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依戏舞台动作谫论(下)

2018-08-10 09:30  来源:贵州民族报

  布依戏是流行于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南盘江沿岸布依族中的戏曲剧种,旧称“土戏”,布依语称“谷艺”,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发展历史。从剧种发展的时间跨度来讲,布依戏还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剧种,加之由于历史、现实的各方面原因,发展速度亦比较缓慢。因此,布依戏的舞台表演动作略显稚嫩、粗糙,缺乏统一规范,还没有达到成熟戏曲的高度程式化。即便如此,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布依戏的脚色行当、表演程式也略具雏形。

  布依戏身法

  布依戏中无论生行、旦行,凡演文戏,右手持扇,左手持帕(旦行)以助表演;演武戏时,挥舞棍、刀、枪、剑、戟,进行表演,故有“文摇扇,武挥刀”之艺谚。各行当的出场均配上打击乐和“曲牌”。生行,无论任何角色,上场时均手撩门帘,三步一转身,两手配合上下挥舞。小丑出场三步一跳一转身,矮猴步行走动作可自由发挥。武旦右手执兵器,左手立掌于胸前,柔和中显示雄健英姿。总体而言,布依戏的身法,要求动作协调、节奏鲜明。其身法多趋于生活化。如种植、推磨、舂碓、筛米、簸米、纺纱等富于生活情趣的动作身段,都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除此之外,布依戏中还有一些各行当特有的身段动作。如“留溜留”为小旦行特有身段,因牛骨胡的音响而得此名,基本动作为:演员随着主奏乐器牛骨胡演奏的曲牌乐曲,横跨一步上场,摇动扇子或手帕,双手相继向内旋转一周朝外翻,走紧腿横移步,至台前,摆动扇子或手帕,起唱。结束时,右手持扇或帕旋转后放于胸前,左手自然下垂。要求配合协调、和谐,轻盈欢快,在传统戏中,旦行打扫厅堂、寿堂、卧室等场景,都用这一身段,颇具特色。“亨弯”也是小旦行的常用身段动作,基本动作为:立身敛腹左手弯曲放腹部,右手(或持帕)从腹部向胸部绕过左手划弧形,用扇遮掩口齿,起唱。不持扇,顺手绕过左手划弧形到腰部,立即转向外,两手同时向上翻,左手微曲翻向前与肩平,右手微曲与头平,起唱。此外,整发理帕也是布依戏小旦行特有的身段动作,演员以水塘或溪井当镜,立身敛腹,体前倾,双手腕花,梳理额前“留海”,然后两手交错从前到后,从后到前,再腕花伸掌轻拍头帕。若使用小圆镜时,一手持镜,单手做动作,亦可交换手持镜,另一手做动作。整发理帕时,要求动作轻盈自如,协调优美。

  布依戏武打

   布依戏的武打动作有迅猛、骠悍之风格。由于各戏班传承不一,故打法大同小异。武打中有简单的术语,如“挡丁”指武将交锋时,二马相遇,甲方举枪刺击对方腿部,同时起腿,乙方用兵器抵挡。有些布依戏班还将民族民间武术套路揉进布依戏武打中,丰富了武打套路,形成了自己在武打方面的特色。

  在布依戏武打中,棍术对打最富于民族特色,已成为布依戏传统武打程式。棍术套路极其丰富,有冲棍、挑棍、边棍、架棍、戳等等。在实际表演中,锣鼓声起,演员执棍“立掌”上场,对面,互用棍击对方左右,成一击一挡之势,双手舞棍花到腋下停顿,转身用棍击一方腿,另一方用“挡丁”,转身再击另一腿,对方同样“挡丁”,双方舞棍花交换位置,接着打斗,最后“立掌”收势。再者,上述这些棍术套路组合,可以形成固定的棍术武打程式“四门开棍”,这是布依戏棍术中最为丰富的一套棍法。这一程式动作曾在布依戏经典剧目《罗细杏》表演中使用。“四门开棍”的具体武打程式为:第一门(北门)-右为使棍,左为边棍,前立、后立、冲棍、麒麟步冲棍。左反花、右反花、反踩戳、挑棍。第二门(东门)-边棍、架棍、戳棍、捶举、扫地棍。左反冲劈、后踩戳、挑棍。第三门(西门)-边棍、靠身、边棍后踩戳,挑棍、翻搪、翻点、退步梅花棍、麒麟步冲棍,左点棍、右点棍。第四门(南门)-边棍、阴棍、阳棍、劈头、转身戳棍、劈棍转身冲棍、边棍、上马点棍。综上所述,布依戏的舞台动作虽然没有达到高度程式化,具有统一规范,但是行当角色已初具体系,其手法、眼法、步法、身法、武打动作都于质朴中散发出浓郁的布依族特色。而且在布依戏手法、眼法、步法、身法、武打等各种舞台动作的基础上,布依戏已形成了一些传统的表演程式,如“绕台”“老生出台”“小丑出台”“棍术对打”“四门开棍”“武行出场”等。这些表演程式极具布依族特色,显示了布依族人民的审美取向。

作者:龚德全 编辑:田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