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说丨大侠,咱们就此别过

2018-10-31 09:42  来源:多彩贵州网

  时间线长达一千多年的“金庸宇宙”是几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是中国宝贵的文化遗产。顾盼间乾坤倒转,一霎时沧海桑田,弹指红颜老,刹那芳华逝,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金庸大侠,咱们就此别过。

  有人说,武侠是成人的童话。快意恩仇、笑傲江湖,仗剑而行、敢爱敢恨,谁心里没有一个“侠”字?

  其实,武侠更像是成人的寓言。站在今天立足回望,金庸埋在我们心头的草蛇灰线,从来不是什么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而是至情至性、柴米油盐,是生活的严肃与荒诞,是人性的暗影和光芒。

  把武侠当童话来写的,终究上不得台面;把金庸武侠当惩恶除奸成人童话来看的,未免也有些暴殄天物。在金庸的小说中,各种神奇的武功从来不是主角,没有谁是因为武功第一而成了最后的赢家,反倒是有不少角色因为追求武功第一的目标而一念成魔;金庸的小说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时代;金庸所写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那些性格各异的人物在时代背景下主动或被动的选择。

  黄日华、翁美玲版郭靖、黄蓉

  对于郭靖、黄蓉夫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是他们的选择,他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行将灭亡的大宋战死襄阳城;对于抗清将领袁崇焕的唯一后代袁承志,他“本该”与李自成一道推翻害死他父亲的大明王朝,“本该”继承父亲遗志、高举抗清旗帜,但他却心灰意冷、出走海外;面对害死自己父母的至仇苗人凤,胡斐那一刀劈还是不劈?年纪轻轻就身负反清复明大任的陈家洛,只好把爱与苦都埋在心底;岳不群、左冷禅、戚发,这些或“名门正派”或道貌岸然的人物背地行事却阴暗不堪;任我行、赵敏、梅超风、阿紫,这些“恶人”的真性情却如此可爱。

  刘玉翠版阿紫

  小时候看金庸,看的是打打杀杀的热闹,我们模仿着荧屏里的剧中人,比划着一拳一脚一刀一剑,争论着谁武功最高;如今读金庸,我们想问问张三丰,你想念郭襄吗?我们想问问韦小宝,你觉得你的命运荒诞吗?我们想问问乔峰,你觉得你是契丹人还是大宋人这个问题重要吗?我们想问问洪七公,你杀过二百三十一人,他们个个都是非杀不可的奸恶之徒吗?我们想问问狄云、水笙,你们是否原谅这个凶险诡诈的世界?我们想问问小龙女,在绝情谷的十六年,你在想什么?我们想问问东方不败,你觉得什么是背叛?我们想问问慕容复,你的人生究竟想获得什么?

  心怀复国迷梦的慕容复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天龙八部》的主题曲《难念的经》,道尽书中人的烦恼,也道尽世间烦恼。年纪越长,越觉得他们就是我们的身边人,他们身上就有着我们的性情碎片,我们会突然理解,为什么金庸小说里很少有绝对的善恶之辨,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在灰色地带里。他把中国的宏大历史、把中国人的细微性情都融到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里,这让他的武侠小说已经不仅仅是武侠小说,也不仅仅是影视剧导演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IP宝库,时间线长达一千多年的“金庸宇宙”是几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是中国宝贵的文化遗产。

  图/袁明钰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开。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金庸离开了,但他创造的“金庸宇宙”还在陪伴我们。感谢金庸,感谢金庸作品里那些鲜活的人物,他们就是我们自己啊。顾盼间乾坤倒转,一霎时沧海桑田,弹指红颜老,刹那芳华逝,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金庸大侠,咱们就此别过。(文/吴迪图/袁明钰)

作者: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