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燃|《下司古镇》(组诗)

2019-07-12 09:37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文学贵州

  下司木牌楼

  在下司,那些成材后被伐倒的树从未死去

  它们砍掉牵挂的枝桠,剥去遮羞的外衣

  一棵榫卯另一棵,向上攀升

  用一生

  竭力靠近云朵,靠近蓝天上悬挂的鸟鸣

  居住在木楼的人轻易摘下星辰

  还有一些树剖开,露出蜿蜒的纹身

  向清水江吹来的风,证明一生怀揣的痴情

  一扇扇体内掏开的窗,总有花与鸟

  长久凝眸

  更多的树木,从刻刀的锋刃上,不露痕迹

  起身,炼出荷

  炼出莲

  修出人形,沿神的光芒亦步亦趋

  一切,在木质的肉身上定格

  一切,在木质的眉眼上

  鲜亮

  复活

  青苔婆娑,岁月在下司的木牌楼上堆叠

  青铜的颜,轻轻擦拭

  每一条细密的纹

  皆是,清水江不肯轻易皈依大海的洄流

  清水江

  清水江,在下司古老大地上的匍匐行走

  该有多么深沉的爱,才能保持一生

  清澈

  不带走一粒沙,让两岸的山一饮就绿

  让一座镇,在典藉里一饮就醉

  醉出抹不去的繁荣

  木牌楼

  青石头,至今仍保持优雅的站姿

  翘首,古码头悬挂的红灯笼

  今夜,又将迎来哪一艘念念不忘

  归期的货船

  临江木格窗

  轻轻一推

  苗装少女头上的芙蓉花啊就羞涩绽开

  不小心,掉一朵在江面

  引燃渔火

  一江的水,由此

  春心荡漾

  梦开始发芽,咿呀呀喊醒一粒粒星子

  牵来马帮,卸货

  上船

  清水江啊,清水江

  从此,晾不干

  树,倒映在波光上堆叠的

  绿波

  下司古镇,谒阳明书院

  掐指一算

  先生啊,还有九年就是五百年

  九九归一,我无意间与您邂逅于下司

  您端座在书院

  院角的翠竹栽了移,移了栽

  移不去的是竹,体内生长的万里山河

  正如时间流逝,夺不去先生体内纵横

  捭阖的鬼斧神机

  上马是战神

  下马是圣人

  一言一语,皆是给后来者引路的星辰

  五百年啊,怎不让我想起取经的人

  空是满

  满是空

  谁不是负重跪地行走?唯有您修成风

  我不知道,那横梁上的雕花耳濡目染

  哪一朵最先开悟,只知它们

  至今不凋不谢

  我不知道,那青石上的苔痕谁先翠绿

  只知它们,至今无花无叶

  不惊宠辱

  当我,屏住呼吸

  蹑手蹑脚靠近讲堂,您的目光就是火

  焚掉,我自己安慰自己的卑惰

  在下司品尝一碗红糖冰粉

  一碗不够,再来一碗

  扑灭

  体内蔓延的火

  甜是不可或缺的迷药

  它可以让苦,暂时

  撤离

  那一双坚守在江岸的

  眼眸,需要短暂的

  闭合

  这从一株植物体内

  反复揉搓出来的云

  有雨

  让下司独特的味道

  汇成一条江

  缓缓流过

  在禹王宫

  雕楼

  石砖

  依旧在,唯有禹王不在

  清风

  绿萝

  依旧在,唯有跪拜不在

  那些保持歌舞的木雕在

  锣鼓不在

  唯有焰火走过的步履在

  凭吊的游客,屏息

  一步

  一徘徊

作者:冷燃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