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凌|《九月》(散文诗组章)

2019-07-12 09:41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文学贵州

  

  艰难地跃过八月,一如爬虫。

  冰冷的嘴唇触怒了秋敏锐的刀锋,挥刀之下,泛黄的叶哆嗦着,小草低头不语。

  浓浓的雾气因此而被劈成两半,一半消失在遥远的天际,一半在露珠里晶莹。

  雾散之处,金灿灿的色泽被笼络,山涧层次分明。

  一支画笔被雨水滋润,激扬挥毫。远山的落红成了淡雅的枯笔,秋天的画卷丰满鸟的歌唱,归巢时的拥抱越显热烈。将心事找一个角落折叠收藏,不再苛求,不再奢望。

  收藏着累累硕果,入冬的爱情会因此而变得热血沸腾。

  尽管如此,九月的雨依然细腻,风也不能撼动这种坚持

  雷声远去,背影远去,爱情远去

  晾衣杆上记录着一串蚊子的低鸣

  这个时候

  秋真实地溶到雨里秋天的故事不再仓促

  一片叶的呻吟

  试着用种温柔敦厚的目光投向大地,是想怀抱一树深情

  不想让风抖动这萧条的容颜,九月以来,早以步履蹒跚。

  才挪开半步,都是一次撕心的疼。更不想上演一场逃亡的故事。

  本想找到一个位置,将自身静静搁浅,忘掉自我以外的其他存在,把繁重的噪音纷纷暴露在阳光下,让秋的粗犷削去棱角,还原一地斑驳。

  这个季节需要召唤,有谁能证明我的心还在,我的梦还在,我的爱还在,我的灵魂还在?

  面对嘲笑般的狰狞,不想蜷缩着身躯死在肮脏的角落呻吟,任凭蚊蝇消遣。

  既然不能阻挡风的到来,那就随风而去吧,留下蛛丝垂钓的真实。

  纵身一跃,决定忘却。

  九月寻秋

  九月,从一个盲点切入,寻找最厚实的秋。

  没有些许烦躁,没有些许不安。

  秋从四面八方涌来,占据了瞳孔,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聚焦。

  安详的躺在山上,沐浴着月色,目睹秋进行一次彻底的褪变。

  这时的秋是一碗浓烈的苞谷酒,是挂在嘴角挥之不去的微笑。

  村庄里,秋将院墙内一堆堆篝火重重包围。秋变成了乡村小调,变成了山歌,唱响了整个九月。

  爱上了秋,不是没有选择,而是来不及将你的身影从月色下拖走。

  此时的心境像秋天的夜一样,宁静,高远。

  将一种游离的情绪穿过秋雨去寻找青春的足迹,童年的故事不再单薄;

  半跪于花的残片上双手合十,虔诚地迎接风的嘲笑。

  桂花的芳香已入驻诗歌空洞的句子,变成情人留香的泪滴。

  没有一种语言能将秋的韵味完整地记录,没有一把琴能将秋的韵律完美无缺地弹奏。

  九月,秋住扎在心灵之上从未失去。

  陪着一首诗静坐

  很少有月份这样安定,静静地陪着一首诗。

  时间久了,诗变成了一个人,人也慢慢变成了一首诗。

  没有语言,没有音乐,甚至于周围也没有了空气,心似乎也停此了跳动。

  真正的变成诗了吗?是该惊喜交集还是泪流满面?

  这只是一刹那间的意念,人还在坐着,没有动摇。

  诗还在那里,没有见异思迁。

  喜欢这种坚持,将九月完整地揽入怀中,删除心灵上被灼伤的句子,向诗靠近。

  秋菊成全了这种爱的方式,在窗外静静的开放,那幽雅而温馨的笑意映衬在窗帘上,似乎并不在意过去季节里漫长纠结的等待,而将秋的含蓄尽数演绎。

  是在向腊梅示爱吗?

  而我将以怎样的步伐走进冬天?

  秋菊以这样温柔、恬静的姿态完成了一次深情的对白,梅花会以怎样的方式接纳?是在寒露中高贵还是释放原本的气节?

  一首诗再以无法将这样的爱情精确表达,而那些流逝的青春岁月,或许需要记录得更彻底更精细。

  陪着一首诗静坐,九月,无比从容。

作者: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