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我是“80后”》(一)

2019-08-21 10:47  来源:

  ▇一位“80后”的记忆,一段历史的痕迹。

  ▇有趣的不止于文字,还有那些有趣的人和事。

  

  斗鸡

  回想那些日子,下了课,我们总如斗士一般,穿着宽大的校服,眼中充满敌意,一言不和,便要单挑(以斗鸡的方式决胜负)。

  

  

  我是“80

  

  《我是“80后”》

  作者:姚翔

  出版时间:2019/8

  定价:68.00元

  出版发行:贵州出版集团贵州人民出版社

  

  “80后”已然成人,只属于80年代的童年记忆渐行渐远,“80后”们都在说,我们的下一代不会再有这样的记忆了……网上流行一句话叫“‘80后’的童年记忆,‘90后’根本看不懂”。真的吗?

  其实“80后”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他们童年的玩具、童年的零食……都有着生长于手工时代的“70后”印记,跳皮筋、扇洋画、斗鸡、跳拱背……

揪电

  人们说,你凭什么可怜他,说不定人家很快乐。如果他像电影《小尼古拉》里的眼镜学霸,能在学习中找到无尽的乐趣,那我自然无话可说。

  

  但生于“80后”的小伙伴们正值改革开放,他们的记忆童年里有了任天堂、录音机……“90后”们不甘于“看不懂”。他们不但也玩扇洋画还发扬光大地扇烟壳,很接地气地玩蜘蛛、竹节虫、蟋蟀和蚂蚱呢。

  《我是“80后”》从个人记忆出发,在《“学渣”的美好时代》《青春往前是童年》《笑一笑,父亲》《干杯,父亲》《冯叔与三孃》等等篇什里复活了时间。那些至今读来依旧鲜活在文字里的人物、趣事,却有种往事如烟的伤感。

  

  

  

  

  游戏厅

  游戏厅和学校一样,自有它的规矩。比如老板朋友说:“请我打个币。”这可以,因为谁都知道他在开玩笑,即便是真的,老板出于利益考虑也会叫停。

  

  

  

  作者简

  -姚翔-

  男,80后,籍贯四川。生于贵阳,毕业于贵州民族学院。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贵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任贵阳市作协秘书长。主要从事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体裁创作。作品散见于《山花》《贵州作家》《贵阳晚报》《贵州都市报》等报刊杂志。

  资料提供:黄冰

  原文编辑:杨茗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