着手心里的血被冲得越来越淡,然后又捧起水吞进嘴里,使劲地漱口。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披散的长发,惨白的脸色,嘴唇边是刚刚漱口时留下的水渍。抬起手用力地擦了一下嘴,然后像是负气一般走出了洗手间。

  倚靠在沙发上,拿起刚才没有吃完的薯片继续若无其事地吃起来。边吃边调出了电视,甜倾看的电视是财经频道。虽然看了这么久了,可是她对那些股票,以及各种形状的统计图还是提不起什么兴趣。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他一定会摸着甜倾的头,给她说得头头是道的。然后,她就大多都明白了。

  可是,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

  电视里的主持人依然喋喋不休,而怀抱薯片的甜倾已经睡得像死猪一样了。

  太阳逐渐西斜,天边的云彩看起来绚丽无比,像是花园里姹紫嫣红的花。满眼的惹人喜爱。

  等甜倾醒来睁开眼的时候,就刚好看到这样的一幅场景。像是触电一般坐起身来,“哗啦”的一声,低头一看原来怀里的薯片还在。把薯片放在茶几上。然后跑到了屋里,没一会儿就看到甜倾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披了一件红色的风衣,走到门边穿了双黑色的高跟鞋。打开门像是想到什么,踢掉脚上的高跟鞋,跑到卧室里拿了一串钥匙。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橡皮筋,边走边把披散的头发扎好。弯下腰穿好鞋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屋里又恢复成了死寂,但依然能听到甜倾的高跟鞋传来的声音,回响在整个走廊上的时候是空荡荡的。

  黑夜似乎在下一秒就会向着大地以不可阻挡的趋势铺天盖地而来。甜倾提着两大袋东西回到了房间,但是开门的时候有点费力,因为手指已经被塑料袋勒出了一条紫青的痕迹,所以钥匙插了好几回都没插在锁芯里。提着东西进屋后,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就往厨房走去。把东西放在桌上后,又把头上的橡皮筋给取了下来,再把买的十杯香草巧克力味的冰激凌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冰箱,还有泡面和速食品,以及酸奶,最后就是一些垃圾食品。

  提着另一袋零食走到客厅以后放在茶几上,转身去了卧室,出来的时候又是一身及膝的小碎花绿色裙子。坐在上发上打开电视刚好是新闻联播刚刚结束的时候。各种肥皂剧开始活跃的黄金时期,甜倾换台到财经频道,继续吃零食。在橘黄的灯光下,她的身影缩在沙发里,嘴里发出吃薯片时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和着电视里的声音有些不协调。

  当电视上显出八点半的时候,甜倾把电视关掉。然后转身去厨房拿了一杯冰激凌走到了她卧室旁边的房间。从客厅里看窗外的灯光明明灭灭的,而不远处的市中心霓虹灯闪烁着,跳跃着。在夜里亦如鬼魅一般。

  半个小时以后,甜倾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拿着还剩的半杯冰激凌放在了冰箱的旁边。走去了浴室。水声“哗啦啦”地响在冷寂的房间里,客厅里的玻璃茶几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敛去所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只是不论从哪个视角看这个房间,它所散发出的气息都是冰冷至极的。

  半个小时以后,甜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白色的毛巾拿在手里往头上一遍又一遍地擦拭。走到卧室拿来了吹风机,吹风机所散发出来的风温暖得像阳光洒在脸上的温度一样。温暖细腻,毛茸茸的感觉。只是单纯而认真地听吹风机的声音时,心里会有种不真实且又安静的感觉。突然关掉吹风机的时候,耳朵会出现一瞬间的耳鸣。整个感觉像是耳朵不见了似的。

  甜倾的头发是乌黑发亮且柔顺的那种,摸上去很有质感且柔滑。站在镜子前的时候,甜倾会不断地弄自己的头发。然后,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从深邃瞳孔里可以看到无尽的虚无。看久了,就会觉得镜子前的自己不是自己。这只是一个被灵魂操控的木偶,而灵魂被命运捆绑了无尽的枷锁。无法逃离。

  把客厅里厚重的窗帘拉上,关掉所有的灯。当甜倾躺在床上的时候,就不停地催眠自己,让自己赶紧睡觉。床头上柜上时钟“滴答滴答”清脆而节奏分明。甜倾的呼吸开始均匀起来,但是所有明天要做的事情都被甜倾刻在了大脑皮层上。

  半夜十二点,整栋楼的灯光已经逐渐熄灭,到最后的黑暗。只是第二十层的房间还亮着灯,在夜里看起来很是孤寂。甜倾醒来打开了房间的灯,走到冰箱前,拿了一杯冰激凌,坐在沙发上。拉开窗帘,面对落地窗一口一口的吃着冰激凌,当第一口冰激凌在嘴里融化的时候,传遍全身的是冰冷,而后面的冰激凌吃起来都是津津有味的。

  目光所及的是夜里荒凉的灯火,房间里安静的气息像是死亡来临的时候。甜倾有时候就在想,会不会有一天在半夜里吃着冰激凌,然后口吐鲜血地死掉。像张爱玲那样死了好久才有人发现。想着想着就扯着嘴唇微微笑起来了。

  那样的话,她是不是就可以见到唐萧墨了呢?

  拉上窗帘,把剩下的半杯冰激凌又放回到冰箱的旁边,而傍晚留下的那半杯冰激凌,被甜倾扔进了垃圾桶。又是和清晨一样发出“嗵”的一声,在半夜静寂的房间里响得很清晰。但是会让人心惊胆颤。转身走进卧室后,甜倾继续睡觉。

  当第二天清晨又发出“嗵”的一声时,房间客厅的窗帘被拉开,满室的阳光和温馨。厨房里已经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了。好一会儿后,甜倾抬着泡面走到沙发前,打开电视财经频道,里永远说着占几个百分比的台词以及主持人脸上绷紧的表情,像极了去参加葬礼的时候。

  电视机的右上角显出十点的时候,甜倾刚好吃完,在厨房洗了碗后。甜倾穿了一件大红的裙子,然后拿出了冰箱里剩下的八杯冰激凌放在塑料袋里,把袋子放在茶几上,又去书房拿了一本《第一财经周刊》。扎好头发后,拿着书和冰激凌穿上黑色的高跟鞋出门了。

  从甜倾住的地方到南山公墓只需要一个小时,但那只是步行,如果坐车的话,可能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甜倾从来没有坐公车去南山公墓,所以她不知道坐公车需要多少时间。她认为坐车去并没有诚意,所以一直都是走路。虽然没有翻山越岭那么夸张。但对于甜倾来说他们的意义是一样的。

  阳光在此刻还没有中午时分的火辣感,走在路上的时候清风徐徐。甚是惬意。最值得高兴的是,她可以见到他了。从最开始的天天见,慢慢到一个星期见一回,再到后来一个月见一次。而现在是永远也见不到了,但是甜倾一直都相信,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有一天他一定会踏着阳光而来,站在她的面前,笑着跟她说:“倾儿,我想你了。”然后向她伸出手,他们还会像小时候那样谈天说地,嘻嘻哈哈。

  这样想着,甜倾就笑起来了。阳光照在甜倾眼角的时候,被甜倾眼角的那一滴泪化作了一米。

  那一米阳光,胜过钻戒的光华。

  第二章:思念一寸

  走到公募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过了。阳光从枝叶间洒下来的样子像是五彩的灯笼挂在树梢。很是好看。

  甜倾早在半路上的时候就把高跟鞋脱掉了,沿着沥青路边上的那一条斑马线走,在阳光下是温暖贴心的,不像脚踩在水泥板上那种蚀骨的寒冷。快到到公募的时候,甜倾就把鞋给穿上了。

  踩着高跟鞋走到坟前。墓碑上的照片有些旧了,但是照片上的那个男孩,笑容和从前一样的明媚。足以融化一整个冬天的冰雪。

  甜倾慢慢蹲下,把手里拿的东西也放下了。伸手把头上的皮筋取了下来,头发一下披散开来。被风吹起的屡屡青丝,像是此刻甜倾的心情,悲喜交加,无法言喻。

  甜倾翕张了一下嘴唇,然后像是鼓足了勇气说:“萧墨,我来看你了!”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打开身旁的塑料袋,拿出一杯冰激凌和一把小勺子欣喜地递到了墓碑前。

  可是这个动作维持了很久,都没有人接过她手里已经融化了的冰激凌。然后她又慢慢地缩回手打开上面的盖子,自己一口一口地吃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地说:“你一定是嫌它融化了,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买。而且这样吃也很好吃呀!我昨晚吃的那份……”随即抬头看到那张带着明媚的笑脸时,眼里划过一丝伤痛。

  又继续说:“我是说,昨天我吃的那杯冰激凌,有点冰。但是,我等了好一会儿才吃的。我是说,这样其实也很好吃。要不你也吃一口。”说着舀了一小勺又递过去,但同样的还是没人理她。只有微风吹起她柔顺的头发。把勺子收回来,然后又自己吃。

  这次索性坐在了地上,把高跟鞋脱了放在旁边,双脚伸直交叠。吃了还剩半杯甜倾就把冰激凌放在了旁边。之后又把《第一财经周刊》给拿出来然后递过去说:“诺,这是你喜欢看的。我给你带来了!”

  “好吧!我知道你又要耍赖了。听好了哈,我念给你听!”说着翻开书,然后开始读了起来:

  “一,不断从零开始,虽然一直从事销售工作,但他不断转换行业背景,相信快速发展的行业才能带动个人的快速成长。”

  甜倾的声音很好听就像玻璃砸碎在地上时发出的悦耳声一样,清脆。带穿透人心的灵力,像山间潺潺流水一样,动人心弦。但是平常她都只是专心工作,很少说话的。

  山间的风轻轻地吹着,花草摇头晃脑的样子和着甜倾读书的声音,很是有韵律。好一会后,甜倾合上书,很认真地看着坟前说:“我要休息一下,所以先不读了。咱吃冰激凌。”

  然后,拿着冰激凌开始吃。她会时不时的舀一勺递到自己的前面,就像真的有两个人在那里一起吃冰激凌一样,仿佛那里不是公墓,而是旅游胜地。每一杯甜倾都只吃半杯。剩下的半杯都被甜倾放在了墓碑前。她又抬起头,笑得明媚干净地说:“萧墨,这些都归你了,你说我每一杯只能吃五十口,现在剩下的都归你。”

  沉默了很久。山间的风吹过来的时候,甜倾的眼中蓄满了泪,随即转过头一滴泪就洒了下来,碎在地上的样子像是碎了的玻璃花很是漂亮。很久之后,甜倾才出声:“萧墨,你不吃的话,我就全把它扔了。以后我也不会给你带来了。”口气像是很生气的小孩子似的,可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满脸的泪水。急忙抬起手擦干,眼眶红红地看着前方,照片上的人依旧笑容明媚。甜倾开始默默地收拾东西,只是眼睛里的液体让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最后狠狠地砸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澄明湛蓝的天空。然后又继续收拾东西。

  站在坟前,甜倾看了一眼那个明媚笑容的少年才悠悠地说:“萧墨,我要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好不好?”

  停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萧墨,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的!”

  说着,又拿皮筋扎好了头发。然后,弯腰提着塑料袋头也不回地走了。风吹起山间的草,连同附上甜倾影子的草也摇头晃脑。

  夜里,甜倾吃了半杯冰激凌,洗漱完毕后就睡觉了。

  梦里,阳光从枝叶间洒落。夏天的中午阳光火辣,站在学校门口的甜倾等着妈妈来接她,可是直到同学们都走光了,妈妈还没来。

  甜倾很是着急,低着头不停地擦眼睛,眼前的一大片阳光被遮挡住了,甜倾抬头看到的是妈妈最好的朋友——姚阿姨。

  姚阿姨笑着告诉甜倾:“倾儿,妈妈这几天会有事,所以,你去姚阿姨家住几天好不好,和萧墨哥哥一起玩,好么?”

  “好!可是妈妈什么时候来呢?”甜倾抬着头问姚阿姨。

  “妈妈过几天就来接你了,先去阿姨家住几天好不好?让萧墨哥哥陪你玩儿好么?”姚阿姨很有耐心地给甜倾解释。

  轻易转过头看到旁边的唐萧墨,转过头说:“我可以和姚阿姨回家,但是不要萧墨陪我玩。”那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当时就逗笑了旁边的唐萧墨。

  姚阿姨看了一眼萧墨,然后微笑着说:“可以,那我们回家吧!”说着坐上了车。

  在车上,唐萧墨问甜倾:“甜倾,你干嘛不要和我玩!”

  甜倾嘟着嘴转过头说:“你真讨厌!”

  唐萧墨朝甜倾做了个鬼脸,恰好甜倾就刚转过头来看到这一幕。然后指着唐萧墨的样子,哈哈大笑。唐萧墨挠着头,也跟着笑起来。笑声从车窗里飘出来,就连旁边的树枝都跟着笑起来了。明媚异常。

  画面突然转换。

  紧急的刹车声尖锐刺耳,伴随着一声呼喊消失在空气里。世界像是被鲜血染红了一般,瞬间黑白颠倒。甜倾呆愣了一秒然后从地上爬起来快速地跑过去,看到倒在血泊里的萧墨时,心脏猛烈地收缩了一下,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而死亡正在逼近。

  她蹲下抱起萧墨的头,眼泪止不住地流。不知该说些什么,连续喊了五六声萧墨,才问:“你怎么了,别吓我!怎么会有那么多血??快,快来人!!”

  “赶紧打120啊!”这一句话是甜倾拼尽全力喊出来的。

  她看到紫色的花被唐萧墨紧紧地握在手里,花瓣染了鲜红的血,说不出的诡异,就像一只手在用力地抓住她的心脏一样。疼痛感溢满全身。

  甜倾眼里的泪水还在流,说话也结巴起来,连同双手也不停地颤抖,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住,疼痛麻木。而唐萧墨缓缓把花递到她的面前说:“倾儿,这是你最喜欢的紫色花,送给你。生日快乐!依依,别哭,丑死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甜倾哭得更凶了。

  唐萧墨扯着嘴唇说:“倾儿,我不疼的,你别哭,听我说。”

  “恩,恩!”甜倾不停地点头;“我听你说!”

  “倾儿,以后要少吃冰激凌了;在家要记得穿鞋;出门不能披头发;要自己整理房间;你去幸园的那里住离学校要近些,房间我都收拾好了。还有,不能哭!丑得要死!”

  “好,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你先别说话好不好?”甜倾几近哀求的语气,连声音都在颤抖,在那一刻一种无力之感袭遍全身。

  “你先听我说,倾儿,以后去做服装设计,我好喜欢你画的画。但是你不可以带别的人去幸园,那里是我和你的家。答应我,好么?”唐萧墨的眼里闪烁着某种亮丽的色彩,晃花了甜倾的眼。

  “好!我都答应你。”甜倾的声音开始沙哑起来。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甜倾在那一刻眼里重新燃起了希望。穿白大褂的医生像天使一样出现在甜倾的眼前。

  但是当甜倾等了一个晚上等到的是唐萧墨冰冷的身体时,甜倾的世界彻底崩塌了。她不停的念着唐萧墨的名字,而那一刻她的世界黑白颠倒。

  挣扎着从梦里醒来的时候,是午夜十二点。甜倾满头大汗,看着一眼昏暗的房间,心里一片冰冷,比唐萧墨的身体还要冰。

  掀开被子走出房间,去厨房拿了一杯冰激凌。拉开窗帘看着窗外明明灭灭的灯火,一口一口地吃着冰激凌。

  唐萧墨走了以后,她一天会吃三次冰激凌。那时候唐萧墨总是喜欢和她抢冰激凌吃,尽管姚阿姨买的冰激凌堆满了整个冰箱。后来她也逐渐习惯了,每次吃都会留一半给唐萧墨,十多年的习惯直到现在,尽管唐萧墨睡着了。

  小时候甜倾无论什么看电视剧,都要拿着一杯冰激凌,边吃边看,好多次都被唐萧墨说。但是甜倾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直到三天以后,唐萧墨趁她看电视看得入神的时候,抢了她只吃了一半的冰激凌,并且以非常不顺眼的姿势说:

  “以后你吃的冰激凌都要留一半给我,否则我就把冰箱里的冰激凌全丢了,让妈妈也不要再买了。”

  甜倾很是不服气,嘟着嘴说:“凭什么?”

  “因为。我说了算!”唐萧墨非常霸道地说。

  “那好吧!”但是甜倾显然很不服气。心里想的是趁唐萧墨没看到时候全吃完,然后就可以不用分他吃了。

  甜倾想到以前唐萧墨抢自己的冰激凌吃的时候,扯着嘴唇笑了。只是笑着笑着泪水就夺眶而出了,砸在手臂上的时候会微微有些疼。哽咽着吃完了一半冰激凌后。

  甜倾把冰激凌放回到厨房,继续睡觉。

  思念一寸,但是比得过一个世纪。

  第三章:画里一笔

  今天是周一,甜倾要去上班,其实和往常一样。头发挽好,然后化点淡妆,穿的是公司的制服。因为今天公司的新总经理上任,所以各个部门的穿戴都要统一。虽然平时甜倾也是穿制服,但是今天总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公司的聚会,甜倾都不参加。

  自从五年前萧墨走了以后,甜倾就变得更沉默寡言。不喜和人说话。在公司里甜倾是服装设计师的佼佼者,所以很多人都认为甜倾是个高傲的人。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再多纠缠都没有意义,就不必自寻烦恼了。

  踩着高跟鞋到公司的时候,所有人都差不多到齐了。甜倾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电脑打开后,就听到门外有一阵骚动。其他部门的经理都已经到齐了。趁每个人都盯着门外的时候,甜倾站到了人群里经理的队伍。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终于在门口响起了:“总经理好!”的时候。甜倾才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冷峻的脸,眼神犀利。身边跟着个男同志。

  经理淡淡地对所有人说:“都去工作吧!”声音低沉。

  大家都垂头丧气,似乎对这位经理有些失望。甜倾跟着所有人转过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没好一会后,就听到有人敲自己的门。是自己的助理紫炎。

  瞟了一眼门口,甜倾又开始手上的工作。说:“什么事?”

  “甜倾姐,总经理找你,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紫炎的话说完后,甜倾才抬起头,说:“知道了,你去忙吧!”

  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办公室里去。看到别的几个经理都是低着头,而新上任的总经理更是一脸的黑。甜倾走到那几个经理的旁边上前迈了一步,说:“总经理,请问你找我?”

  “看你干的好事。”说着,扔过来了一张报纸。报纸散落在地上,报纸上醒目的几个大字“知名服装设计师甜倾抄袭他人的作品”配上的图片是一款自己设计的作品,和另一家公司的设计师设计得一模一样。甜倾简直不敢相信,怎么就抄袭了,那明明是自己设计的。然后急忙捡起来一看,越看越生气。这是谁陷害自己呢。抬起头,看到的是总经理比包公还黑的一张脸。

  深吸一口气,甜倾才说:“经理,这件事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这一款作品是我自己设计的,但是为什么会变成我抄袭别人的作品,我一定会查清楚的,然后给你一个交代。请给我些时间!”

  “好,希望你别让我失望!”经理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好看了许多。

  “都出去工作吧!”

  拿着报纸,甜倾走出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心里在想这件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猛然地想起了前几天,紫炎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翻了她的办公室,刚好被她回来看见。当时紫炎慌慌张张地,说是她的东西掉在了她的办公室,她就觉得奇怪了。后来想想,确实是自己大意了。

  想通了这里,甜倾表面还是默不作声。拿起笔又开始作画,这一次设计的是一条裙子。忙了一早上后,才弄好。甜倾又誊了一遍,只是很多地方都被改了,做好这一切后。她把修改过的放在自己的抽屉里,然后起身走到门边,朝着紫炎喊了一声。

  “紫炎,你看,我新设计的裙子,好看么?”甜倾把稿子递给了紫炎。

  紫炎一脸的羡慕,说:“甜倾姐,真漂亮!”

  “是么?走吧!我们去吃饭?”

  甜倾说着,把稿件放在了自己的抽屉里,看着紫炎离开的背影。甜倾又再一次拿起稿件放在了另一个抽屉里锁上,然后才跟上前去。和紫炎一起肩并肩地走着朝公司的食堂走去。

  甜倾的话并不多,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人交谈了。除了公司的会议偶尔会讲几句话以外,甜倾除了工作就是整理房间或是看着电视吃冰激凌。唐萧墨的离开让她越发的不知道要怎么样和一个陌生人交流了。很久以前,唐萧墨会和他说很多的话,和她的妈妈一样的唠叨。

  但是紫炎的话很多,甜倾虽然心里不愿听,但是还是会微微点头来配合她。

  “甜倾姐,你觉得今天新来的经理怎么样啊?”紫炎突然转头问甜倾。

  甜倾看着她说:“什么怎么样啊?”

  “就是你觉得他长得怎么样啊?”紫炎一副这你该知道了吧的表情。

  甜倾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个笑容明媚的唐萧墨,在她心里,她并不觉得别的人可以比过唐萧墨。

  她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挺好啊!”紫炎一副花痴的样子,然后又接着说:“你没看到其他的女同志看到他眼睛都黏在他身上了。”

  “没那么夸张吧。”甜倾淡淡地说。

  “那是你没看见。”紫炎的语气微微有些起伏。

  “是么?好了,准备吃饭吧!”甜倾说着,走到食堂的窗口,舀了一点饭别菜也只是顺便添了一点。端着餐盘就坐到靠窗的地方。

  紫炎端着饭菜也走了过来,看到甜倾餐盘里的东西就说:“你才吃这么一点啊,减肥?可是你已经很瘦了呀!”说着顺势坐在了甜倾的旁边。

  甜倾吃了口白饭抬眼看着紫炎说:“没什么胃口。”然后低头又继续吃。

  紫炎边吃边说:“甜倾姐,我觉得设计的那条裙子可真漂亮!好羡慕你哦。”

  “有什么可羡慕的呀,你只要用心也可以!”甜倾心里微微叹息着。

  接着两人都没说话。没一会甜倾就吃完了,看着对面吃得津津有味的紫炎,甜倾心里一阵没一阵的难过。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仿佛是感觉到了甜倾的目光,紫炎抬起头说:“甜倾姐你吃完了,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一点了。甜倾决定眯一会,想了想,又把锁在抽屉里的原稿放在了自己的手提包里。然后正要休息,就听到有人敲门了。看了眼是紫炎问道:“什么事啊?”

  “甜倾姐,经理找你。”说完紫炎就看着甜倾,等她的吩咐。

  “好,我马上过去。你先去休息吧。”说着甜倾便走出了办公室。她并没有看到紫炎眼里闪烁的光亮。

  走出办公室,来到总经理的办公司。然后,敲了敲门。

  “进来。”低沉的声音从门缝里响起。

  甜倾走进去把门关好后,才问:“经理,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公关部已经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处理,接下来的就看你的了。找不出证据的话,公司会考虑解雇你的。你做好心理准备吧。”经理抬头看了甜倾一眼,低着头边看文件边说。

  “谢谢经理,我知道了。请问还有别的什么是么?”甜倾一脸的平静,看不出半点即将要被解雇的担忧。

  经理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你找到什么线索了么?”

  “目前还没有。”甜倾很是诚实地回答。

  “好了,没事了。你先去忙吧!”经理说着又低头看自己手里文件。

  “能麻烦经理和我出去一趟么?”甜倾看着眼前的人,很平静地说。

  “出去?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经理很是不解。

  “去了就知道了,还请经理帮个忙!”甜倾微微低着头。

  “好,走吧”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当甜倾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看见紫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翻找着什么。看了一眼经理之后,甜倾走上前去出声问道:“紫炎,你在找什么?”

  “哦,甜倾姐你回来了,我在找我的文件,刚刚不小心搞掉在你的办公室的。我这就出去!”看到甜倾身后的人后,先是一愣,随即眼里闪过一丝恶毒。

  甜倾挡在了她的面前,说:“什么文件给我看看。”

  说着一把拿过了紫炎手里的文件。是自己中午的时候给紫炎看过的设计图,甜倾把文件递给了经理说:“经理,这是我今天中午设计的设计图。”说着转过头看着紫炎:“请紫炎说说怎么现在在你手里。”

  “这是我设计的,怎么会是你的。我都说了,是掉在你办公室里了。”紫炎说的很是在理。

  甜倾又问;“你什么时候搞掉的?”

  “早上拿文件给你看的时候,夹在文件里出来的。”紫炎依旧“如实”回答。

  “这份设计图很多地方都不对,像是有意改过的。既然你都设计好了,干嘛还要改成这样?”经理拿着设计图出声问道。

  “因为……因为……”紫炎突然就结巴起来。

  “因为这是我设计的,你拿的这一份是我特意修改过的。”说着拿出手提包里的原稿厉声说道:“原稿在这里。紫炎,真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你知道泄露公司文件会是什么后果么?紫炎,我看错你了!”甜倾说完后,看着经理。

  “接下来的交给人事部处理吧!”经理拿着设计图放在了桌上。打了个电话后。没一会就有人带走了紫炎。

  “经理,我还有事要说。我想辞职。”甜倾突然开口说。

  清理微微有些错愕。

  “事情都清楚了,就留下来吧!”说着转身就要走。

  “不,这是我自己的私人原因。望经理批准。”甜倾对着经理的背影说道。

  “既然如此,我让人事部的人来处理吧!”说着转身离开了。

  甜倾似乎如释重负,坐在椅子上把那张设计稿弄好后。决定明天来收拾东西。

  画里一笔,比尖锐的刀还要锋利。

  第四章:图纸一沓

  夜里,甜倾的梦里又出现了那个笑容满面的唐萧墨。他笑着对甜倾说:“倾儿,你想我了没有啊?我好想你呢。”

  甜倾看着他的样子,满是欣喜。亦是笑容满面地说;“恩,唐萧墨,我想你了。”当他们的手快要碰在一起的时候,唐萧墨突然就不见了。而甜倾拼命地奔跑,歇斯底里地叫着唐萧墨的名字。唐萧墨还是没有出现。

  当甜倾醒来的时候,满头是汗。看了一眼冰冷的房间,甜倾的心冷却了大半。

  光着脚走到了厨房,打开灯。所有的东西都透着一股寒意,甚是冰冷。甜倾拿了一杯冰激凌走到客厅,拉开窗帘,一口一口的吃着。看着前方灯火。

  甜倾似乎看到了小时候唐萧墨追着她满客厅跑,只是为了要抢到她手里的冰激凌。似乎每一次不论甜倾再跑得怎么拼命,唐萧墨还是会抓到她。所以,从那以后一杯冰激凌她只能吃半杯。

  甜倾的眼里映出半夜破碎的灯火。就像心口的疤痕一样,找不到合适的针线来缝补。

  看着仅剩的半杯冰激凌,甜倾把它放回到了厨房。刚刚走出厨房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捂着嘴跑到洗手间的时候,手心里全是鲜红的血,打开水龙头,汩汩而流的水在触及到甜倾的手时,甜倾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看着手里的红色被冲干净了之后,甜倾捧起水漱口,嘴里的腥甜顿时淡了不少。

  躺在床上的时候,甜倾闭着眼不安地睡去。

  去到公司把所有的工作都交接好了之后,甜倾把自己一些琐碎的东西带走了。回到家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甜倾吃了块面包,然后喝了点酸奶。之后就出门了。

  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条繁华的街道,那里有个铺面是空置的,甜倾决定把它买下来。打电话问了老板之后,约好了洽谈的地点。

  到了咖啡厅的时候,甜倾看的座位上是一个女人。很不确定地问:“请问,你是倪老板么?”

  “是的,老板算不上。姓倪倒是真的。”说着站了起来,说:“艾小姐,你好!我叫倪冉。”同时伸出了手。

  甜倾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也急忙伸出手说:“你好!你叫我甜倾就好。”

  “好的,请坐。”说着伸出请的手势。甜倾也是如此。

  两人坐下后,甜倾才问:“请问,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么?”

  “可以。”

  谈了好一会儿后,甜倾甚是感激地说:“谢谢你!我可以叫你冉姐么?”

  “当然可以。”倪冉笑着回答道。

  “冒昧问一句,你买铺面做什么?”倪冉很是好奇地问。

  “我想开一个冰激凌店。”情谊也如实地回答。

  “那你人手够么,做冰激凌的东西都齐全了么?”倪冉又问。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但是很是年轻。头发挽起,高贵且温和。

  “还没有呢?”甜倾喝了口橙汁说。

  “要不,我帮你,反正我也是闲着。”倪冉似乎对开冰激凌店很感兴趣。

  “冉姐,你有兴趣么?要不,开店以后,你来经营管理,我就在家设计各种冰激凌的图案。然后,按比例来算钱。可以的话。我回去拟一份文件,我们签个协议。”甜倾隐隐有些激动。

  “好啊,可以!”倪冉很是高兴。

  晚上回家甜倾路过菜市场的时候,甜倾心里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走进去,买了一些新鲜的蔬菜。路过文具店的时候,甜倾买了些8K的素描纸。去超市又买了些冰激凌。

  回到家的时候,六点过了。跑到书房就开始写协议书了。弄好之后七点过了。甜倾把蔬菜放到冰箱里,又从冰箱里拿出冰激凌。坐在电视机前开始吃冰激凌。好像没什么食欲,但是甜倾越来越瘦了。

  生活节奏没有改变。吃完以后,又开始做冰激凌的设计图稿,画出来的冰激凌样式都很新奇。记得以前唐萧墨说,甜倾画画的时候是最漂亮的时候。为此甜倾和唐萧墨还闹别扭了。

  现在想起来,甜倾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笑,那时候唐萧墨总是宠着她,将就她。而她也有恃无恐,认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唐萧墨离开后,甜倾才知道她的世界因为他而颠覆了。

  第二天,甜倾拿着画好的图纸,和写好的协议书来到了昨天的那家咖啡厅。当倪冉看着这一张张图纸的时候,忍不住向甜倾竖起了大拇指。甜倾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接下来的几天,甜倾和倪冉买齐了所有的设备。店里也装修的差不多了,因为人是倪冉找来的。所以速度还是可以的。经过两个星期的折腾。店里的装修总算是弄好了,所有的设备也弄好了。店铺的名字甜倾取名叫“忆晨冰激凌店”。

  店里一进门是柜台,左边是纯白色的印有暗纹花色的座位,旁边的窗帘是冰蓝色的,整个格调都是比较清新的。白色的条状物不规则的从中间把两边分开,里面是以温馨为主。感觉就像到了家里一样的温暖。

  把所有细琐的东西都弄好之后,店铺就准备开业了。开业的那天风和日丽,恰好是六一儿童节,因为是店里新开张,所以新来的顾客都优惠。

  那一天,甜倾看见了所有的小孩拿着她设计的冰激凌吃得津津有味,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来来往往的顾客,甜倾的心里却是冰凉一片。设计的口味有很多种,但是甜倾独独喜欢香草巧克力的冰激凌。

  甜倾记得唐萧墨问过她。

  唐萧墨说:“依依,你一直吃香草巧克力味的冰激凌不腻么?”

  “不腻。”说着,甜倾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这么爱吃啊?”唐萧墨看着吃吃得津津有味的甜倾继续问。

  “因为妈妈说,吃香草巧克力味的冰激凌代表幸福、甜蜜啊。”甜倾一脸的幸福。

  “吃冰激凌真的可以么?”唐萧墨也半信半疑。

  “对啊!”甜倾稚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那你分我吃一口。”唐萧墨的眼神闪着一样的光。

  甜倾从杯子里舀了一勺喂到唐萧墨的嘴巴里。然后,一脸期待地问:“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幸福啊?”

  而唐萧墨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然后摇摇头说:“没有,要不,你再喂我吃一口?”

  “好吧!”甜倾舀满一小勺,递到唐萧墨的面前,说:“恩。”

  唐萧墨看着甜倾喂自己吃冰欺凌的样子,唐萧墨心里满满欣喜,就像你找到了一件你最喜欢的东西一样,爱不释手的感觉。

  想到从前自己的这些行为,甜倾微微扬起嘴角。当倪冉把所有的东西都打点好了之后,走过来就看到甜倾此刻望着窗外,嘴角微扬的样子。

  坐在甜倾的对面,然后看着甜倾的这一副样子说:“想什么呢?这么高兴。”

  甜倾转过头来,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裙摆说:“没有,就是想起了一些过往的事情。”然后,抬起头,看着倪冉说:“冉姐,这几天辛苦你了!”

  “这是说的什么话嘛?”说着笑嘻嘻的丢个了甜倾一个白眼。

  甜倾也给着笑了。低着头,抬起自己杯子里的橙汁喝了一口。还没放下杯子,就听到倪冉说:“甜倾,这些天你也累了。要不。早点回去休息吧!”

  甜倾把杯子放下,才抬起头说:“那你呢?冉姐。”

  “我再等等,一会我就回去了,你先去吧,好好休息。”说着把甜倾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往外推。

  甜倾转过头,说:“那我先拿十盒香草巧克力味的冰激凌。顺便,再把图纸拿走,找找灵感,再设计设计几款新的。”

  “恩,好”说着,倪冉转身进去给她拿了过来。递到甜倾的手里。“那我先走了,冉姐。”甜倾走到门口的时候挥了挥手。

  倪冉看着她走了以后才转身。

  甜倾拿着手里的设计图,心里一阵的冰冷。所有再完美的东西,都比不过他干净的笑。那些画在图纸上不能复活的笑脸。

  第五章:回忆一厘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唐萧墨的生日。

  6月11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得像一滴眼泪。甜倾的心情格外的好。一大早起来之后,就忙里忙外。早餐过后,就拿着昨晚准备好的冰激凌,和杂志周刊就出门了。

  经过花店的时候,甜倾买了一大束白色的栀子花。闻着花香,甜倾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就像山间的风,微暖得把人都吹醉了。抱着这一大束鲜花,甜倾看着前方的山道面带微笑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墓碑上的那张照片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的,没有忧愁的笑脸把夏天笑得异常的明媚,看到那张笑脸时甜倾心里抑制不住地难过起来。深吸一口,看了眼湛蓝的天空,面带笑容地一边说一边把白栀子花放在墓碑前:“唐萧墨,我来看你了,祝你生日快乐!”

  说完这句话甜倾的泪水刚好就砸在自己的右手上,瞬间冰凉的眼泪让她的心里又寒了几分。伸手抹抹眼角又默不作声地从袋子里拿出一本杂志,以及冰激凌,默默地放在墓碑前,抬起头看着那张照片,自顾自的扯着嘴唇笑道:“恭喜你呀!又老了一岁!”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簌簌”的山风,也不知站在墓碑前多久,而后转身离开了。

  又一次站在碧园山庄的门口,看着依旧枝繁叶茂的枫树时。梦倾百感交集。

  “苏小姐,回来啦!”这是在这里当差的保安大叔在和甜倾打招呼。

  “恩,回来看看!”说着甜倾朝着前方走去。

  那里依然如旧只是因为没有住,所以平添了几分荒凉。打开栅栏走进去,穿过杂草丛生的院子来到屋门前。伸手推开了房门,看到的是所有被白布蒙上的家具,那一束阳光从窗帘的细缝中直射进来,再仔细些就可看见浮在空气中的灰尘,向镜头放慢时一样在空中飞舞着。

  仿佛又回到过去一般,唐萧墨还是会追着梦倾满客厅的跑,嘴里还不停地喊着:“甜倾,你要再不停下来,明天上学我就不等你了。”

  嘴里虽然这样说,但还是追着甜倾不肯让步。“好哇,那我就告诉姚阿姨!”说着还会过头看着唐萧墨,一面做着鬼脸一面跑。却不曾想撞到前面的沙发。

  “你没事吧!”

  “好疼!”

  “让我看看!哎呀,幸好没有流血!妈妈说吹一吹就好了!”说着唐萧墨便鼓起腮帮不停地吹着甜倾的额头。

  “唐萧墨,你好脏啊,有口水啦!”说着伸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另一只手擦着自己的脸。

  然后唐萧墨看着甜倾开始哈哈哈地笑。然后又一本正经地说:“倾儿,你变丑了!”

  甜倾一听急忙捂着脸朝着卫生间跑去,站在小椅子上左右端详,看着站在门边两手抱在一起的唐萧墨道:“哼,我再也不要和你说话了!”

  说着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然后朝着门外走去。被唐萧墨一把拉住,唐萧墨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我又没说嫌弃你呀!”

  “哼!”

  “哎呀,我家怎么会有甜倾这样的小仙女呀!”

  “真的?”

  “恩!”

  “原谅你了!”

  现在回想起来,甜倾真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朝着楼上的房间走,她又想起唐萧墨总是喜欢去她的房间,看着她柜子里的裙子以后,总是会张嘴大叫。然后叽叽喳喳跑到书桌前甜倾的面前,神秘兮兮地说:“倾儿,明天你要穿裙子?”

  “对呀,怎么啦?”甜倾抬起头看了一眼唐萧墨,然后开始埋头写作业了。那时候她总是在想,为什么唐萧墨都不写作业的,因为她几乎没看见过唐萧墨写过家庭作业。

  后来她听他们班的同学说,唐萧墨下课都不出去玩的,都只是在写作业。

  那时候,唐萧墨总是会在看到她穿裙子时发出尖利的声音:“你今天不能穿裙子!”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你穿新买的那条裤子会更好看!”说着还自信满满地点点头。

  “真的?”

  “恩!”

  “那好吧!”

  推开唐萧墨的房门,那里面摆放的东西依然整整齐齐的,看着这间屋子,明明完好无缺,可是总感觉满目苍痍。打开衣柜,曾经散发着淡淡蔷薇香的衣服全部都已经不见了,这有一股难闻的霉味。那一个抽屉是甜倾不曾打开看过的。因为每来一趟都会睹物思人,心里会越想越难过,更别说是翻这里的东西了。也许是曾经一如滔天的悲伤被时间抚平了不少。但是决不会减退哪怕半分。

  那里面安静的躺着依次排好的黑色的笔记本一共是五本。是唐萧墨的笔记本吧,甜倾小心翼翼地拿起来,翻开扉页,上面有六个字,唐萧墨,苏甜倾。再往后翻,就看到上面记录着的详细日期。从2001年——也就是他们相识的那一年。

  越往后翻,甜倾越忍不住流泪。“啪”一下合上的日记本,跌坐在旁边的床上。扑倒在在枕头上痛哭起来,哭了许久后把滑到枕边的手抬起时不经意间碰到一样东西。翻开枕头一看,一抹鲜艳的红色刺痛了眼睛。甜倾伸手拿起来时,里面安静的放着一枚戒指,蓝色的宝石很是刺眼。

  源源不断的回忆像是滔天巨浪随着唐萧墨的日记清晰异常地扑面而来,那些时候的回忆她都不曾忘记,只是一遍遍的更加深刻而已。

  回忆只一厘,但是刻在心头如蛆附骨,如影相随。

  第六章:生死一夕

  华灯初上,夜里渐次亮起的灯火照不亮心里黑暗的人。甜倾坐在桌子的另一端,看着另一端那张相框里被生日蛋糕上的光照亮的笑脸时,暗吸一口气,然后说:“唐萧墨,你不许愿我替你许了哦!”

  说着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嘴里念念有词。睁开眼看了那张笑脸时,扯着笑容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不告诉你。”说着鼓起腮帮吹灭了所有的光。

  屋里漆黑一片,甜倾就着窗外传来的灯光把屋里的灯打开。然后开始笑脸盈盈的切蛋糕。“这樱桃真好吃,你不尝尝?”

  吃了几口,便觉得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跑到洗漱台把手里的血冲了干净。看了眼桌上的东西,默默地收拾好了之后,便开始动笔画画了。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那些时候甜倾画人物素描时,唐萧墨总是在她旁边唠叨:“依依,你就帮我画一幅嘛,你看你画的这些石膏还没我帅。”

  “本来还说给你画一幅的,不过现在嘛……”说着抬起头看着唐萧墨。

  “怎么样?是不是后悔没早点答应我啊?”

  “一切免谈!”

  “倾儿,你哥我错了!”

  “恩?”

  “倾儿画的画真漂亮,要是能帮我画一幅那就更好了。”

  “行啦!我帮你!”

  甜倾一直不停地在画唐萧墨,直到深夜才睡去。直到第二天,甜倾打了一个电话。那头的声音依然是干净清脆的。

  “依依,最近好么?”

  “秦诺,我很好!我就想问你个事。”

  “嗯嗯!你说。”

  “是这样的,有一个人总是不停的在吐血,然后,吃不下东西,日渐消瘦!这是为什么?”

  当那头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甜倾的头“轰”的一声炸开,眼前昏暗一片,什么也听不见。直到那头传来焦急的呼喊声时,甜倾才缓过神来。

  “恩,我在呢,我没事。”

  “甜倾,你老实说,你这到底怎么啦?”那头传来秦诺质疑的声音。

  “我没事,这是帮同事问的,你别担心!”甜倾脸色惨白,轻笑道。

  “那就好!甜倾,我过几天就会来啦!我来看你!”秦诺高兴地像个孩子。

  “恩,欢迎你回来!”甜倾眼里充满了笑意。

  挂了电话之后,甜倾坐在沙发上好久,手脚冰凉,眼神没有焦距。临近下午的时候甜倾才站起来,看着落地窗外的夕阳,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沉闷的疼痛。那种感觉很痛、很无力,直到胸腔传来不适感,梦倾跑到洗手间呕出一滩的鲜血,随着水流出了盥洗池。看着愈发苍白的脸,甜倾像是被抽走了魂魄一样。

  那几天,甜倾每天早出晚归。她去曾经的校园,曾经走过的街道;去曾经和唐萧墨去过的海边,听潮水声,看潮涨潮落。去曾经去过的山上,街头巷尾;每个日落黄昏,只要在曾经呆过的那些地方,就能看到唐萧墨如阳光一样明媚的笑容。唐萧墨的影子如影随形地跟着甜倾。似乎这五年来他都不曾走远,一直在她的身边。

  晚上回到家以后,甜倾看是看唐萧墨写的日记。唐萧墨写的字很好看,赏心悦目。

  2001年 5月5日 星期 晴

  我家了位客人,但是她好奇怪,在学校很多同学都会说要我和他们一起玩,但是这个小客人却不要我和她玩。她的名字很好听,甜倾,笑起来的时候很漂亮。妈妈说也不能和她吵架,不然妈妈就会生气。真是不明白为什么?

  2001年 5月20日 星期 晴

  我和她成为好朋友了,可以叫她甜甜。但是甜甜安安静静地坐在电视机旁看电视吃冰激凌的时候,她的安静会让我觉得不开心,她是不是在想妈妈呢?甜甜喜欢吃冰激凌,因为她的妈妈说吃冰激凌会让人开心起来,并且还会觉得幸福哦。阿姨会和甜甜一样都喜欢吃冰激凌么?

  2001年 12月20日 星期 雪

  甜甜的妈妈离开她了。我骗甜甜说阿姨是睡着了,妈妈说,甜甜的妈妈不能再醒过来了,所以以后都不能陪着甜甜了。没有妈妈会很难过吧,倾儿会难过么?

  但是,我不想她难过,因为倾儿哭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全是泪水,看起来就像融化在冰激凌外面的水一样,心里应该是冰凉的吧。我以后都会陪着依依,因为我觉得不让倾儿难过是我最重要的事情。

  那些时候甜倾和唐萧墨和还很小,甜倾看到他日记中的这些话,心里像是被针锥一样,痛不欲生。合上日记的时候甜倾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于是又开始拿着画笔在纸上认认真真地画起来。甜倾一直觉得唐萧墨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眼眸清亮,唇角微扬,笑容像阳光一样明媚动人。

  几乎每一天,甜倾都会画到深夜才会睡去,醒来时常常是天光大亮,阳光直射在屋里的每一个角落。那样的阳光总是会异常的刺眼,纸上带笑的唐萧墨晃花了眼眸。

  今天是6月20日 星期一

  原本应该阳光明媚的却下起了下雨,每年到这一天,甜倾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过。因为今天既是甜倾的生日,又是唐萧墨的忌日。但是甜倾每一年在这一天都会去南山公墓。今天出门的时候,甜倾带了一杯冰激凌、杂志、以及她画的所有的关于唐萧墨的画。

  雨下得淅淅沥沥不是很大,南山公墓四周起了层薄雾,看哪里都雾蒙蒙的,站在墓碑前的甜倾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沉默不言。

  而后又把带来的东西都拿出来,看到那些画纸时,像是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幽幽地说:“唐萧墨,这些都是我替你画的,你看有没有把你画丑?”

  只听得见雨声滴落地上的细微声音,被雨淋湿的墓碑颜色变得沉重了起来。压在甜倾的心口,有种窒息的感觉。站了很久之后,梦倾才转身离开。

  站在忆晨冰激凌店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甜倾将手放在口袋里,握住伞柄的手紧了紧。暗自吸了口气,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看到忙碌的冉姐脸上全是热情的笑容,甜倾就那么痴痴地看着,终于店里的人少了许多,冉姐端着纯白的瓷杯子朝着甜倾走了过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来看看冉姐!”两人相视一眼,然后梦倾转开了头看着窗外。

  “冉姐,想请你帮个忙。”说着掏出了一把崭新的钥匙,看着一脸疑惑的冉姐微微笑着说:“过些天,会有位朋友回来我家,我让她来这里拿钥匙!她是美国回来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

  “恩,好!没问题!她叫什么名字?”

  “秦诺。”

  吃了半杯冰激凌,甜倾便给冉姐道了别。看着桌上的半杯冰激凌,冉姐微微摇了摇头。

  夜里华灯初上,梦倾走在灯光下,看着自己黑乎乎的影子,在看着街上纷纷回家的路人,心里怅然若失,悲从中来。

  站在小区楼下看着20层01号房漆黑一片的窗户,甜倾深吸一口气,迈着步子大步向前去。

  甜倾总觉得今天特别压抑,不论是做什么都溢满了悲伤,站在她卧室旁边的房间仰着头用尽全力吸了一口气后,才推开门进去。

  似乎过了很久,甜倾打开门出来。回头深深看了一眼之后,才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继而又开始画起画来,抬起头想了想就又开始认真地画起来。

  从窗口亮起的灯光渐次的熄灭。屋子里的灯光明亮如白昼,画着画着她好像看到了萧墨的样子。看到他从灯光里走出来,像是从天上来的天使一样。

  她想或许她可以见到唐萧墨了……

  秦诺回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窗帘没有打开,她找了一圈,最后在卧室里找到了甜倾,走到床边拉开窗帘之后,她道:“甜倾,起床了。”

  她伸手去拉她的手,那冰冷的触感令她心惊。

  法医最后检验出来的结果是,她死于胃癌。

  秦诺突然想起她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原来那就是所谓的告别了。后来清理遗物,有一间屋子里全都是关于唐萧墨的,她写给唐萧墨的信,以及唐萧墨的画像,一切的一切……

  她站在她的坟前看着照片上笑靥如花的人,心里如针扎。甜倾,天堂也有巧克力的吗?

  最后的一封信,甜倾说,唐萧墨,我喜欢的东西有香草巧克力的冰激凌,还有你。

  如果我去了天堂,希望那里我喜欢的东西都有。

作者:明乐昕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