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扪:时光边缘的侗寨

2018-08-17 09:52  来源:贵州民族报

  为了赶往肇兴游览黔东南侗族地区最大的侗寨,上午,我们离开西江千户苗寨后,就返回凯里市,随即坐上了中午11时20分的长途客车,经过6个小时的跋涉,于下午5时许到达黎平县城,可此时早已没有发往肇兴的客车了。

  正好,客运站前还停着一辆小面包车,便试着向坐在车内的司机询问,黎平县城附近有没有侗寨。他说,离这40多公里有个地扪侗寨,也是很不错的,不比肇兴侗寨差。“地扪?”这名字感觉有些特别,问他如何写?他说,就是踢手旁加一个门字。我说,是扪心自问的“扪”,这侗寨的名字让我们充满好奇,于是问他可否送我们去。

  暮色苍茫,小面包车飞奔在起伏的公路上,我们也急切地想快点赶到地扪侗寨。终于在茅贡乡的公路边,看到一块书写着“地扪侗寨”的指示牌。离开公路,开始转入崎岖狭窄的盘山小道,这沙石路面的乡村小道,坑凹不平,大约颠簸了四五公里,忽然一座像风雨桥廊的牌楼出现在眼前,司机说,进去就是地扪侗寨了。

  环顾左右,一面临山,而另一面却视野开阔。青山逶迤,碧绿的水稻田生机勃勃,这时阴翳朦胧的天空竟云开一线,豁然开朗,夕阳从露出的蓝天映射下来,四处金光一片。山坡下,好大一片瓦屋相连,檐甍相接的村寨,在密集的吊脚楼间,一座侗族特有的鼓楼鹤立鸡群般挺立在夕阳中,华丽的装饰,发着异样的光彩。夕暮中,缥缥缈缈的炊烟,从瓦屋顶缓缓升起,融入岚气中,散发着萦氲的气息。苍翠蔟拥的凤尾竹像一道绿色的屏障,依山环护,像一幅静止的画。

  初夏的地扪,笼罩在夕阳的余辉中,鼓楼和廊桥的尖顶,映出鲜明的侧影,水稻田里也不时闪烁着霞光。沿坡道下行,峰回路转,在不觉间已走进寨中。

  首先映入眼帘的自然是鼓楼,这是侗族村寨的标志,重檐累迭而起,高高耸立。两旁错列着密集的木屋,外表均显褐灰色,留着风雨侵蚀的痕迹,许多板壁龟裂,早已褪去木材的本色,一根根粗壮的木柱,支撑起座座吊脚楼。只见街道曲折,巷陌纵横,溪流遍布,到处可见身着侗族服饰的老人、妇女,还有四处玩耍的孩子,让人感到地扪侗寨的生气。看到我们的到来,他们都露出好奇的神色,不知是何方来客。

  寨中路边,竖有一块地扪侗寨游览示意图,看示意图,我才知道“地扪”的含意。地扪,在侗语中为“原生地”之意,象征为泉水源头,村寨的发祥地。大约于元末明初,一支侗族的祖先看中了这块依山傍水,溪河穿流,远离尘嚣的地方,遂定居于此,安居乐业。几百年来,逐渐繁衍生息,发展成拥有五个自然寨,1300户的庞大侗寨,他们习惯称着“千三地扪”。地扪有如此悠久的历史,难怪目击之处,到处留着沧桑的印记。

  村中共有三座鼓楼,最大的模寨鼓楼,气势宏伟,在寨民心中为“千三”之根,建寨之源。鼓楼呈宝塔型结构,逐层收缩,飞檐翅角,彩绘花鸟图案,精美华丽,是侗族人聚会议事和文化活动中心。

  且行且走,村中竟看到有好几座风雨桥,原来,五个自然寨前都建有这样的桥,横跨于溪河之上,为寨中的居民接龙脉,配风水,同时为路人遮风避雨,也成为年轻情侣们幽会密语的好去处。多少年来,伴随着潺潺流水声并肩坐在桥畔,是侗族青年男女们一种由来已久又别样的浪漫。

  这种全木结构的桥建有廊和亭,桥顶建造数个高出桥身的、覆盖着瓦顶,有数层飞檐翅起的角楼亭,长廊和楼亭的瓦檐头均有雕刻有人物、山水、花卉、兽类等绘画,色泽鲜艳,栩栩如生。我们走进一座题有“双龙桥”的风雨桥,桥柱两旁书有对联,彩绘着手握长剑披挂的男子和同样执剑的盛装女子,虽不知何意,但感觉一定是有故事的,他们斩妖驱魔,护佑村寨平安。尽管彩绘已斑驳褪色,但那传神的人物形象和服饰流畅的线条,仍不失遗韵。那幅对联也因年久剥落漫漶,无法辩读,一定也寄托了祈求五谷丰登和丰衣足食之意。

  风雨桥,这种不费一钉一铆的建筑,凝聚了侗族人民的智慧与汗水,每一座桥,都在讲述侗族人走过的历程。我们走近时,看到两个村民们正悠闲地坐在桥拦的长椅上,抽烟聊天,小狗在旁相伴,时有村民从廊桥来来往往。

  夕阳西下时分,村中孩子们已放学,许多孩子赤脚在溪水中玩耍,其中还有不少女孩子,有的玩筑坝堵水,有的在水中摸石头嘻闹,乐此不疲。还有几个男孩走在稻田埂上,不时弯腰在水稻田中掏挖,看样子是在摸鱼捉黄鳝。原来地扪人沿袭着侗族农耕文化传统,并在稻田养鱼,养成了孩子们捉鱼的本领。这情景,多像稼轩笔下“大儿锄豆溪东,二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低头卧剥莲蓬”的村居画面。

  看着这些乡村孩子在溪河中无忧无虑地玩耍,让我们好一阵感慨,虽然他们没有城市孩子那种优越的生活和物质条件,但这些孩子长大成人后,当他们回忆起故乡时,一定会骄傲说,我生长在一个美丽的侗乡,那里有青山环绕,有晶亮的溪水,有许多小伙伴,在那里度过了我的快乐童年。可我们城市里的孩子,除了蜗在家里无休止地做作业,玩电脑,很少接触大自然,会给他们留下多少快乐童年的记忆呢?

  寨中,很少见到青壮年,大概都外出打工去了,只有老人,妇女和孩子留守着,不时可见侗族妇女身背孩子,或牵着孩子在田边地头走动的身影,也有一些妇女身背柴禾,挑着刚采摘的蔬菜,与我们擦肩而过,她们毫无怨言地扶老携幼,挑起生活的重担,这也许已成为许多边远地区乡村的缩影。

  原来我们曾想,如果游览时间太紧,就找一家旅馆住下,感受一下侗寨生活也好,可经过之处,没见有一家旅馆,连小商店也没见到,可见这儿除了居住于此的人外,基本是与外界隔绝的,几乎还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大山的深处还藏有如此历史悠久的侗寨。

  地扪是侗戏的发源地,千百年来,生活在这里的侗族乡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唱山歌,吹芦笙,跳芦笙舞,他们没有过多世俗的侵扰,延续着前人淡泊的生活,简单、舒缓、宁静,构筑了地扪的自然之美。现在,这座侗寨正渐渐被人们发现和认识,不少人慕名而来一探究竟和采风,就连美国著名华裔女作家谭恩美,在听说了这美丽的侗寨后,前些年也亲身到黎平地扪侗寨体验生活,后来她以《时光边缘的村落》为题,向世界介绍了这座原生态的侗寨。她写道:“地扪,一个尘封千百年的贵州山村,优美的自然环境,恬静的田园风光和古朴淳厚、绚丽多姿的民族文化在这里融为一体。”

作者:邹秉南 编辑:田娇