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文艺界探讨贵州故事的全国表达

2015-12-18 10:27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日报

  我省文艺界近期在《当代贵州》期刊传媒集团举办“文化建设内容为王——贵州故事的国家表达”研讨会,对两类作品进行了研讨,一是电视剧《二十四道拐》,另一个是舞蹈《我从岜沙来》《射背牌》。前者作为国家记忆扩大了抗战叙事的空间,后者则以独特的民族形式和国家层面的舞蹈语汇,在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的最高奖项“荷花杯”获奖。

  与会专家认为,对于贵州文艺工作者来说,既要脚踏贵州大地、扎根本土文化,也要放眼世界、观照全国。

  需要更多《二十四道拐》这样的影视精品

  欧阳黔森(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主席):在省委宣传部的领导和部署下实施文艺精品战略,以贵州的民族文化元素,展现贵州气派,是我一直以来拍戏的宗旨。拍摄《二十四道拐》,正是为了恢复国家、民族与同盟军的记忆。文化引领正能量,正能量同样也可以很受欢迎。作为阅兵之后央视播出的一部电视剧,《二十四道拐》一度成为央视自制节目收视第一,在全国的综合排名中也超过了很多当红的综艺节目。但就像当年《雄关漫道》《奢香夫人》的片名被无数人质疑一样,《二十四道拐》也曾一度面临改名的危险。我们必须坚持对外推荐贵州地标、贵州人物,因为文化自信是贵州人重要的精神元素,唯有自信,才能自强。

  陈颂英(文艺评论家):经济落后不等于文化落后,这是一条真理,然而贵州故事的国家表达,亦需要理性思考。在国家表达的层面,如果说《百团大战》《血战台儿庄》等是宏观史诗,那么《二十四道拐》就是细节的呈现。如果说从虎门销烟到抗日战争是中国人精神、气节与信仰的一次失落与重塑,那么《二十四道拐》中梅松的形象,则昭示中华民族气节的复苏。对于贵州故事,“多彩贵州”文化活动做了10年,使得贵州形象在全国有了很大提升,现在已经到了应该深入思考的阶段。对于新出现的一条新路子(不同与东部,有别于西部)、一个新产业(大数据)、一个公园省(旅游与生态),贵州故事在题材选择上要与时俱进,不断树立新形象。既要在守望中寻找,从脚下的土地上寻找到自己的路子,又要在开放中表达,才能将贵州推向全国、推向世界。

  

  刘宝静(省视协副主席):《二十四道拐》所有的镜头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雄关漫道》《奢香夫人》到《二十四道拐》的成功,形成了我省影视剧制作的基本经验,即一个地方要在全国发出自己的声音,选题和制作很重要。《二十四道拐》的播出,有助于提升和巩固贵州在全国抗日战争中的地位,欧阳黔森找到了很多的点,让观众对贵州留下深刻印象,从思想和艺术上来看,都是上层之作。但这种经验,也让我产生了隐忧,比如省内目前能够创作影视剧的人还太少,而人才队伍的打造需要有组织、有计划,培养综合性的团队。另外,也依旧存在拍摄资金短缺的问题,没有金融平台来支撑影视剧的创作。

  

  姜艳(贵州广播电视台卫视节目购销部主任):从作品本身来看,《二十四道拐》的收视率和影响力都是足够的,不仅有很好的文学价值,也有很高的市场价值。作为贵州黄金频道作品的引进者,贵州卫视在每年国庆都会播出一部反映贵州的作品,今年播出的是《二十四道拐》,但这样的作品并不是每年都有。我们要借鉴《二十四道拐》的经验和启示,希望未来能够出现更多反应贵州不同时期、不同题材的作品。

  舞蹈艺术佳作源于对民族文化的提炼创新

  沈毅(省舞蹈协会主席、省武警文工团艺术总监):近10年来,随着“多彩贵州”舞蹈大赛、中国舞蹈“荷花奖”等赛事在贵州的连续举办,为贵州民族民间舞蹈艺术的发展进步带来了契机,注入了新鲜的活力。比赛的过程同时也是学习交流的机遇,我们自信于有着多样的民族民间文化作为富矿,但最终如何呈现出来,还是要看创作者。我想就舞蹈创作而言,首先是民族舞蹈的基本动作风格属性不能丢,基本身体动律属性不能破,基本的民族音乐属性不能推翻,必须扎根与原有的民族文化。同时,除了浓郁的民族特色外,想要呈现在当代的舞台上,还必须立意高,只有将创新精神贯穿于创作中,使作品有内涵、有魂魄,用各种新颖的艺术表现形式彰显,才能赋予艺术的生命力和感染力。舞蹈《我从岜沙来》《射背牌》所取得的成功,正取决于此。

  

  彭学艳(贵州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副教授、资深编导):民族的多样性、文化的多元性,使得贵州民间舞蹈丰富多彩,却又共同依附在各民族传统的习俗活动中,艺术编导们从田间地头汲取灵感,便有了这几年优秀的舞蹈作品。以荣获第10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十佳作品奖的《射背牌》为例,其源于高坡苗族青年男女在朝夕相处的劳作中互生情愫并深深相爱,但婚姻不能自主,只能通过当众“射背牌”的仪式,了却今生情缘。这种风俗现象十分特殊,具有极高的人类学价值,成为舞蹈创作的初衷。所以,贵州民间民族舞蹈艺术成果,不管是从编创,还是舞蹈素材语汇的应用,都离不开各民族原生态舞蹈素材和元素。

  

  王明理(贵州大学艺术学院戏剧系副教授):贵州文化生态资源方面全国领先,因此贵州舞蹈所打的民族品牌,在其他省是缺失的。然而,面对文化富矿,如何利用?我想首先要有敬畏感,是对文化的挖掘提炼,而不能随意使用。此外,舞蹈艺术对于技艺的提纯度非常高,但多年来我们的高等院校在舞蹈人才的培养上却做的是学历教学,而不是技艺培养,因此,对人才培养方面也应该有模式创新。

  尚子钧(贵州歌舞剧院舞蹈队编导、演员):作为一个岜沙舞蹈演员,感受了岜沙舞蹈各个版本的演化。民族舞蹈的创作,源于对民族文化的理解以及对于舞蹈语汇的创造和创新,是一个将民族精神融入其中,展现其民族特色、艺术美感的过程。在岜沙舞蹈中,我就找了很多新的词汇,带来了新的动作。比如“geng”,代表下颚向斜上方顶,顶出去的时候微微带着一点点头,表现出岜沙男人古朴、憨厚、神秘的状态。这既不是传统舞蹈基本动作要求的抬头、挺胸,也不像傣族舞的“三道弯”,而是恰好地表达了岜沙人的生活状态。而正是这些新发展的动作元素,构成了风格独特的舞蹈《岜沙邦哟生》以及《我从岜沙来》。


作者:编辑:郭邱磊
 
 
神州大地的绚烂色彩
全国农民画创作展亮相中国美术馆
 
清代御医手稿重现
北京如何绘就“西山文化带”
 
五月光明书榜
考古专家披露北朝舍利函详情
 
 
贵州原创歌曲《天眼》带你向宇宙问声好!
贵州:你知道的VS你不知道的
贵州画家姜澄清书画展开展ing……
《贵州概览》:览尽贵州百态
贵州文艺工作者:让主流多一点生动多一些隽永
贵州文艺界探讨贵州故事的全国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