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三部(三)华君书屋里的文化梦

2019-07-24 09:29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三部(三)

华君书屋里的文化梦

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去习水,一路上,我几乎没有太多注意同行的一位老人。

  只知道他叫傅宇坤,约摸七十岁光景。老家在习水,是省农行退休职工。傅宇坤说话声音十分嘶哑,不仔细听,就弄不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7月14日中午,车子弯弯拐拐进了习酒镇黄金坪村傅家田村民组,老远就看见“华君书屋(赤水河乡村振兴陈列馆)”的标牌,立在一幢楼房上面。傅宇坤是这个书屋和陈列馆的主人。

  书屋一楼,十多个乡村学童围坐在长方桌前,在老师指导下写毛笔字;习字的,还有当地一些村民。边厢几间房子,一架架书柜里书放得满满当当,信手一翻,天文地理、文学历史、实用技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远胜我见过的一些小型图书馆。傅宇坤用嘶哑的嗓音告诉我,这里藏书有近两万册,多半来源于社会人士的捐赠。再往二、三楼走,便是陈列馆。楼梯上摆放着还带着泥土的犁铧,一间间房里,是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少见的旧式家俱、往昔农村生产生活用品,大到床柜,小到提篮,400多个品种1000多件藏品,古朴而陈旧,散发着不寻常的历史人文韵味,仿佛要把人引领到久远的年代、纯真的农耕生活氛围中去。一边看一边讲,傅宇坤仍然嘶哑着嗓子:“收藏和展示这些东西,是想让更多农民子弟不要忘了耕读传家的古训。”

  书屋和陈列馆将近400平方米,是傅宇坤经过改造的老屋。在偏远的山乡里,突然看见这样一处荡漾着文化气息的所在,我不禁朝傅宇坤多看了几眼,开始对这位起初没大注意的老人肃然起敬。

  傅宇坤早年间在习水县做过乡镇干部、农行行长,后来因为调省里工作才离开家乡。

  人走了,心却留在故乡。乡愁在傅宇坤老人脑中挥之不去。

  乡愁是什么?傅宇坤说,乡愁是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对家乡风土人情的记忆,那山那水那些人永远让人牵挂。

  回忆小时候,读书真难!六七岁时,读小学要走五六公里山路。读中学,从家里到学校距离有四十多公里,住在学校里一个月只能回一次家。回家和返校的路都不顺,夏天在河边走,脚上没鞋穿,走快了人累,走慢了脚烫。生活那才叫艰难,青菜收了吃青菜,南瓜结了吃南瓜,一吃就是几个月。一个月吃不上一次肉。再难也要读书,可命运偏偏开玩笑。读完初中,碰上运动,学是上不成了,但他没有丢书。“别看我文化程度不高,可书可没少读。很多书我不是在学校读的,而是在床上躺在被窝里读完的。”因为爱书,他逐年积累下来的藏书有几千册。傅宇坤理解的“耕读传家”,不是简单的四个字,里面藏着他青少年时代的梦想和努力。

  疾病损害了付宇坤的嗓子。年近古稀,夜深人静时,他常常想:这一生说过去就过去了,我到底该给后人留些什么?他想到了书,想到了文化,想到了乡村里越来越被冲淡的农耕气息。

  时下的农村,年轻人一批批进城打工,大片田土摞荒。物质生活条件好了,精神文化生活却显得空虚。

  “不是有句话说,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农村这些年脱贫攻坚很见成效,但精神脱贫的任务还相当重。农村文化是有根的,振兴乡村文化就得从根本上抓起。为传承农耕文化提供记忆材料,用书本为农家子弟打开知识的窗子,这些事,我能做,也该做。”

  说了就干。华君书屋、赤水河乡村振兴陈列馆在傅家田应运而生。

  钱从哪里来?

  傅宇坤发动家人,群策群力,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弟弟傅宇伦,退休后到贵阳定居。为书屋的改造没少费心,因为哥哥身体不好,不少事都是他出面张罗。傅宇坤老伴70多岁,是个文盲,又是家庭妇女,但傅宇坤为书屋花钱她从不心痛。多次陪着回乡,一起整理书籍、收拾藏品,而且把后勤的任务全包了。孙女从北京回来,拿出压岁钱,买纸买笔,陪爷爷一起送到书屋。傅宇坤的朋友故旧和很多原本不认识他的人,被老人家一片热心感动,伸出援手。书屋里的藏书,不少是你十本我二十本,通过捐赠攒起来的。一位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把书屋工作人员的餐饮费用包了下来,帮了傅宇坤一个大忙。

  人从哪里来?

  都是志愿者。

  书屋负责人陈雪飞告诉我们,书屋三位书法老师和七、八位辅导老师,为学生上课,分文不取,他们要的是把知识传授给山里孩子的那份乐趣。

  在书法班现场,我们见到了主讲老师曾凡平,他是县里回龙镇司法所干部,县书法协会会员。曾凡平说,自己是被傅宇坤老人一片乡愁之心感召而来的。书法是传承农耕文化的一种好形式,他每天只要挤得出时间,都会上这里带学生。他的几位助手看着远比他年轻,十八岁的陈洁,高考落榜,想考的就是书法艺术专业,他与曾凡平亦师亦友,在华君书屋讲学,教人家自己也学怎样做人。任红、王博,一个正在上高二,一个高中刚毕业,心境也与陈洁相通。

  学生都是谁?

  村里村外的学童。

  周边的父老乡亲对书屋给予大力支持,不仅把孩子们送来学习,还纷纷买来笔墨纸砚。

  因为房屋面积有限,一开始只想接收二十人,没想到一来就是五、六十人,只好分成上午、下午两个班。

  在书屋里,一对叫易爽薪和易爽艺的双胞胎女孩引人注目,她们来自李子村民组,今年只有十二岁。放暑假,两姐妹刚来上了六天学。“你们为啥来书屋度暑假?”“爸爸说,学好毛笔字,就等于知道了中国的好多传统,我们干嘛不来这里过暑假?”爸爸易思帅是个乡村小学教师,话里又多了几份深沉:“小孩知道了传统才明白现在和将来的使命。传统引导我们想当年生活的不容易,为打造新生活增加动力。”

  华君书屋近期准备启动成人培训班,传授产业发展和经营管理方面知识,还在筹划开展书法比赛,把农村文化这把火真正点起来。

  傅宇坤明白,书屋将为群众提供一个延续历史脉络,回忆田间乡愁的好去处。成为留住乡愁,凝聚人心,传承文明的具体载体。要办好书屋,仅仅有热情还不够,要立规矩,更要讲科学,这样才能把传统文化的精髓与现代文明的精华杂揉融合,形成新的学习氛围。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傅宇坤又动了新的念头,能不能在现有书屋和陈列馆的基础上,创新建立起乡村振兴文化示范点和新时代党员群众讲习所。教习学子、收藏展览、宣讲政策、文化研究、活动交流,都能在这里浑然合为一体。

  远景还可以考虑,专题培训、专著出版、定期年会,那时候的小小山村,文化气息会厚重得让人着迷。

  傅宇坤用他嘶哑的嗓音讲述自己的文化梦,我听着如洪钟震耳。他本不高大的身影,让我产生了关于山的联想。

2019年7月17日

作者:文/张 兴 摄影/罗华山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