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吉|《我是一个赶火车的人》

2019-07-12 09:59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老马

  想到爷爷那匹马

  陪他赶夜了几十年

  寻人问他可卖

  他不舍得他摸着老马的耳垂

  看着老马那清清淡淡的眼泪纵横

  想到那匹马上了年纪

  才突然想到爷爷也上了年纪

  爷爷跑到马圈

  老马你什么时候走了

  我也就不在了

  失落的玫瑰

  泪,刚从眼角弹起

  心灵便垂落了几分

  关于那飞逝的伤痕

  揽过岁月束缚的痕迹

  是被寂寞吞噬了的阴影

  打从昨儿起

  因为一本失落的书

  我凋落了一束花

  枯萎,结霜,碎地

  随风入月化为一场呻吟

  往后,玫瑰

  不再因为等待温柔而欢笑

  也不再因为迎合世界而盛颜

  那黯然昏黑的巷子

  终是被别人踩痛的影子

  用一生去爱父亲

  ——献给一个朋友

  他喜爱父亲

  觉得一生有他就足够了

  可父亲不属于这个世界

  早早就被深深地埋在土地里

  他思念父亲

  笔杆开始泛起模糊的肖像

  是被岁月爬满的瘦骨嶙峋

  是稍许汹涌的澎湃

  是对万里无云的呼唤

  是大海里一望无际的忠于

  他头一次开始憎恨人世

  凶狠地夺走了他爱的人

  他发誓自己不可能为命操劳

  他发誓自己一生一世只求存

  因为在浩瀚的天地间

  父亲是他要用一生去爱的人

  外婆家的窗

  夜里

  只看见一扇窗

  静静地悬挂在外婆家

  窗口不大

  清晨有八哥的鼾声

  奏到了街坊后邻的耳畔

  天明透过窗口

  生命都睁开了眼睛

  偷偷地我掀开窗上的布纱

  一个个小石块泥巴样儿

  趁我不注意冲进外婆家的坊堂

  接着妖云结伴砸了外婆家的窗

  从此外婆家的窗

  多了一阵微风

  少了一份庇护

  多多少少少少多多

  我回不去了

  现在那个房间不属于我了

  好久好久了心都醒不过来

  光明不在这回我才彻底地醒过来了

  后辈对前辈

  我看到一个人她比我年长

  如果年华是不越底限的灿烂

  那么她就是落日凋零前的骄阳

  如果年华不曾抵达生命的彼岸

  那么她就不会成为恶魔与温柔的半生花

  囚徒躺在人群与火影之间

  她既无法分辨三物映像又把自己融入洞穴

  现如今她还有什么资格去拥有神圣之本

  单单的生存都被换上了紧锁的世装

  剩下日夜循环的病重戳醒她反复谴责自己

  她的心灵不可自理的责备

  眼神无数炸裂身体无数狂放

  文字也任由她歇斯底里的厮杀宰割??

  她一尘不染地被乌云打压在悬空寺里

  可是为什么我再也看不到她从里面逃出来

  如今生命将要中断对她的危险

  我再也想象不到她的存在偏颇旁人

  烟灰逝去百般苍茫一人终留惋泪

  她生来是一个人我生来也是一个人

  但对她这一个人我更多来自星星的想象

  独木

  外面的雨来来去去

  凌晨两点诚惶诚恐

  好像有点眼泪但却流不下来

  想不想还是想

  在万籁俱寂里感受你的声音

  痴情迷惑甚至丢魂

  幸运的人

  她的身体她的心灵

  此刻与你紧紧地相依在一起

  你说你到家了

  可你告诉她那里不算家

  心里疚感却十分明白你总是一个人

  悲伤遗憾可恨

  一天一天又过去了

  那个人还在重复地想着你

  或许在她心里

  深深浅浅都装下了你

  可时间依旧让你们没有关系

  坦然这份爱

  低到了尘埃里

  却怎么也开不出花来

  第一封情书

  借着他的味道

  我偷偷把他送到了公交车站

  他在东西我在南北

  偷偷是因为

  他的每一次逃跑

  都把我留在了原地,所以

  黑暗中没有人知道

  我在为心爱的人流泪

  往来人群穿梭

  熙熙攘攘,行人欲言又止

  那日,我悄悄告诉他

  我是一个赶火车的人

作者:桑吉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